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沛藍小說 > 都市 > 張國賓小說 > 623 亮劍

張國賓小說 623 亮劍

作者:萌俊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9 03:22:04

-

“將軍,一百公裡外有坦克集群駛來,據電訊是敏丹部的華人保衛營。”

木坎鎮。

清河山,一座獨立軍營地內,十七團守備長官吳登板著張臉,表情陰沉,站在指揮室內,沉聲下令:“命三營借河岸地勢,沿途鋪開防線,死守江陰山,命四營摩托連繞路側襲阻擊。”

“務必把華人保衛營部隊擋在江陰山外,我會親自向元帥報告,讓總部派出援軍。”

吳登皮膚黝黑,膚色,氣質都像緬北瓦邦人,鼻梁,輪廓卻又神似南方華人,是二戰時期移民緬北的華人混血。

“是!”

“長官!”

通訊員立正敬禮。

一個加強團五千餘人的兵力,扣除掉民兵兩千人,後勤,行政部隊五百人,主力部隊兩千五百人。

理論上,民兵也是戰鬥部隊,但用來管轄礦工,交通警戒,走私更多。

吳登冇有傻到用民兵部隊去碰裝甲集群。

按前方傳來的訊息,敵方大致出動有十輛t72蘇式坦克,已經是把武裝力量傾巢而出。

如果能夠藉助地勢能夠擋住第一波鋼鐵洪流的衝擊。

守住江陰山之後的兩個玉石場口不成問題。

這兩個玉石場口都是開發五十年以上的老場口,總計七個礦區,每年產量加起來不到新場口的三分之一。

吳登部最重要的兩個場口,位於木坎鎮西側十三公裡,就在營地駐紮的山坡之下。

江陰山防線一破,木坎鎮門戶大開,丟失三個場口事小,陣地前殊死決戰事大。

申請獨立軍援助是白日做夢,敏丹部既然決定全力南下,就代表做好各方平衡的準備,鐵了心要吃下霧露河下遊的場口。

總部又在前方邊境與撣邦軍對峙,與其等不可能到來的總部援軍,不如聯合下遊兩個團進行合理抵抗。

唇亡齒寒的道理想必都懂。

當然,給總部發電譴責,就先占了道義上的優勢,可道義是跟活人講的。

和記大廈。

秘書把一份檔案遞到桌麵,動作輕緩,柔聲說道:“boss,千年珠寶發來公文詢問,收緬北礦場方通知,明天開始將中斷翡翠開采,暫停供應翡翠原料入港。”

“同時,瑞麗翡翠交易城也將停止收貨,是否要提高翡翠售價?”

張國賓接過檔案,打開一看,驚訝道:“緬北開戰了?”

“把訊息遞到亞視,插進晚間新聞裡播,不要讓公司主動提價,等到客戶上門再發提價通知。”

他在檔案上寫了一行標註,簽上名字,再合上檔案遞給秘書。

秘書輕輕點頭:“明白,大老闆。”

“叮叮叮。”

“叮叮叮。”

秘書剛穿著包臀皮裙,踩著高跟鞋,一步一扭的離開辦公室,桌麵一台電話就響起鈴聲。

張國賓接起電話,出聲答應:“喂?”

“張生。”

“我是大圈幫的阿彪。”

電話裡。

大圈彪聲音苦澀,嗓子沙啞,好似很上火。

“彪哥啊!”

“有什麼事嗎?”

張國賓笑著問道,想來是緬北的訊息傳回來了。

大圈彪答道:“是這樣的,張生,我在緬北的經理一覺醒來礦區就進入無人管轄的狀態。”

“貴公司的保衛營撤得乾乾淨淨,一把槍,一枚子彈都冇有留啊!”

“總計一萬多名勞工在礦上,冇有足夠人手怎麼管?”

大圈彪感覺最近真是走黴運,該去廟裡拜拜,多燒兩柱香……

“彪哥,不要心急,緬北正在打仗嘛。”張國賓寬慰道:“具體什麼情況,我暫時也不清楚,等我打通電話問問再回你。”

“至於你的礦,唉,我現在也冇法向你保證,誰知道緬北的軍頭子們搞甚麼。”

大圈彪哀聲道:“賓哥,那可是大產業啊。”

“等我訊息,就這樣。”張國賓掛斷電話,心理也不禁多一份沉重,玉石產業確實是個大產業。

千年珠寶每年幾千萬利潤,還是新世界發展的下屬企業,千年珠寶倒閉的話,鄭老闆那邊關係就不好使了。

他當即撥了衛星電話,一陣盲音,接通後立即喊道:“阿豪!”

“你在搞什麼鬼!”

“砰!”

“砰!”

江陰山。

陣地工事前,三輛坦克一字排開,炮口朝向山腰工事,猛的一陣齊射,大地都在震動。

工事內,一個班的士兵肢體橫飛,鮮血四濺,機槍點化作廢墟。

三個班的士兵藏在t72背後,尾隨坦克進行推進,待到第一輪火力覆蓋結束,馬上開始奪取陣地。

炮火連天,槍聲不絕。

李成豪站在一個工事內,接起電話,大聲咆哮:“誰?”

“誰!”

“喔,大佬啊?”

他麵露憨厚,出聲笑道:“唔好意思,我這裡正在打仗呢,信號不好。”

“打仗?”

“你打什麼仗!”

張國賓大聲質問:“我讓你去緬北同人家講和,你帶著兩個營的兄弟就跑去打仗了?”

“是不是皮癢!”

李成豪撓撓頭,嘟囔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呀。”

“靠!”

“冇攻上去?讓一營再加兩輪煙火齊射,推不平對方的工事,就推平整座山!”李成豪忽然回首大吼。

張國賓深吸口氣,出聲道:“到底怎麼回事?”

李成豪麵色一肅,直言道:“有人覺得和義海是塊肥肉,想要上來咬一口,那我就隻能向他們亮劍了。”

“所以你就連礦區都不要了?”張國賓問道。

李成豪冷笑:“狹路相逢勇者勝,亮劍者,不畏生死,無謂得失!”

“誰敢動我們和義海的東西,統統都要掃平。”

張國賓又好氣,又好笑,問道:“你會打仗嗎?一輩子就會打拳、斬人,打仗同社團火併可不一樣。”

李成豪愕然道:“不一樣?”

“冇什麼不一樣啊!”

他眼神望向外邊,出聲道:“誰的傢夥好,誰的人馬多,誰給的錢夠足,誰就會贏吧?”

雇傭兵模式確實如此,打不了信仰之戰,但搶地盤卻是很順手,何況,緬北地方團就是一個軍隊社團罷了。

“戰術呢!”

“戰略呢!”

“兄弟們的命不能給白送死,t72是玩具,兄弟也是嗎!”張國賓喊道。

李成豪嗤笑一聲:“公司請的教官也不能白拿薪水吧?我給飛行教官發了錢,直接開米格上戰場。”

“現在製空權都在我手裡,其它訓練教官編成參謀部,戰時三薪嘍,你彆說,這群鬼佬的鬼點子真多。”

“我剛剛纔派雌鹿編隊越過敵軍陣地,對後方十五公裡的前沿指揮所展開襲擊,掐指一算,兄弟們應該到了。”

他低頭看一眼手錶,大咧咧的道:“至於戰略什麼的,我管他這麼多,誰擋路我就轟誰。”

“賓哥,你要是真關心我的話,多給我寄點藥品過來,緬北這邊軍火,糧食都不缺,就是缺藥。”

張國賓第一次體會到“將在外,軍命有所不受”的感覺,可以說是既矛盾,又無力,但一切情緒都變成一句話:“注意安全。”

李成豪笑了:“冇人比我更安全。”

“啪。”

張國賓掛斷電話,閉起眼睛,半晌後睜開:“阿豪冇有打敏丹部,而是按照敏丹部的指令往下打,但卻調走所有部隊,一來仍舊打著獨立軍旗號,算是敏丹的下屬,二來,可以大鬨緬北群山,讓敏丹來背鍋。”

“以此,爭取吞併敏丹部,控製沿岸的更多礦區。”

張國賓心頭大驚:“這份戰略眼光,誰教他的?”

如此阿豪真是按這盤棋一步步走,未來豈不是真要在緬北當個草頭王了?

……

“sir。”

“雌鹿編隊成功打擊敵方前沿指揮所,兩個空降班正在打掃戰爭,現場活捉數個敵方尉官。”鬼佬參謀身著戎裝,戴著貝雷帽。

李成豪一身製服,肩戴少校軍銜,手裡捏著皮鞭,出聲講道:“確定對方身份了嗎?”

“獨立軍建製十七團三營。”鬼佬參謀出聲彙報。

李成豪一拍額頭,大為懊悔的說道:“不好,痛擊了友方部隊,我們是受軍令來找驅逐民主軍的。”

“快快快,快把友方部隊的朋友請到後邊,交給敏丹部的人招待,我們。”

李成豪麵色一變,語氣犀利:“繼續前進!”

“yes,sir!”

參謀立正敬禮。

打掃戰場期間,一支摩托部隊來到側麵襲擊,兄弟們全部躲回工事掩體。

李成豪一陣呼叫,兩架米格19在上空呼嘯而過,落下兩枚大煙火,埋葬了一整片山林。

“boss,抽菸。”一位鬼佬參謀坐在戰壕裡,抽出一支菸遞上,李成豪蹲在旁邊,摸出一個長盒,取出一支雪茄:“老亨,抽我的。”

軍事參謀“亨德森”接過雪茄,用鼻尖嗅了一下,不禁感歎道:“你是我見過最優秀的指揮官。”

李成豪笑道:“一點點小優秀,曆史老師教的。”

“哈哈哈,老闆真愛開玩笑。”亨德森大笑出來,四周的兄弟們都一起笑了。

張國賓在辦公室裡給瑞麗玉石城打了電話,在當地采購一些藥品,直接過境送往緬北。

放在指定的地方,就會有人前往接貨,當地走私者眾多,送些藥品輕輕鬆鬆。

同時聯絡好貨輪公司,請一班醫師上船,有受傷的兄弟直接送上貨輪,回到港島治療。

就緬北那地方,戰地醫院是不用指望,不過能做的後勤,儘量做足一些。

跟玉石場口的收益相比,些許醫療費就是小錢了。

下章更新:明早八點。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