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沛藍小說 > 都市 > 張國賓小說 > 613 斟茶道歉

張國賓小說 613 斟茶道歉

作者:萌俊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9 03:22:04

-

和義海花費5700萬港幣,購入新世界發展手中“中華巴士”共18%的股權,總股權達到百分之39%,觸發全麵收購條款。

中華巴士當代掌舵人“顏傑霖”試圖引入長實、新鴻基兩大集團進行收購戰,保住顏氏家族對中華巴士實際控製。

長實、新鴻基兩大企業收到義海集團跟新世界發展達成合作的訊息,放棄介入收購戰的計劃。

最終,義海集團再斥資1億掃貨,拿到“中華巴士”73%股權,全麵入主“中巴集團”。

專營港島區公交線路64年的“中巴集團”宣佈改朝換代,顏氏家族僅守著13%的股權退居末席,中巴集團併入義海公交集團,成為義海集團獨立子公司的下屬企業。

新世界發展旋即展開收購“城巴”之動作,花費五千萬港幣購入城巴,一個月後,城巴併入義海公交集團,兌得義海公交11%的股權,短短兩個月時間港島區巴士全部換上“義海巴士”的標誌。

李家城在《商報》上看見相關新聞,不禁歎息:“義海集團的觸手又伸進一項民生領域。”

掌握一項民生領域就是掌握一個取之不儘的財源,掌握一項又一項的民生領域,就是掌握一座城。

當然,最早的民生領域都會被既得利益者瓜分,然而,城市發展會伴隨時代變化,民生的概念也會出現變化。

最早的鹽、鐵、糧、油、之後的水、電、煤、氣、後來的船舶、貨車、碼頭、的士等等。

本來搶英資蛋糕,發展民生領域是長實的發展路線,現在這條路線多了一個獵食者,李家城開始反思。

“北上!”

“必須北上!”

“這是做大長實的最後機會。”他暗下決定:“既然張國賓走我的路,我就走他的路,先捐一筆錢給內地試試水。”

“把資金砸進大陸購置資產,投資新生公司。”

“嗯……先讓阿巨帶筆錢進珠三角看一看。”雖然,他在內地有不俗的關係,但是,主要是靠港商身份獲得。

本身在內地的投資額不算很大,全力押寶大陸是一項新方針,也是近年改開成果顯著方考慮的策劃。

畢竟,李家城心底是很忌憚內地的,生怕投資全部打水漂。

一句政策有變就能抄冇所有,話說回來,李家城作為一個投機商人,卻在內地瞅見了很多投機機會。

商界每日風雲莫測。

張國賓依舊穿著西裝,抽著雪茄:“呼……”

“把巴士公司裡一切跟鬼佬有關的高層換掉,讓集團的班子接手管理,賬目全部理清楚。”

“有挪用公款,開支不明的地方,給他們一週時間退贓,否則送他們進赤柱,到了赤柱都繼續招待!”

馬世明心頭一凜,出聲答道:“yes,boss!”

義海集團裡接手巴士公司管理層早有準備完畢,一句話就能上任執行大老闆的整頓計劃。

義海公交集團則是全新班子,管轄中巴、城巴兩大公司。

未來有機會再開點專線,收購九龍巴士也行,都歸義海公交的業務範疇。

一間公司有管理出問題的時候,必然會出現大量挪用公款的情形,接管公司肯定要查賬。

這一回張國賓高層基本全裁,就留中層管理和底層司機。

中巴集團最值錢的則是專營牌照、司機、車輛、站點和車場。

……

“賓哥!”

“沈鑫想要見你。”

這時李成豪推開門走進辦公室,出聲說道。

張國賓點點頭:“行!”

當晚。

中環。

陸羽茶樓。

沈鑫穿著西裝,戴著眼鏡,抱拳道:“張先生三個月冇見麵,氣度越來越不俗,來。”

“請坐。”

包廂裡。

張國賓笑著坐下,指尖輕點桌麵,望見沈鑫提起一口茶壺,親自斟茶倒水,心裡不禁有點滿意。

“沈先生。”

“客氣。”

沈鑫放下茶壺,含蓄的道:“上回講過,親自來向您賠禮道歉,這一杯就是謝罪。”

他起身離位,近前來到桌旁,雙手端起酒杯。

“請張先生飲茶。”

張國賓含笑搖頭:“沈老闆禮數週到啊。”

“像我。”

“平常就不大懂禮貌的樣子。”他接過杯子,輕輕搖頭吐氣吹拂片刻,但見茶湯微波盪漾,斯斯文輕啜一口茶水,再放低茶杯。

沈鑫鬆了口氣:“多謝張生賞麵。”

張國賓抬手請他回去。

“沈老闆,我們合作多年是有交情的,上次來香江動人的事情,過去就過去,我不提。”

“你就當冇發生好了。”

沈鑫回到位置,推推眼鏡,裝模作樣的表露感慨,說道:“不行啊。”

“更不敢啊。”

“張先生一生氣,直接斷油兩個月,沿海四省工業柴油的價格就漲了一倍,先前倉庫裡的油頂了一週就頂不住了。”

“後來我找了幾傢俬人油廠供貨,可私人提煉的柴油,哪裡有港府的紅油品質高?很多工廠直接表示不用,說是用了會壞機器,更虧!”

他表情變得嚴肅:“現在家裡幾乎斷了糧,很多工業品價格上漲,直接都影響到民生了。”

“有人來指著我鼻子罵,我不得不來香江求你了。”

“我熬不下去了。”

張國賓眼睛微睜,拾起筷子,說道:“竟然會這樣!”

“唔好意思,沈老闆,我真冇有存心拖你的油,隻是剛剛收購兩間公司,忙的暈頭轉向。”

他夾起一塊涼拌木耳送進嘴裡,爽下口,同時道:“公司一大就分身乏術,你知道的,我又不止紅油一樁生意。”

“呱吱,呱吱。”嚼著黑木耳:“我也想不到紅油對你這樣重要,兩個月而已。”

“不過,我可冇放棄打通關節,放心,過兩天油就能送過海了。”

沈鑫舉起茶杯,鄭重道:“以茶代酒!”

“我敬你一杯。”

張生舉起筷尖,擺了擺:“算了吧。”

“沈老闆,你最近麻煩不小啊?”

沈鑫放下杯子,眉頭一皺:“張生,怎麼講。”

“據我所知,警方已經在調查你的毒品工廠,要我說,你要麼就把工廠搬到國外,要麼就停工息爐。”

“真的。”張國賓底下頭,一雙筷子快速趴飯,邊吃邊道:“少賺一點錢不會死,賺了纔會死啊!”

沈鑫麵露思索:“多謝張生提醒。”

張國賓抽出張紙,擦了嘴丟在桌麵,起身離席:“紅油的事情等我訊息吧!”

臨走前,他望了一眼沈鑫身旁的人。

江澄則在他走後,出聲說道:“大哥,他說他忘了,忽悠誰啊!”

沈鑫冷笑道:“場麵話罷了。”

“他就是見我跟他撐,硬是跟頂,非要我跪下來求他,這一回算他贏了,紅油生意要多讓一成半的利給他。”

江澄無所謂道:“什麼時候談妥的?”

“我來香江前就跟他通過電話了。”

沈鑫道。

江澄點點頭。

“另外,你讓博舍的人把工廠停了,村裡那些害死人的標語清乾淨,水絕對不能排到生活用水裡。”

沈鑫用手指著桌麵,一字一句交代好。

江澄歎出口氣:“太難了,我隻能儘力。”

……

平治車內。

張國賓伸出手道:“阿豪,把那份檔案給我一下。”

李成豪撿起一分檔案,頭也不回就遞向後麵,同時抱怨道:“賓哥,你還跟沈鑫那王八蛋講道義呢?”

張國賓翻開檔案,笑著道:“江湖道義還是要講的,但不是在毒上講,我勸他隻是希望他動起來。”

“不然有一條線阿sir們查不到,至於關停工廠,嗬嗬,毒犯跟道友一樣,碰了毒就戒不掉的,**之毒最烈。”

“誰戒得掉錢?”

或許沈鑫有心激流勇退卻身不由己,但製毒村裡的每一個村民,絕對會堅持到底。

組織自有其意誌。

根在哪兒。

花就開在哪兒。

大波豪嘟囔道:“挺有道理的。”

“文縐縐!”

張國賓則在看著“楚壞”、“江澄”、“週末”、“單建國”,“林棟”五個人的資料。

這五人各自負責遠鑫集團一部分黑道生意,號稱遠鑫五虎將,都是赫赫有名的大老闆。

楚壞管轄紅油走私,江澄管冰,週末管日化原料,單建國、林棟是近兩年纔在遠鑫集團裡露麵。

到底負責什麼生意不得而知。

三天後。

ICAC宣佈證據不足,解除對德士古副總裁“亨利”的出境限製,案子無疾而終。

從一開始“亨利”就冇有要倒台的跡象,所有證據都會銷燬的乾乾淨淨,有關人士早被調出國。

ki米仔拿到的線索足夠立案調查,卻定不了亨利的罪。

德士古總部更不會為一次證據不足的立案,輕易動分公司的副總裁,要知道,這些年亨利可是給德士古賺了不少錢。

油嘛。

一樣是賣!

隻有英港府虧了稅收。

從商業角度而言,預期收益不構成實質損失,也就是說全部人都贏,冇有人虧!

贏麻了!

“苦日子終於熬過去了……”齙牙秋站在屯門的輸油管道旁,望見閘門重新打開,聽見紅油流動的聲音,熱淚盈眶,感動至死。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