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沛藍小說 > 都市 > 張國賓小說 > 605 做絕

張國賓小說 605 做絕

作者:萌俊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9 03:22:04

-

“豪哥。”

“專家說冇問題。”四眼傑帶人回到岸邊。

李成豪微微頷首,一聲令下:“卸貨!”

“卸貨啦!”

有工長戴著安全帽,打出手勢指揮,一輛吊車就轉過吊鉤,陸續將四個集裝箱卸下碼頭,物流司機再開著大車把貨櫃運出港口。

當晚。

貨物就會送往內地。

楚壞靠在車門處,嘴角露出一絲得逞的笑容,起身走向李成豪伸手道:“豪哥。”

“合作愉快!”

李成豪眼神瞥向他。

“啪!”

伸手拍了一掌。

“我勸你最好老實點。”

……

一週後。

莊政廉帶著一隊人馬風風火火,推著一車車檔案回到辦公區,剛到辦公室就出聲講道:“ki米仔。”

“你負責審人。”

在莊sir重新被啟用之後,ki米仔也獲得莊sir信任,調入A組作為心腹培養,職級已升為助理調查主任。

ki米仔當即上前接手犯人,點頭答應:“yes,sir!”

組員們則在外邊開始整理檔案,蒐集資料,進行有關的物證采集。

一個小時後,ki米仔穿著西裝,端著一杯咖啡來到長官辦公室,直言不諱的說道:“莊sir,犯人基本交待清楚了。”

“義海中港物流表麵是一家大型正規物流集團,其下還承擔著為義海集團走私貨物的職能,其中正規貨物按距離、趟次開薪,所有合作車隊的薪水都是一樣,就連保額,油價補貼都冇區彆。”

“行賄行為的重災區,實則是在義海集團的走私車隊當中,走私不同的貨物,不同的數量,車隊司機獲得的酬勞不同,其中酒水,服裝等報價最低,電器,轎車等報價更高,最近就有一批新貨剛剛到岸,價格開的很頂,車隊的阿頭們為了搶這批貨都打破頭了。”

莊政廉坐在沙發上,手指轉動著筆,點頭說道:“這跟我們先期掌握的情況一樣。”

“由於義海集團優先把貨交給自營車隊走私,也就是曾經社團的古惑仔,所有那些古惑仔都賺得缽滿盆滿,惹得許多合作車隊眼紅,於是一些合作車隊就通過行賄公司管理層,承擔多出來的貨物運輸,行賄頻率之高,數額之大,一年總額能達三四百萬。”

ki米仔表情嚴肅:“要查義海集團的內部行賄案,就必須揭開深水之下的走私行業,恐怕會受到和義海的嚴厲報複。”

“光是車隊那些古惑仔就不好應付,他們冇有車開,就會重新撿起刀,掛起槍,要慎重,sir!”

莊政廉笑了:“你太小瞧和義海了,海關的關係跟和義海多好?我們想要掀開重重黑幕太難,海關的槍都會先對準我們。”

“這座城早已是一張網,每個人都是網中蠅,掙紮在方寸之地。”

“其實專員隻是想要敲山震虎,捉幾個司機告誡一下和義海彆太狂妄,僅此而已,其它的事連專員都做不到。”

“到時查到一點點走私貨,還不如和義海一個月的運損多,和義海推幾個倒黴蛋出來頂罪就行,市民們也對走私司空見慣,一點都不會影響到義海物流的運營。”

莊政廉也是在調查當中逐漸認知到義海中港的潛在實力。

ki米仔點點頭:“我知道了。”

莊政廉道:“今天捉回來的車隊阿頭有冇有交待?”

ki米仔舉杯喝了口咖啡,笑了出聲:“全都交待了。”

“晚上就會有一批貨過關。”

莊政廉會心一笑,乾練道:“今晚A組24小時待命,準備一下晚上的行動,我來聯絡海關方麵……”

“yes,sir!”

ki米仔立正敬禮。

晚餐時間,調查員們都在工位上吃外賣,一個身穿西裝,掛著證件的年輕人卻推開安全門,走進樓梯間,靠住扶手欄杆,點起一支菸:“呼……”

“嘟。”

“喂?”

電話接通。

ki米仔彈了一下菸灰,語氣隨性道:“飲杯廉記咖啡。”

“請!”

張國賓靠在辦公椅上,翹著二郎腿,轉身望向維港。

ki米仔馬上壓低聲音:“阿公。”

“十號車隊阿頭紅人鬆被廉記捕了,晚上廉記會在羅湖口岸有行動,小心些。”

“啪。”

電話掛斷。

ki米仔滅掉菸頭,下了一層樓再推門走出樓梯間。

張國賓用辦公電話喊來了耀哥,出聲道:“阿耀,聯絡一下義海中港的負責人,晚上十號車隊停工。”

“同紅人鬆有金錢來往的人全部送到濠江,有興趣做疊馬仔,或者跟去台北打工的可以繼續留下,冇興趣的就算了。”

“再同十號車隊解除合作關係。”

耀哥認真的道:“賓哥。”

“十號車隊出事了?”

義海中港每支車隊都有中文隊名,一些收購的物流公司車隊,甚至有隊旗等等……這年頭跑長途貨運不比古代走鏢輕鬆,能組公司都有兩把刷子,行走在外更要團結。

不過,公司內部就直接以數字編隊,其中1到5號車隊都是社團兄弟組成,6到15是收購公司,16到27是合作車隊。

後期加入的合作車隊基本運不到走私貨,能夠分到一杯羹的起碼都是加入三四年,有資曆能互信的車隊。

十號車隊就是其中之一,紅人鬆則是一個爛賭鬼,每次休息的時候都要去濠江走兩圈,逮捕起來非常方便。

由於他不是社團兄弟更是抖的乾淨。

張國賓點起一支香菸:“ICAC來找麻煩。”

“那要不要穩一點?”

耀哥出聲道:“晚上的貨就彆帶了。”

張國賓皺起眉頭:“最近公司貨物很多,一天不帶貨都損失不少,放心,他們隻是去抓人,冇辦法驗貨。”

“繼續帶吧。”

耀哥點點頭:“行!”

“我打個電話給上官sir。”

海關的好友。

“嗯。”

張國賓其實是想借ICAC的刀,把醫療器械的生意暫停,連續運幾批貨驗貨方都表示是新型器械。

和義海內部冇有醫療專家,全都是私人醫院裡請來的職員,查過賬戶交易也冇有問題,但關鍵醫療器械的風險太高。

驗貨現場隻能檢查型號、出產方、出場時間等等,冇辦法現場開機進行測試,運的到底是二手器械。

還是醫療廢品?

難以保證。

ICAC的找茬正好可以當作理由,推ICAC當擋箭牌,沈鑫也說不出什麼,其餘生意可以繼續合作。

淩晨。

一點三十分。

一輛輛貨車正在口岸處排隊通關,十幾輛海關車輛和三輛ICAC公務車抵達現場,一位海關高級督察推開車門,身穿製服,上前問道:“哪一輛車?”

“牌照為6032,8028,7720。”莊政廉掛著證件,身穿西裝,望向前方。

“抓人!”

海關高級督察大手一揮,帶著十幾名警員們就撲向三輛貨車,三輛貨車的駕駛員全都是固定好受賄證據的嫌疑人。

抓到就可以羈押審訊,進而在拉出一張行賄大網,屆時“義海中港案”將成為“油麻地果欄案”,“中華巴士貪汙案”後,又一震驚香江商界的大案。

義海物流的司機們坐在車上,望見後視鏡有海關上前抓人,都是不慌不忙,繼續抽菸,喝茶。

一些車裡還有人打牌。

直到海關署的人將三個司機拉下車,義海物流的司機們才麵色驟變,一掃鬆懈:“拉我們和義海的車!”

“媽的。”

“這群海關要砸我們飯碗?”

一名名義海司機推開車門,跳下車,一輛車配有兩個司機,二十多輛貨車就是四五十人之眾。

一組海關警員上前把三名罪犯搶出人群,腳步匆匆地拖到ICAC麵前,剩下十幾名組員上前形成人牆,舉起警棍,出聲喝道:“冇你們事!”

“回車上等待通關!”

“回去!”

警員們大聲怒吼。

海關督察捏起一個人的臉頰,回頭問道:“莊sir?”

“人對不對?”

吵鬨,喧囂,汽車發動機一直震動。

莊政廉看著第一個麵孔,瞳孔猛縮,上前抓起另外兩個人的腦袋,回頭講道:“人錯了!”

KI米仔連忙上前,表情震驚:“牌照冇錯,人錯了,莊sir,有人通風報信!”

莊政廉捏起拳頭,大聲咒罵:“TMD。”

“趙sir,行不行把車隊的人都拉過來辨認一下?”莊政廉道。

海關督察冷笑一聲,舉手指向前方:“莊sir,你去認?”

“那就把車隊先扣下,禁止通關。”莊政廉下了狠心。

因為他知道今晚讓罪犯逃走,義海中港案就會成為懸案,繼續調查不下去。

“莊主任,我們海關隻是配合你們ICAC拉人,驗查貨物則是我們的權限,我們隻能配合你到這裡。”海關督察說道。

莊政廉深吸口氣:“這是專員要辦的案子。”

“你跟專員說!”他當場打了一個電話,又把電話遞到海關督察手中,海關督察臉色非常難看,接完電話就問道:“莊sir,你真要把事情做這麼絕?”

“雖然專員不能管你們海關,但是你肩上就兩朵花,你惹不起的。”莊政廉表情嚴肅,拔出配槍,出聲喊道:“扣車!”

“驗貨!”

“找人!”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