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沛藍小說 > 都市 > 張國賓小說 > 603 彼之英雄

張國賓小說 603 彼之英雄

作者:萌俊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9 03:22:04

-

一個下午。

中環。

城市花園咖啡廳。

張國賓獨自推開玻璃木門,來到前台點了一杯拿鐵,順手取來一份報紙找到一張靠窗的椅子。

他翹起二郎腿靠在椅子上,攤開報紙低頭閱讀。

“張國賓?”

班仁信穿著黑色西裝,戴著一塊鋼帶手錶,眼神望向前方問道。

“sir。”

張國賓抬頭看向對麵,抖了一下報紙,輕笑道:“好巧。”

班仁信嘴角露出一絲譏諷:“你特意來找我。”

“又想要開什麼條件?”

他拒絕過和義海的拉攏,就知道和義海不會善罷甘休,心裡做好再次交鋒的準備。

張國賓歎道:“ICAC廉政專員,直接向港督彙報,名聲大過警務處長,開什麼條件都委屈你了。”

“就是想問問能不能做個朋友。”

“不可能!”

班仁信拿起咖啡杯,喝了一口,直接拒絕道:“作為廉政專員既不能跟商人交朋友,也不可能跟三合會頭目交朋友。”

“把你那一套收收。”

“對我冇用!”

張國賓眼神直勾勾盯著他。

班仁信卻放下杯子,壓了一張港幣,起身離開:“這杯我請。”

張國賓望著他離開的身影,抖了抖報紙,繼續低頭閱讀,忽然說道:“可真是一個子都不收。”

“不好辦啊。”

門口,一輛灰色商務車內,狀師昌身穿西裝,揣著公文包,坐在後排看見棕色頭髮,藍色瞳孔,氣勢乾練的鬼佬走出咖啡廳,語氣不滿的說道:“給臉不要臉的傢夥!”

張國賓卻是等到咖啡上桌,安靜的看完報紙,喝了半杯咖啡,方纔起身走出廳門。

車內。

張國賓合攏西裝,出聲歎道:“每個民族都有硬骨頭啊。”

狀師昌道:“班仁信是做律師出身,一路曆任牛津教育局長,牛津區議員,香江衛生局副局長,局長,ICAC廉政專員。”

“出身平民階層。”

“家族冇有政治背景,經濟收入一般,卻還能夠堅守底線,比大多數的鬼佬精英都要強,不過彼之英雄,我之仇寇。”

“這種人才我們不用到,英國佬也彆想用!”狀師昌用手做出了一個下切的姿勢。

張國賓回頭道:“瘋了啊!”

“阿昌!”

“在香江做事,不要帶北美的風格……”他又麵露沉吟:“不過能夠獲得他的支援,確實能發揮很大效用。”

“起碼在三個人選裡麵,我最鐘意他。”

政治明星有兩種,一種是出身政治世家,有龐大關係網的保守派,一種是素人出道,草根崛起的前進派。

這種人裡最容易出政治明星,其中保守派是常青藤,掌握主要政治力量,但前進派是異軍突起。

是觸底反彈。

理論上而言,保守派實力最強,各國都以保守派為主,可保守派利益盤根錯節,不存在被外部勢力掌控的機會。

前進派卻是根基最薄,最好掌握,要玩政治投機,以小搏大,就要堵草根崛起。

狀師昌推推眼鏡,出聲道:“給他點壓力?”

“我們在倫敦、牛津都有不少兄弟。”

和義海是冇有資格玩世界政局的,不過,大公堂的勢力卻可以。

張國賓搖搖頭:“讓公司的加註投資羅德維、衛達兩個人,再選幾個人進行投資,遊戲不會因為少一個人就玩不下去。”

“知道了。”

“大佬。”

狀師昌輕輕點頭。

班仁信早已經脫離普通草根的層次,可在政治上卻是草根標簽,他的履曆又非常漂亮,大力培養的話彙報非常可觀。

論政治潛力而言,班仁信是所有目標人選裡潛力最大的一位,張國賓跟狀師昌都不想放棄班仁信。

路上。

阿昌就問道:“賓哥,要放棄同專員的聯絡嗎?”

“不。”

“我隻是想換一種方式。”

張國賓道。

狀師昌若有所悟,出聲道:“我想試試?”

張國賓看他一眼:“不犯法都可以。”

“行!”

狀師昌笑著答應。

“根據大公堂的訊息,年底倫敦衛生局長會有一個空缺,這個職位跟香江部門長官相同,可位置、政治環境都好上不止一籌。”

“通過活動可以把衛生局長的位置拿下,就可以將香江的朋友調回去,進而在祖家發揮效用。”

“先讓公司替班仁信活動一下,最後再把職位交給另一條聽話的狗,到時候班仁信就知道什麼叫作權勢!”

任何一個冇有依靠的草根都不可能走上高位,一切打著草根作標簽的政治人物都已加入某方勢力。

不一定是該勢力的核心成員,但一定同一方或者多方達成了合作協議,利益同盟。

否則,走上高位也會被利益集團一腳踢下,因此,選擇大於努力。

張國賓把純粹拉攏的手段換成了打壓再拉攏,政治PUA。

隔天。

晚上。

一間停車場。

ICAC調查主任莊政廉左手插進口袋,右手捏著香菸,一身黑色西裝,出聲講道:“錢很多。”

“但是要收買我差了點。”

狀師昌眯起眼睛,出聲道:“你上一次私下調查警隊貪汙案,受到上司斥責,停止調查一個月。”

“之後,行動副專員藍輝受賄被捕,關於你的停職調查卻還冇有結束,之後複職就被調往閒職部門,社區關係處做主任。”

“你冒著生死為法治精神作貢獻,ICAC卻不待見你,你不覺得不公嗎?”

莊政廉嘖笑一聲,好玩道:“怎麼?”

“你想要我重演警隊的事?”

狀師昌道:“鬼佬不把你們當自己人,有用的時候拿出來用,冇用的時候踢到一邊,有人說江湖人是尿壺,但起碼我們話事人是選出來的,你們連廉政專員都冇得選。”

“華人就應該團結在一起,一步步爭取屬於自己的權利,警隊已經是同一家人,現在應該輪到ICAC了!”

莊政廉感覺很搞笑:“上一次調查我確實有違例的地方,ICAC處理我,我接受,但是不代表我會幫你害自己人。”

“班sir是一個尊重法治的人,我相信他。”

狀師昌重申道:“他是一個鬼佬!”

莊政廉不屑道:“法治麵前,不分黑白黃,精神是在心裡的!”

他摘下嘴角的菸頭,指向前方一輛麪包車的後備箱,冷笑道:“你以為把港幣塞滿一車廂就能收買我?”

“是不是覺得我很窮,祖上內地移民,天台小學畢業,我話你知,我三叔在美國開工廠,手下三千多名工人,專門生產罐頭食品,前年他出車禍過世有二分之一的遺產轉給了我奶奶,我奶奶又分了其中一半給我老豆。”

“現在那間工廠我三嫂在管,每個月股票分的錢,可以裝滿十個後備箱,我全家人早就移民新加坡了!”

狀師昌一陣愕然。

莊政廉甩下菸頭,用破鞋尖碾滅,轉身離開停車場。

“撲你阿母,難怪這麼有法治精神,是個用法律撈到錢的撲街!”狀師昌回頭把車尾門關上,看向一個小弟:“這些訊息怎麼冇有查到?”

小弟嚇了一跳:“唔好意思,昌哥,他是內地移民來著,誰能想到又是美國,又是新加坡……”

“你以後彆跟我混了!”狀師昌一甩手坐進車內。

班仁信其實根本冇有什麼貪汙行為,加上ICAC隻有行動小組人員配槍,法理上的權利卻少轉化成暴力的條件,ICAC自然就缺乏跟警隊一樣反正的土壤。

狀師昌隻是不甘心放棄,希望挑動ICAC進行內鬥,把班仁信逼進一個進退維穀的角度,卻冇想到挑選的人太難收買。

上一次ICAC被貪汙案牽連之後,整個部門又被動做了一次淨化,就連當時的調查主任方有平都受到警告。

ICAC真的越來越正義了。

不觸犯底線真的很難挑起內部鬥爭。

……

“喂?”

“張生!”沈鑫穿著中山裝,憑欄遠眺,立於大嶼山巔,四周散落著十幾名西裝保鏢。

張國賓正邁步前往會議室,止步腳步,笑著說道:“沈老闆,怎麼突然想我了?”

沈鑫笑著拍拍欄杆,瀟灑的轉身,靠住石欄,玩味道:“談生意啊。”

“不會又是走海路來的吧?”

沈鑫嘴角挑起陰笑,也不否認,隻道:“我做的生意哪一項不是利國利民?你來深城問問,遠鑫集團的東西好不好!”

“銷量大不大!”

“跟我合作的人賺不賺!”

張國賓輕笑了聲,詢問道:“你在哪兒裡?”

沈鑫說道:“老地方!”

“行。”

“開完會過去找你,一起吃晚餐。”張國賓掛斷電話,繼續走向會議室,心裡卻是暗自罵娘:“狗屁膏藥,怎麼有種賴上我的感覺了。”

沈鑫所有財源裡麵目前就是一個紅油管道值得繼續合作,其它財源都是可做可不做,具有一定風險的。

偏偏沈鑫特彆鐘意和他合作,以前想著擼沈鑫的羊毛,最後居然給他給擼了。

看來,社團需要繼續產業升級!

不能再受製於人了。

沈鑫放下電話,臉上笑意不減,拍著欄杆卻道:“大牌!”

楚壞身穿西裝,侍立一旁,表情不羈。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