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沛藍小說 > 都市 > 張國賓小說 > 476 天理昭昭

張國賓小說 476 天理昭昭

作者:萌俊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9 03:22:04

-

[]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陳官西敞開西裝外套,把手伸入懷內,取出盒煙拆出一支,叼在嘴裡講道:“按照馬王哥講的,一定等船靠岸再拿傢夥。”

“其實,這批貨有其它兄弟在貨輪上守著,貨輪裡總共有上百條槍,難道還缺我們一支兩支的啊?”

白毛驚訝道:“阿西哥,這麼威啊!”

“一百多條槍壓一批貨,走粉都不用這麼凶吧?嘖嘖,走一整船的粉呀?”

“你不用管!”

阿西回手將一隻煙拋向白毛,再把一支菸拋向轎車旁的蟹仔,蟹仔跟白毛同時都接住香菸,笑著點頭,三個人影站在岸邊,吹著海風,吸著煙。

三個頭髮紛飛,叼著菸頭,四處漫步的兄弟。

彷彿旅人,與夜色融為一幅詩意畫。

興堂海運001正式靠岸,需要半個多小時,距離卸貨的時間還早,陳官西丟下菸頭,出聲道:“我去那邊逛逛,多走走,多看看,做事謹慎些,免得出問題,白毛,你去那邊。”

“蟹仔,你留下來守車,ok吧?”

白毛,蟹仔紛紛應道:“冇問題,西哥!”

“我可以!”

陳官西聞聲便往泊位右邊行去,很快就進入貨櫃區內,踏入一片片迷宮般的貨櫃當中。

白毛仔則小跑著往左邊走去,一路上,腦袋來回四顧,賊眉鼠眼的樣子尤其明顯。

蟹仔雙手插袋,吹著海風,麵帶享受,靜靜靠著寶馬車門。

幾分鐘後,蟹仔見兩個同行兄弟都消失不見,謹慎的拉開一條車門縫,動手把車窗降下,通過車窗取出副駕駛座的大哥大,用大哥大撥打出一串號碼:“嘟…”

“嘟…”

等待音響起。

“gogogo!”

“快!”

“動作要快!”

三號碼頭。

五十六名警員分成五組,一組十名警員,一位督察組長,五個行動組正在沿著貨櫃一路彎腰小跑。

舉槍抵進。

以五個不同的路線,圍剿2號泊位的目標罪犯,沿途中,警員們不斷停下,偵查,戒備。

打出手勢。

五個行動小組很快就距離2號泊位不遠,貨櫃區裡,漆黑一團,好似龍潭虎穴。

一名督察舉起手,

用力一攥。

“唰啦!”

身後十名警員整齊劃一,停住步伐,壓下槍口,靜靜放緩呼吸,靠著貨櫃藏在夜色當中。

這幅畫麵在2號貨櫃區五個不同的地方,同時出現!

“叮叮叮!”

劉建文穿著西裝,戴著耳麥,腰間掛著一件防彈背心,懷裡揣著一把衝鋒槍,靠在c1小組的最後方,腰後忽然傳來電話鈴聲。

同組警員們齊齊回首望向他,很快又轉回目光繼續戒備,他則迅速接起電話,摘掉耳麥,靠近耳邊,出聲說道:“喂?”

“一百多條槍,快走,放我一馬,也放自己一馬!”

“否則,等我回去一定起訴你。”電話裡的聲音怕他不信,繼續威脅道:“上次見麵我有錄音,平安回去,我就給你。”

“你小心完蛋。”

“嘟嘟……”盲音再度響起,那人乾淨利落的掛斷了電話,劉建文抓著大哥大麵色鐵青,將電話重新放回腰後的袋子裡,一摸手掌便發現掌心滿是冷汗,他掛起耳麥再度說道:“緊急情報,緊急情報,目標貨輪上可能有越境雇傭兵。”

“人數多達一百多人,人數多達一百多人,本次行動不用鳴槍,直接開火,注意,注意,接貨的犯人中有一名臥底警員,警號2098,陳官西,穿黑色西裝,注意保護他安全。”

“不要向臥底開槍,不要向臥底開槍,另,馬上呼叫總區支援,請求快速反應部隊出動!”

飛虎隊,衝鋒槍。

這都是香江警隊的快速反應部隊,是本次行動中鎮場子的力量,足夠跟貨輪上的義海傭兵一較高下。

何況,警隊還有後續支援力量,海,陸,空三方麵封鎖。

就算船上的不是雇傭兵,而是撕掉徽章,悄悄渡海的職業士兵又如何?

照樣打!

“yes,sir!”

“yes,sir!”

其實,陳官西冇有走遠,就靠在幾十米外的一個貨櫃旁,叼著煙,閉著眼,讓同僚打完整通電話。

這通電話一共就幾秒鐘,他聽不清在講什麼,卻已經知曉結局與答案。

“鬼!”

他睜開眼睛。

丟下菸頭,狠狠碾滅。

這時貨輪正式靠岸,船員開始放下舷梯,工人在甲板上開弔車與剷車卸貨,三個馬仔重新回到車前,舷梯上卻遲遲冇有人下船送貨,所謂的雇傭兵更是連鬼影都冇有一個,已經抵達現場的飛虎隊,衝鋒槍,一個個屏息靜氣,嚴陣以待,足足一百名警員佈置在2號貨櫃區。

飛虎隊警司在耳麥裡實在忍不住問道:“劉sir?”

“上!”劉建文果斷下令。

既然對方的兵馬冇有主動出現,那就由襲擊轉為正麵強攻,正好支援已經抵達,人與貨攻上船一次性抄乾淨!

反正遲早是一波慘烈的攻堅戰,主動進攻也許才能把握時機,貨輪裡真有境外武裝份子,整個華資幫都要被拉下水!

陳官西的視角當中,十個貨櫃通道同時躥出千軍萬馬,一人麵對獨自鋪開的一百多名警員,真有種身在戰場上的錯覺,內心那種對死亡的恐懼開始無限蔓延,碼頭寧靜祥和的氣氛被打破,白毛仔大喊一聲:“有差人!”

旋即,他撲向轎車,想要開車逃走,噠噠噠,一串子彈頓時傾瀉在他的身上,十幾枚衝鋒槍子彈直接將他背部打爛,一具鮮血淋漓,滿身彈孔的身體就倒在地麵。

蟹仔毫不猶豫的跪在地上,舉手投降,大聲喊道:“彆開槍!”

“我認罪!”

“砰!”

一記槍響。

一枚子彈命中蟹仔天靈。

隻見,蟹仔穿著花衫,高舉雙手,額前露出一個碩大的血窟窿,一道濃稠的鮮血正從窟窿裡淌下,直直淌過兩眉間的印堂,一路流過鼻峰,嘴巴,把一幅寫滿震撼的麵孔分割成兩半。

劉建文雙手舉著一把手槍,衝鋒槍掛在肩後,邁著快步小跑上前。

伴隨這一聲槍響,他瞳孔微微閃動了兩下,腳步冇有一絲一毫的遲疑,但凡有一絲猶豫他都不會開槍。

他敢開槍,就是做好所有準備。此行,陳sir特意交待過他,不擇手段!他做出決定前,更是想到一句話:成大事者,不拘小節!

伴隨著,這一聲槍響,阿西站在車門前逃跑的動作,猛的一顫,停住腳步,一雙眉頭不斷顫抖,眼神深邃而滄桑的望向蟹仔,是的,槍聲響起了,他的世界卻安靜了。

外麵一切吵雜的怒吼,命令,腳步聲,刹那間被腦海裡的震驚遮蔽,耳朵裡隻剩下海風與海浪聲。

阿西根本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被警員帶進車裡,不知道手裡怎麼會有一瓶礦泉水,更不知道警隊的搜查行動為何會在一瞬間結束。

他就那麼楞楞的坐在o記指揮車內,喝著水,想流而流不下淚,直到劉建文拉開車門,登上車門怒斥他道:“阿西,怎麼船上什麼人,什麼貨都冇有!我調了一百多名警員到現場,撲了艘空船?“

這時陳官西方回過神來,抬頭望向劉建文道:“劉sir,蟹仔是你派來協助我的臥底嗎?”

劉建文關上車門,彎腰站在車裡,一把攥起陳官西的衣領,麵色凶厲,磨著牙關講道:“他是罪犯!這次行動隻有你一名臥底警員,就算冇有成功,我也會為你記功的,你告訴我,為什麼船是空的。”

陳官西楞楞的望向他:“我隻是一個雕玉石的設計師,你要問為什麼船是空的,你去問張先生啊。”

“我隻是一個玉石雕刻師兼珠寶設計師,晚上帶兩個朋友來海邊找找靈感罷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有一百多名警員衝出來對我開槍,打死了我兩個朋友,劉sir,我要向法庭起訴你!”

劉建文揮起拳頭,一拳砸在阿西臉上,阿西側身翻倒車內,嘴角破口,溢位鮮血,劉建文再度上前抓起他,又是一拳狠狠砸下。

“你tmd,你變節了!”劉建文低聲嘶吼,不斷對陳官西拳打腳踢,大罵道:“我這麼信任你,你卻辜負我的信任。”

“剛剛我就該一槍打死你,把你打死在碼頭上,和義海到底給你了多少錢,值得你這樣來對付我?你是不是早就變節了!你在耍我啊!”

陳官西抱住劉建文的雙腿,狠狠一頂撞翻車廂內的一堆檔案,騎在劉建文身上摁起他的頭,一下一下砸向車板。

“嗙!嗙!”

“嗙!”

劉建文額頭馬上就被砸出口子,砸出鮮血。陳官西則扯住他頭髮,擰起他的頭,鼻青臉腫,嘴角帶血的靠在他耳邊低聲講道:“赤膽忠心,不是用錢可以買來的,你做的事情,我遲早要你拿命來還!”

“你的心有多黑,你的命就有多賤!”

劉建文扯動嘴角,威脅著道:“我向法庭起訴你的變節行為,你的證供將冇有半點影響力。”

陳官西麵帶不屑的譏諷道:“嗬,你唬誰呢?這一次,你不僅不能起訴我的變節,你還要照樣給我記功,否則,誰給你透的風啊?陳sir!死人給你透風嗎!”

“不把你搞垮,我是不會退出警隊的!我告訴你,天理昭昭,報應不爽,我這顆赤膽就是專門為你準備的!”

車外響起拍門聲:“劉sir,劉sir,冇事吧?”

------題外話------

寫完就放,著實不好寫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