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沛藍小說 > 都市 > 張國賓小說 > 474 死路

張國賓小說 474 死路

作者:萌俊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9 03:22:04

-

[]

陳子榮捏著香菸,搖頭道:“還不夠快!”

“這十一年裡,無論是功勞,履曆,做事方法,你都是最優秀的一個,我覺得你還應該更快!”

陳子榮歎道:“這次事件關係到我的升職,行動處副處長的位置,所以,隻能成功,不許失敗!”

劉建文心頭咯噔一聲,看來最近警隊上層傳的訊息冇錯,現在的行動副處長高sir要回祖家了。

空出來的位置將由華人警員補上,最有可能在陳sir,蔡sir二人中間誕生,不過蔡sir跟華資集團走的太近,不受上層大佬的青眼。

雖然,上層,底下都有一定勢力支援蔡sir,以謀求未來前景,響應時代發展趨勢。

但是,英派目前還控製著港府政局,幾十年的殖民文化,英派纔是勢力最強的鐵桿派。

陳sir是最標準的英派人物,上位機率最大,相應,受到陳sir提攜的劉建文在派係分割上,也是**裸的英派人物。

以蔡sir近期的蟄伏來看,陳sir勢頭相當強勁,更有訊息透出,蔡sir已經放棄行動副處長的位置。

但陳sir想要順理成章的升職上位,替港府把案子辦好,是最有效的辦法。

因為,百分之一的機率,也是機率,陳sir要百分之百的打敗蔡sir!

劉建文手裡捏著香菸,吸上一口,長長吐氣道:“我明白,sir。”

“記住,一定不能輸,就算不擇手段!”陳子榮再度交代:“你到底是站在哪一邊,這不是看你嘴上怎麼說,而是看你手上怎麼做,你吃著那碗飯,捧著哪個碗,心裡要清楚。”

劉建文麵色沉重:“如果張國賓是故意放假訊息出來,目的是要把內鬼給揪出來呢?”

陳子榮冷笑一聲:“假如,我們因為這樣就畏首畏尾,輕鬆放電站機組過關,是不是正好中了和義海的計?真亦假,假亦真,張國賓可是一個聰明人,所以,我們一切就當真的辦,大不了撲一個空,辦事的態度讓上頭看見,照樣加分,照樣升職。”

“若真被和義海晃一槍給騙過去,那纔是真的要出丟人,至於一兩個臥底的命,值得犧牲。”陳子榮語氣中充滿冷酷:“有時候為了驗證對錯,世界上總是要有人犧牲的,不是我,不是你,那就隻能是他們了。”

“誰讓他們級彆低!”

……

“張生,警隊開完大會了。”

行事處負責人辦公室。

蔡錦平穿著白色製服,肩膀上扛著皇冠,望著窗外的景色,耳邊靠著一部大哥大,說道。

和記大廈。

總裁辦公室。

張國賓身穿黑色西裝,膝蓋上蹲著一隻黑貓,輕撫著貓頭,問道:“怎麼講?”

“不計後果,不計真偽,一個字,殺!”

“陳子榮為本次行動指揮官,劉建文任一線指揮,O記,重案,軍裝,政治部,多個部門聯合行動,我完全被邊緣化了,看來……”蔡錦平歎道:“我快要失勢了。”

“彆這樣悲觀!”張國賓輕笑道:“有和義海在,有北方的同誌在,我們就是你的大勢!”

“這次本來隻是想捉一個內鬼,但是想到放大餌,乾脆就捉大魚,未想到,炸了魚窩!”

“既然英姿,警隊,政治部,港府都一起來了,索性一次性全部解決,雖千萬人,吾往矣!”

蔡錦平生平第一聽人在險境之時,還敢放下如此豪言壯語,不禁覺得熱血澎湃,深吸口氣:“吾亦隨之!”

……

旺角。

千年珠寶。

一間翡翠商鋪。

劉建文低著頭,目光在一麵櫃檯內兜巡,一件件雕工精湛,玉質水潤,色澤剔透的翡翠工藝品擺在櫃內,其中有玉牌,圓墜,手鐲,珠串……

女銷售穿著青花瓷袍,化著淡妝,長相清秀。

“這件玉牌怎麼賣?”

劉建文指向一個觀音玉牌。

銷售員溫文有禮的鞠躬,麵帶微笑道:“先生好眼光,這件玉牌是公司精雕大師陳官西的作品,陳老師有出國留學經驗,畢業於倫敦珠寶學院,擅長設計高級珠寶與手雕飾品。”

“千年珠寶的翡翠則是全部出自緬北官礦,每一塊翡翠都有獨立編號,可追溯礦源,保證無裂紋,無假貨,無差工。”

“還有香江珠寶協會的認證書,與世界翡翠協會的鑒定書,每一本證書都是身份證,店內最低僅售A 級品質,最高為A 級彆。”

“這枚千手觀音玉牌售價十三萬港幣,整塊玉牌通透光澤,冇有一縷棉,為冰種翡翠。”

劉建文不明覺厲,掏出一張銀行卡。

“刷卡!”

……

晚上。

西九龍,公寓。

陳官西踏上樓梯轉角,掏出口袋裡的鑰匙,甩著鑰匙打算回屋企。

一道人影卻忽然在後麵躥出,伸手扣住他脖子,將他拖到轉角處。

陳官西掙紮了兩下,正準備抬膝反擊時,望見夜色中的人影,驚訝道:“你敢到這裡?找死呀!”

“阿西。”

劉建文以手肘把他頂在牆上。

“我要你幫我,幫我拿到和義海的這批貨,一定要!”

陳官西眼色憤怒,一記膝擊戳中劉建文的肚子,劉建文痛呼一聲,捂著肚子說道:“這次任務很重要!”

“乾完這次,我答應你複職回警隊,高級督察!”

“高級督察!”

陳官西雙手攥起劉建文的衣領,瞪著他道:“你以為我做事是為了升職嗎?”

“你來這裡找我,要我命啊!”

劉建文咬牙道:“這次我會派人協助你的。”

陳官西揮起拳手,正打算錘向劉建文,劉建文忽然舉起手臂,攤開手掌,一枚觀音玉牌懸在空中。

一圈線掛在劉建文的手指上,劉建文捂著肚子道:“你的,你的生日禮物。”

陳官西楞楞接過劉建文手中遞來的玉牌。

這是他畢業後的第一個作品。

劉建文嘶著氣,道:“這次行動你是主角,其它人都是配角,我聽說翡翠觀音可以保人平安,就幫你把這塊玉給買回來了,希望這塊玉牌能夠保你平安,我等你回來。”

陳官西回到房間裡,望著劉建文開車離開,轉身將魚牌丟進魚缸裡。

“劉sir。”

“這回你可真下血本了。”

這種賣命錢也能收?

找個好機會,還給他咯。

……

新界。

屋村,一座老宅內,一個穿著花衫的人影,將啤酒瓶砸在地麵,聲嘶力竭的吼道:“你現在還要我去辦事?”

“你是要我去找死啊!”

劉建文抽著煙,坐在床邊,不為所動的說道:“長官下的命令,你跟我都必須執行!”

“當初說的好,乾完這一趟就讓我複職,現在你不僅要我繼續臥底,還要我去送死,媽的,要是和義海給我假訊息怎麼辦?坐實我是臥底,我就完蛋了!”

從屋外看去,可以見窗戶內,有一個人影正在咆哮,幸好老宅外有一個院落,院落裡有兩隻家犬。

犬吠聲蓋過了爭吵聲。

劉建文站起身,指尖夾著煙,望著警員怒斥道:“現在不是你想不想的問題,是一定要執行,搏一把,將來大好的前途等著你,否則,你回到警隊也冇好日子過,這次案子是一哥下的命令。”

“裡麵的貨至關重要,你把船號跟位置探聽出來,其它的事情交給我們做。”

花衫仔叫道:“根據警隊臥底條例,我有權在感受到生命威脅時,主動選擇中止任務,唔好意思,劉sir,我不會替你去送死的!”

“我為你臥底這麼多年,你把我當過人嗎!當過兄弟嗎!”

劉建文一把擰起花衫仔的衣領:“你記住,這次任務是一哥下的命令,由不得你,你違背命令,一輩子都冇有好日子過!”

“搏一把,一起搏一把!”

這名臥底望著上司通紅的眼神,一時間竟淌下兩行淚水,劉建文則道:“你跟我,都冇有退路了!”

“隻能往前走,否則就是死,不然,你以為和義海會放過你嗎!”

曾經最信任的同僚,上司,最親密無間的戰友,現在卻劍拔弩張,視作仇敵,世事變化無常,讓人措不及防。

半個鐘後,臥底搭車離開屋村,回到公寓裡,將腰後的大哥大放下,隨後拆開大哥大的後蓋,居然在裡麵取出一個錄音器。

“你要想我死,我也要你死,這次行動我是絕對不會參與的,如果你一定要我去,你會後悔的!”

臥底攥緊手心裡的錄音器,並未選擇立即把錄音器遞交給廉政公署,或是內部調查科,或是公開媒體!

因為,他知道現在廉政公署必定會跟警隊配合,有巨大外力讓兩大紀律部隊保持默契,但是,等到事情過後,再把錄音器遞交給廉政公署,劉建文絕對會被扒光皮丟進赤柱裡。

逼臥底去死!

這完全違背警隊條例,極大損害警隊形象,一定會在香江掀起軒然大波。

而劉建文,陳官西等人根本冇有考慮過怎麼讓鬼加入行動,因為雙方都心知肚明,和義海很可能要藉機捉內鬼,自然會把“內鬼”安排進去,側麵也證明內鬼就在懷疑對象當中,劉建文等人自不可能完全相信“內鬼”的訊息,情報科本身也在蒐集資料,作戰略情報分析。

張國賓釣一個內鬼卻把整支警隊耍得團團轉,真是好玩。-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