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沛藍小說 > 都市 > 張國賓小說 > 470 賓哥,有內鬼啊!

張國賓小說 470 賓哥,有內鬼啊!

作者:萌俊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9 03:22:04

-

[]

當晚。

上海街。

一間老派茶餐廳。

“看得出來,港府,英資,警隊已經全盤開始動手。”

張國賓坐在桌旁,喝著一杯凍檸茶。

蔡錦平穿著西裝,麵前擺著一份豬扒飯,用筷子夾起豬扒,咬下一口:“誰叫你動馬會的蛋糕。”

“馬會還冇這麼大影響力。”張國賓歎道:“上一回電話投注一樣切了馬會的份額,可除了警隊有部分配合外,港府冇有下達命令。”

“政治部動手肯定是港府的指令。”

張國賓心頭有些害怕。

他想不通為什麼馬會可以反過來指揮港府做事,畢竟,馬會隻是港府的一個錢袋子,跟英資合營的一筆大生意。

主人為了錢會做點事情,但是錢冇有能力指揮主人做事吧?80年代的香江,已被資本異化到這種程度?

還是…

有什麼不知道的事情發生了?

蔡錦平點頭道:“是的,一哥親自給政治部下令,肯定是署理總督的意思,張生,你不會真的在造核子彈吧?”

他有點不可置信。

“是核電站!”

張國賓糾正道。

蔡錦平咽咽口水,低下頭吃飯,目光裡閃過感慨:“連我都信不過嗎?”

“也是,終究是戰略級武器,直到淘汰之前,嘴上都不能承認,估計張生一世都不會跟我承認核電站裡的秘密了。”

張國賓卻道:“這是最艱難的時刻,蔡sir!”

蔡錦平麵色一愣,重重點下頭:“張生,我知道,如果有需要的話,我甘願以身試險,冒險一試!”

張國賓卻用手捏著毛巾,沉聲道:“不用這樣,我們已經在勝利的前夕,若是有人倒在黎明前的黑暗就可惜了。”

“我突然想明白一件事。”

蔡錦平問道:“什麼事?”

張國賓道:“我想明港府,英資,警察,這一回各方的力量為什麼會團結起來針對我們了。”

“因為,他們在害怕啊,蔡sir!”

蔡錦平瞳孔猛的一縮,腦袋裡從未有過這個的想法,什麼時候港府會害怕本港的華人群體了?

可這番話在張先生口中說出來卻萬分合理,隻聽張國賓現在說道:“既然他們害怕我們,那我們就要堅定不移的走下,讓他們更加害怕,最終戰勝他們!”

“黎明。”

蔡錦平張口:“就在前方!”

“所以我們一個都不能倒,一個都不能垮,要越戰越勇,越打越強,勝利是與勇敢站在一起的!”張國賓說道。

蔡錦平抬起拳頭:“是的,張先生。”

兩人輕輕碰拳。

這黎明之戰的序幕纔剛剛拉開,張國賓問道:“安排我兩個手下出海的事情,會不會影響到你?”

“不會!”

蔡錦平出聲道:“我讓上環警署的人前去值守,到時上環警署會有人出來扛,上環警署的署長曾經是我的兄弟,一哥起碼不能拿警例跟我做文章,但一哥恐怕會對我很不滿。”

“你一定要穩在位置上,站穩嘍!”

張國賓掏出西裝口袋的一支雪茄。

“我們不垮就是贏!”

與此同時,尖沙咀,一處亂石灘。

一輛麪包車停在石灘旁的公路上,兩名馬仔在兩邊駕駛座跳下,拉開尾廂門,合力將一個擔架拖出。

這兩人是馬王堂口派來辦事的精銳骨乾,由於事關重要,二人都是地位不低,各有數十號兄弟的小頭目,平時都管著五六間場子,在馬王手底下很受重視。

此刻,兩個人親自上陣,辦事非常乾練,很快就將鼻屎牛,鐵臂陳帶出醫院,由於白天漁船不好出海,特意找了一處公寓躲藏,待到夜晚送至岸邊,趁夜登船。

鐵臂陳緊隨其後,跳下車,摸摸身上,冇帶傢夥感覺不安心,可望了一眼前方的“阿九”和“蟹仔”,覺得有兄弟在就行。

三人都是馬王堂口出身的頭目,至少打了六七年的交道,一路混到現在,壓根不會覺得和兄弟在一起有什麼風險。

何況,船車都是公司安排,肯定周全。

鐵臂陳乾脆就放棄找槍,快步追上兩名兄弟,海灘上,三個人影著提著一副擔架,在月色下踏著碎石走向海邊,一艘柴油船正在海麵上駛來,海麵風平浪靜,一切都是順風順水的樣子。

可突然間,三輛轎車停在公路邊,劉建文甩上車門,帶著十幾名身穿防彈衣,腰間掛槍袋的O記警員下車。

警員們望見碎石灘上的人影,毫不猶豫就分組追下,大聲呼喊:“香江警隊!”

“放棄登船,停在原地。”

“否則開槍!”

鐵臂陳瞪大眼睛,憤怒的道:“你們出賣我!”

公司費儘心思將他們從警隊帶出來,同時安排了車船和二十萬美金的治療費,馬王哥親口說公司在台島安排了醫院。

就連船上都安排了護士,醫生和藥品,隻要抵達台島鼻屎牛就能直接送去醫院,公司不可能大費周章再讓警察來捉。

阿九在海風中大吼:“同門兄弟,我怎麼可能出賣你?外邊走露了訊息啊!快點將鼻屎牛送上船先!”

蟹仔叫道:“有什麼事一起登船到台島再講,到時誰是人,誰是鬼,苗爺說的算!”

鐵臂陳一咬牙:“有冇有槍!”

“跑路邊個帶槍?”蟹仔吼道:“我們是來救你們出去,不是來送你們死的!”

鐵臂陳深吸口氣,抓著擔架,低頭道:“鼻屎牛,挺住!”

鼻屎牛滿臉蒼白的躺在架子上,眼神呆愣愣的看向天空:“為乜,為乜世界上那麼多鬼啊?”

夜空中,繁星點點,天與海在黑幕下相連,景色頗為壯麗,鼻屎牛眼裡是卻充滿對世界的失望。

警隊在沙灘上數度鳴槍,但發現罪犯冇有持槍反擊,當即停止開槍。

鼻屎牛一行人登上漁船,正要鬆一口氣時,兩艘水警船閃著燈光,在海麵上夾擊而來,數艘快艇上載著警員,直接將漁船的前路封鎖。

鐵臂陳喃喃道:“完了,差人是要活捉我們回去。”

“噠噠噠。”水警很快就將漁船逼停,十幾名警員端著快槍,迅速登船,控製了裡麵的船員,醫護和偷渡者。

一名警員靠近病床確認鼻屎牛生命體征的時候,鼻屎牛卻突然挺身奪槍,出人預料的大力讓警員冇有握住槍,旋即,鼻屎牛將槍口對準警員:“噠噠噠。”

另外兩名警員的子彈卻率先在鼻屎牛身上掃過,鐵臂陳接受不了眼前的場景,嘶聲吼道:“阿牛!”

他揮起手肘向右側撞出,一記八極拳頂心肘頓時打進一名警員胸口,警員手中揣著槍支作擋,卻還是被連人帶槍一肘頂倒在地,同時,鐵臂陳手肘響起一道“哢嚓”的骨裂聲,他更是感覺手肘像是被蛇咬了一口,可他還是縱身撲向前方的一名警員,要讓警員以牙還牙,以血還血!

“去死!”鐵臂陳捉住機會,五指併攏,一節凸起,揚起拳頭砸向警員喉嚨。

“哢嚓!”

……

茶餐廳裡,張國賓剛剛結束跟蔡錦平的會麵,忽然接到電話。

“賓哥,晚上出海的船出事了,鼻屎牛,鐵臂陳死了,餘下人都被O記警察捕了。”馬王語氣驚慌失措:“這件事情除了我,就底下辦事的兩個人知道,有內鬼,那兩個馬仔裡麵,絕對有內鬼!”

張國賓麵色猛拉下,佈滿陰霾:“加上你,就是三個人,你說內鬼會不會是你呢?”

“賓哥啊!”馬王心臟狂跳,感覺呼吸都有點喘不上氣,帶著哀求的說道:“我,我,我真的不是內鬼。”

“你要信我啊,賓哥……”

張國賓不作回答,直接掛斷電話。

他站起身回頭道:“蔡sir,O記做事堵了我的船。”

蔡錦平猛的一扭頭:“劉建文!他的膽子是越來越大了。”

張國賓目光犀利:“O記在義海的臥底當中,還有不在檔案裡的人嗎?”

是的,蔡錦平早已將O記,刑事情報科的臥底,線人名單交給張國賓過目過一遍,隸屬於刑事處的毒品調查科臥底冇有提供,一方麵是和義海不再做相關業務,一方麵也是蔡錦平要保護這些夥計。

他跟張國賓當初達成的協議是不傷害臥底警員生命安全,以及財產利益。這些年,臥底警員陸續被清出和義海,主動或彆動的被調往文職崗位,其實不是巧合,更不是偶然。

是張生跟蔡sir對臥底警員的有意保護,所以,阿西常覺得自己僥倖,實則,世界上哪有那麼僥倖!

劉建文之所以一直認為阿西是受到懷疑,才被調離和義海社團業務的關鍵也在這裡。因為,阿西根本不是個例,而是所有義海臥底的一個寫照,有相關資料擺在麵前,劉建文能不懷疑警隊臥底資料被泄露了嗎?

雖然,每一個臥底警員的調動都隱藏在和義海商業大發展的背景下,讓人根本找不到一絲毛病,可有時候做的完美,恰恰是一個疏忽,世間冇有真正完美的偶然。

先前一件件偶然的事情,在兩位大佬的交流之下,漸漸被扒去外衣,還原成真相。

------題外話------

六一節一個人呆在家裡熬夜碼字,求個票吧。

祝小朋友們六一節快樂。

我是個愛碼字的大人了,不跟你們過節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