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沛藍小說 > 都市 > 張國賓小說 > 428 查內鬼

張國賓小說 428 查內鬼

作者:萌俊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9 03:22:04

-

[]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噠噠。”

“噠。”

房門外。

叩門聲響起。

張國賓扭開門鎖,望見熟悉的麵孔,笑道:“細佬,有段時間未見了。”

“好久不見。”

“大佬。”

溫啟仁展臂擁抱。

張國賓打量著細佬的一身西裝,落在對方嘴角多添的幾縷鬍渣上,笑著引人進門:“你成熟好多。”

“今天借你之姐的房子用晚餐,獨門獨戶,整層就兩間房。”

“正好在中環,方便些。”張國賓站在茶幾前,手指夾著雪茄,介紹著房子。

溫啟仁笑笑:“大佬安排就好。”

他冇有過多掃視裝潢。

張國賓遞出雪茄,問道:“怎麼樣?”

“有事乜!”

溫啟仁接過雪茄,低頭點上,吐氣道:“警隊最近在調查內鬼!”

“嗯?”

張國賓眉頭蹙起,語氣肅然:“要不然,就回家?”

雖然,溫啟仁跟和義海之間,完全冇有賬目證據,無法坐實在社團身份,但是,若被捉到透口風的證據,免不了被指控瀆職,違例。

輕則被警隊問責,除名,重則一樣要做監,隻是罪名輕很多。

大自在天誤傳佛法,一樣需受閉門思過之罪。

溫啟仁搖搖頭:“我是負責查內鬼的人。”

“這樣?”

張國賓表情一愣,問道:“你該怎麼查?”

溫啟仁徐徐道來:“掃毒組前段時間有次緝毒行動,通過線人確認過情報無誤,抵達碼頭時卻發現漁船上一點貨都冇有,後來,漁農署收到舉報,有漁民發現魚群死亡的現象,化驗後發現是大量可卡因。”

“這一批貨很大,否則拋到海裡就解了。掃毒組足足跟了五個月,現在證實掃毒組內肯定有內鬼。”

“案子被轉到內部調查課,內部調查科聯絡情報科配合,我是情報科的頭。”溫啟仁拿起菸灰缸,端在手裡,點點菸灰。

張國賓思慮片刻,問道:“哪家社團的?”

“現在香江邊個走粉最多?”

溫啟仁輕笑一聲。

“新記阿強咯!”

張國賓調侃道。

江湖中,從來不乏聰明人,向警隊派往學生仔的招數,用時較長,各大社團,莊家想來不會常用。

但收買黑警,拉攏線人很正常。

新記在警隊,海關肯定不乏“朋友”,可伴隨著走粉量越來越大,警隊下手必將越來越狠。

這回警隊是要在內部的毒瘤挖幾個出來了。

“這是貳戰行動的最後一環!”

“捉針!”

溫啟仁麵色嚴肅,語氣肅穆的說道。

張國賓微微頷首:“你打算怎麼辦?”

溫啟仁笑道:“正常辦咯,新記的針,該捉就捉,新記垮了,我覺得是為香江做貢獻來著。”

“可我很難判斷警隊是不是懷疑我了。”

張國賓坐到沙發上,點頭道:“那就試一試。”

捉內鬼向來是由政治部,內部調查課執行,情報科進行配合,有時ICAC會從貪汙調查進行突破。

這點冇有問題。

可溫啟仁隻是情報科的一名高級督察,是否已經受到上頭懷疑,執行任務時被另一個小組盯著?

很難講。

雖然,張國賓已經很少跟溫啟仁配合做事,但是,不代表以前的事一筆勾銷,誰做過心裡都清楚。

搞情報工作的,天生就疑神疑鬼,細佬有點慌很正常,誰叫警隊做事這麼過火!

“怎麼試?”

溫啟仁問道。

他冇有大佬的指示不敢亂動。

“過段時間,我讓人進一批走私酒到香江,對外放風要出批粉,到時新記肯定會有動作。”

“警隊如果繼續讓情報科跟進案子,你應該就冇有問題,至於掃毒組那裡,誰盯我盯的最緊,可以試著查一下。”

張國賓緩緩說道。

這招一石二鳥!

溫啟仁點下頭:“可以。”

既然不是真正的走粉,那就冇什麼好顧慮的。

“這招想要一百分的絕對很難,但試試水溫,以觀後效,足夠了。”張國賓道。

溫啟仁又道:“嗯,大佬。”

“正好掃毒組那邊在新記有根針,上次行動失敗正想要把針救出來,誰盯著這根針,誰也有嫌疑。”

自新記損失那批貨,針已經石沉大海,是否能救出“針”是個問號。

可新記一定很想找出這根針。

“好啦。”

“喝湯先。”

張國賓笑了一聲,把雪茄摁滅進菸灰缸,走進廚房端出砂鍋,用雙手墊濕毛巾,拎著鍋耳朵回到餐桌前,招呼道:“坐坐坐。”

“大佬,你親手煲的啊?”溫啟仁驚訝道。

張國賓打開砂鍋,取來勺子,把一碗盛好的湯擺在桌前,謙虛的道:“第一次煲湯,不好喝,見諒啦。”

“哇。”

“好香!”溫啟仁接過燙完,食指大動。

晚上,七點。

溫啟仁獨自進入地庫,甩著車鑰匙。

十點。

灣仔。

漢斯酒吧。

銅鑼灣堂口草鞋醒師貴身穿西裝,坐在吧檯的一張皮凳上,嘴裡叼住吸管正吸著一杯龍舌蘭,扭頭望著酒吧舞台上跳鋼管舞的大洋馬。

小弟擦杯文站在吧檯後,一身調酒師裝扮,紮著領帶,正嫻熟的用抹布擦拭杯底,看著舞台調侃道:“貴哥,新到的東烏妞,晚上安排一下?”

醒師貴扭頭望他,不悅說道:“我在看她會不會跳舞!”

“免得把客人嚇走呀!”

擦杯文咧嘴一笑:“你說我信不信,大佬?”

“那我說她剛到香江的第一晚,就在我家過的夜,你又信不信呢?”醒師貴翻過白眼,叼起香菸,咒罵道:“撲街!”

酒吧裡,客人熙熙攘攘,趁著週末還算紅火,但距離新記場子裡熙熙攘攘,摩肩接踵的火爆,還是真有一段距離。

“喂?”醒師貴接起電話。

張國賓拿著一張名片,出聲道:“給你旁邊的小弟!”

醒師貴聽見那道悅耳的聲音,頓時渾身一激靈,扭頭四周張望,最近的小弟就是擦杯文。

他連忙把大哥大遞給擦杯文,警告道:“阿公找你!”

“阿公?”

擦杯文連忙兜住杯子,把頭湊到電話前,結結巴巴的說道:“阿公,阿公晚上好。”

“有冇興趣幫我做件事?”張國賓沉聲問道。

……

“阿強。”

“最近場子裡有小弟說,和義海準備在中環的地區散貨?”

一週後,向波坐在家裡的沙發上,手裡頭拆著一包茶。

向強一身白色西服,坐在旁,沉聲道:“是有一些謠言,但不知道真的假的,不過,和義海在中環的場子做不過我們,底下的小弟說不定會有些心思。”

“誰都希望是謠言。”

向波端起水壺,沸水衝開茶葉,說道:“金三角的渠道跟散貨權都是我們買回來的,如果和義海要散貨起碼要跟我們談談。”

“聽說是內地來的冰。”

向強說道。

向波道:“你先揾他聊,聊不攏再通知警察做事。”

“是。”

向強道。

……

警隊。

溫啟仁拿著一份情報,快步流星,來到O記辦公區,撞見茶水間跟女警聊天的劉建文,正打算開口彙報,劉建文就放下咖啡杯,扭頭說道:“溫sir,我正打算找你。”

“什麼事?”

溫啟仁表情如常,笑著道。

劉建文道:“江湖上有人放風,義海打算在新記散貨,你能不能負責調查一下?”

溫啟仁很乾脆的反駁道:“唔好意思,最近正在盯另一件案子,你交給B組去做吧!”

“好吧。”劉建文表情遺憾,目光落在溫啟仁手中的檔案夾,挑挑眉頭:“你找我有事啊?”

溫啟仁舉起手中的檔案,自然道:“卓sir在你這裡?”

“剛剛走。”

“那行。”

“有空聊。”溫啟仁轉身離開O記,低頭看一眼手錶,邁步走進掃毒組。

水溫不夠燙。

劉建文望著他的背影,目光思索,總覺得溫啟仁有點不同尋常。

可又說出來哪裡不對勁。

……

“張生,我一向很尊重你,希望在這件事情上,你能給我一個答覆。”

有骨氣。

向強說罷,起身為張國賓倒上杯熱茶。

張國賓手指輕叩茶桌兩下,麵不改色的說道:“向生,你放心,這件事情我會去查的!”

“出來行,是要講信譽的嘛。”

向強麵帶微笑,點頭致意:“張生是前輩。”

“多謝。”

“過兩天答覆你。”張國賓看一眼手錶,喝完茶,推開椅子起身道:“不用送啦。”

他帶著保鏢大步離開。

茶桌旁。

斧頭俊沉聲道:“十三少,張國賓的話信的過嗎?說不定,過兩天他的貨就到港了。”

“羅湖那邊走貨可是很快。”

向十三少手中捏著一串天珠,沉吟著道:“讓馬陸快點把貨運回來。”

“貨一到香江就處理掉內鬼,不用等我訊息,查出來就捉一個,查不出來,全部當成內鬼處理掉!”

斧頭俊麵容堅毅,習以為常。

“好。”

阿東穿著一身迷彩行動服,踩著黑色水靴,牽著一匹黑色馱馬穿梭在老撾境內的一片雨林之中。

馱馬後背馱著四大袋黃色膠布裹緊的貨物,回頭放眼望去,黑色土道上,一行人足有二十多匹馱馬,五十餘名民兵。

一個長相漆黑,臉頰紋著土蟲的中年男人,接完電話,大聲喊道:“注意安全!”

“這批貨絕不能再出事了!”

阿東拽著馱馬,麵色發白。

一條水蛭藏在水坑裡。

一腳踏爛!

“這隊馬伕當中一定有夥計!”

“希望你能活下去。”阿東內心祈求。-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