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沛藍小說 > 都市 > 張國賓小說 > 388 揭長紅,通殺!(求月票!)

張國賓小說 388 揭長紅,通殺!(求月票!)

作者:萌俊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9 03:22:04

-

[]

“喂?“

“喂?”生菜接過話筒試了兩聲,一襲褐衫,站在堂上破口大罵:“高佬那個撲街!

“捲走社團三千多萬的貸款,跑路到東京找幾個保鏢,出門又是平治,又是豐田,真以為兄弟們拿他冇有辦法?“

“有錢。”

“那些保鏢才護著他,冇錢,他算個屁!”生菜對著話筒大罵。

兄弟們都是點頭。

職業保鏢同社團兄弟比起來更加現實,冇有一個人跟你講忠義,**裸的全是金錢交易,不乏有人收錢串通綁匪坑害雇主的事情發生,特彆是向高佬那種情形,大亨富豪錢夠多,保鏢還個個忠心耿耿。

“一個月前,日本股市幾支股票大跌,高佬炒的兩支股票爆倉,撐不住打算裁掉兩名保鏢。“

生菜繼續喊道:“我一直派兄弟在東京盯著他呢,收到風馬上就派人去買通那兩名鬼佬,派了五名兄弟乘船去東京把人給綁回來了。“

“現在高佬已經封進水泥桶裡退下大海,給九龍半島的填海工程做貢獻,但我們和義是講兄弟情的。"

“我放他全家老小一命。”

“這就是高佬人頭!”

生菜舉起一疊照片,信誓旦旦。

有人立即拿過照片觀看,確認是高佬死相之後,又遞給台上的話事人確認。

張國賓收到照片,看了幾張,點頭說道:“我確認過了。”

“高佬已死。”

人可以假死,卻不可能被假肢解,肢解掉肯定就是冇了。

“唉,同門兄弟何必呢,拿去燒了。”張國賓隨手把照片丟給打靶仔,打靶仔當場掏出火機燒了照片,絕不給兄弟留下罪證。

至於高佬確實是死不足惜,除惡務儘也算好事,起碼,和義忠再也冇有回頭路了。

而東京股市在85年開始不景氣,往後還會漲一波虛高,直到戳破泡沫。

和義忠想必已經拿到高佬的遺產,處理得當的話可以挽回損失。

炒股啊。

牛市能賺到錢不算贏,熊市能不跳樓就是贏!

生菜再度喊道:“張生,我為和義除掉奸賊,不知能勝過六百萬美金嗎?“

“這要問在場的兄弟們。”

張國賓將話筒遞向前方,堂內兄弟們頓時喊道:“勝!“

“和義忠夠忠義,為和義辦的事,絕對勝過六百萬美金!”

堂內,各字號龍頭,大底們都是支援。

其實,拍長紅是單純拿錢搏彩頭,搏名聲,可世間總有比錢更貴重的東西,若是兄弟們拿出忠肝義膽來搏,真冇有什麼能拒絕的理由,最關鍵是唔要傷了兄弟們的和氣,兄弟們覺得怎樣好就怎樣。

張國賓又問道:“飛麟,你覺得行不行?“

飛麟抱拳講道:“賓哥,我服氣!”

“和義的義字,多少錢都換不來!“

“這條長紅被和義忠拍走,我覺得豪爽,兄弟,我敬你一杯!”飛麟拿起桌麵上一杯啤酒朝前邀去,

生菜當即拿起酒杯回敬道:“飛麟哥,多謝!“

又是一陣滿堂喝彩。

生菜飲著就隻覺得春風滿臉,倍感得意,一輩子冇有更加出位時候了。

“咳咳。”

李成豪穿著大紅色的西裝,用手捂住嘴巴,輕輕咳嗽兩聲站起身來。

“阿豪。“

“你有乜話要講?“

張國賓轉頭問道。

他觀李成豪一撅屁股,便知要放什麼屁。

“唔好意思,賓哥,生菜,論到忠義兩個字,我阿豪一輩子就未服過彆個。”隻見大波豪揮手端起一隻酒杯:“我敬你做掉高佬的忠義,可我李成豪替社團打下新記七條街點算?“

“豪哥。”

“你踩進中環的事情大家都聽說過,可那是話事人一手策劃,忠勝信三間社團一同立的大功,說起來還有生菜哥的一份力,點能一個人獨吞大功呢?”

底下當即有坐館不滿道。

喪狗又大叫:“豪哥是領兵元帥,功勞當然夠大,怎麼不夠揭長紅?“

和義新的超叔皺皺眉頭,好好的一件喜事若是以勢壓人就不美了,張國賓已經想開口勸阻李成豪坐下,將九九長紅讓給堂下的生菜,李成豪卻大聲抱拳喝道:“秉舵主!我已命獄中兄弟拿下新記飛龍的狗命!“

“新記飛龍昨日已經授首,今天兄弟們不知得唔得閒看報紙?唔得閒,我正好帶了幾份同兄弟們一起看!”

李成豪在馬仔手中接過一張報紙攥在手裡,還有馬仔馬上把剩餘幾份分發出去,飛龍可也是新記十大頭目之一,在江湖上名頭不小,絕對要大過麵前半數坐館,新記調其坐鎮灣仔便是要放手和義海出兵,未想到那晚一敗塗地,飛龍作為丟給警方的背鍋人拉進荔枝角,本來是要判兩三年做做樣子。

李成豪在收到訊息後,卻立即命兄弟們動手,直接將飛龍一波帶走。

原因很簡單。

那晚飛龍殺了三名義海兄弟,早已是義海必殺之人,可誰都冇想到速速真快!

先前那位不滿的坐館麵露錯愕,半響後,豎起大拇指讚道:“夠勇!“

“豪哥,巴閉!“

“斬了犯我義海者,照樣是忠義!“

李成豪舉起手擦過鼻孔,嗨瑟的冷哼兩聲,手腕百達翡麗璀璨發光,眼神已經瞄向台上的長紅。

生菜長長歎出口氣,無奈的舉起手道:“豪哥,長紅歸你!“

“你我同是忠義之人,何必分你我,一同上台揭了那長紅!”李成豪卻忽然收回目光,語氣真摯的朝生菜說道。

生菜表情一愣,根本冇敢想到李成豪會說出這番話,心底不禁湧現一股濃濃的感動,抱抱拳道:“多謝!"

張國賓臉上的震驚之色一閃而過,旋即,舉起話筒大喊:“說的好!“

“和義兄弟同是一家人,分什麼你我,請大波豪跟生菜一起上台揭下長紅,祝兄弟們從年頭紅到年尾,長長久久!”

酒樓裡頓時響起江湖兄弟們的一片叫好聲,李成豪直接招手邀生菜一起上台,二人上台將高懸的長紅從兩邊摘下再走向對方互相擁抱一記,在場兄弟都覺得今年的長紅大會,絕對是人生中最精彩的一次長紅大會,不虛此行啊。

新界,三聖宮門口,五百多張流水席中間擺著盆菜,五千多名和義兄弟坐著長凳圍在左邊,劃拳,喝酒,吃飯,大佬們有大佬們的大會,爛仔們也有爛仔們的大餐,河馬穿著汽修工服,踩在板凳上,劃拳道:“冷氣啊冷氣,下水管啊下水管。“

“喝!“

河馬仔贏下一句,耀武揚威,四周兄弟都是大聲叫好。

忽然一個兄弟高舉著電話,大聲喊道:“和義海的大波豪同和義忠坐館生菜,一同揭了九九長紅啊!“

“今年和義的長紅是兩家社團拿到手,豪哥靠著飛龍人頭,生菜靠高佬人頭…”

河馬聞言一個不穩摔下長凳,癱坐在地上,欲哭無淚,三聖宮門外頓時響起一片鬼哭狼嚎:“什麼?”

“長紅還能兩個人揭?“

“義當在心頭,懂乜?懂乜?通殺!通殺!這筆莊家通殺!”屯門賭檔頭目“骰盅哥”,油麻地賭檔負責人“花色仔”,銅鑼灣賭檔頭目“雀妞”紛紛驚喜萬分,喊上身旁馬仔,捲起桌上的鈔票快往皮包裡塞。

三聖宮門外居然大大小小擺了十六張下注桌,一張桌一個莊家,皆是各堂口、社團的老江湖,賠率,

規矩卡的很死,賭的就是長紅花落誰家。

“忠義。”

“忠義真好!”

河馬流下了堅強的眼淚。

中環一間高級公寓。

段龍穿著黃色皮夾克,坐在沙發上拿著一張照片,臉色陰沉如水。

斧頭俊在旁說道:“飛龍在監獄被人用牙刷捅進眼眶,六個人捅了六支牙刷,每一個都是和義海進去的打仔。“

“現在戶體已經被家屬認領了。“

段龍放下照片,冷聲道:“哼!“

“飛龍替新記做了這麼年事,最終落到這個下場,向氏兄弟居然連一點動作都冇有,兄弟們怎麼還肯替他賣命?“

斧頭俊麵色鐵青,隻是說道:“向強現在紮職了雙花紅棍,要接管社團的金融生意,向家兄弟正忙著給向強辦慶功宴了。”

“那個乳臭未乾的野種。“

段龍罵道。

“看來向波是要推他出來跟我打擂台了,嗬嗬,不就是同張國賓有點交情,這幾年賺了些錢嗎?“

斧頭俊問道:“總教頭,現在怎麼做?“

“唉。"

段龍盤著手中的翡翠珠子站起身:“我去找大師問問,替飛龍選一塊風水好的墓地。”

斧頭俊眼神錯愕,但仔細一想,好像又冇什麼不對。

當晚。

中環,皇後大道東,一座大廈十三樓,裝修高檔的辦公室內,段龍帶著幾名保鏢進入大廳,獨自一人走進裡間。

這間辦公室門口掛著很多風水大師的宣傳照,立牌廣告,還有一些風水雜誌,八卦鏡等物,給看起來現代化的高樓大廈多添一抹玄學色彩。

段龍坐在一張椅子上很是恭敬的說道:“大師,請問我的成龍之機還在嗎?“

陳琅一身黑色西裝,雙手合十,坐在椅子上欠身道:“段先生,風水隻是一門研究氣運的學問,不代表全知全能,但事在人為,總是有機會的。“

“嗯?”

段龍雙目裡綻放出光芒,表情再度自信許多。

“我本來以為成王之難是在於向家,真冇想到,張國賓纔是我的成王之難!”這時他大為感歎的說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