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沛藍小說 > 都市 > 張國賓小說 > 382 一曲絕唱,一句歌王

張國賓小說 382 一曲絕唱,一句歌王

作者:萌俊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9 03:22:04

-

[]

張國賓目光掃向右手邊。

“唐鶴得”身穿白色西服,雙目充滿愛慕,望向舞台上方的男人。

周閏發、劉德樺、黎曉田,梅雁芳,吳於森,眾多明星大導都坐在受邀嘉賓的VIP區共同出席阿仔人生首次“十連唱”的最後一晚,王經,黃佰鳴,劉韋強、王佳衛、很多夢工廠,亞視同僚都攜家人一同來觀看演唱會。

本來,很多夢工廠,亞視藝人、導演就是阿仔的歌迷,今晚,冇有受邀請一樣自費買票,帶上家人朋友來一飽耳福。

何況,大老闆都親自來撐場子,有點實力,夠資格的人都會一起來捧捧場,為亞洲星目前的招牌鼓掌歡呼。

朱寶藝穿著一身淡粉色的長裙,雙腿併攏,身體微微傾向男友,挽著男友手臂,時不時用崇拜的眼神看向男友。

縱使,體育館裡成千上萬的歌迷為阿仔聲嘶力竭,她卻知道“阿仔”的成功離不開這個男人,舞台上光鮮亮麗的一切,都是這個男人給的!

張國賓自不會如此自戀,真以為阿仔離開他就成不了歌星,相反,他離開阿仔就會少賺很多錢啊。

所以,他對阿仔,乃至亞洲星,夢工廠,亞視的所有藝人、導演們向來都很客氣,那可是精挑細選,一個一個挖出來的寶藏打工人,少了一個都是損失,但換作藝人,導演們的角度卻不一樣。

大老闆支援是給麵,大老闆好講話是有規矩,若有誰有敢掃大老闆的麵,不守大老闆的規矩……

死都不知道點樣死啊!

因此,張國賓覺得阿仔可能會感謝愛人“唐鶴德”的支援,也可能會感謝朋友“梅姐”的友情獻唱,乃至感謝走周閏發的提攜……

卻未想到張幗榮在演唱會的最尾聲。

感謝他。

阿仔朝向他笑道:“我想感謝我的老闆,張國賓先生,多謝曬!”

最後一句“多謝曬”迴盪在紅磡體育館上空。

阿仔深深鞠下一躬。

“我感謝張生對我的提拔,也感謝張生的支援理解,今晚,我想邀請張生一同上台唱首歌。”

“作為紅館之夜的最終曲。”

阿仔彎腰對著電話講完,站起身已經將手遞向前方,紳士有禮的說道:“張生,我想邀您一同唱首《當年情》!”

張國賓在觀眾席上錯愕的站起身。

有人遞來一個話筒。

張國賓拿著話筒。

紅磡體育館內響起山崩海嘯般的大喊:“張先生!”

“阿傑!!!”

“阿傑警官!!!”

張國賓可不是那種默默無聞的大富豪,就算拋開江湖名氣不談,本身就是《英雄本色》係列的主演之一,初涉影壇時還紅火了一把,雖然談不上爆紅,但伴隨著其商業成功,名氣一直縈繞在影迷的心中。

現場眾多少女,少婦,呐喊的近乎瘋狂。

很多影迷在娛樂版看不見張國賓的新聞,隻能在商業版找找訊息,整個香江影壇巨星到影迷,人人都清楚張國賓如今香江大亨的身份,其飛速的發家史本身就很具傳奇性。

有心人隨便深挖一下資料,都可以摸到其江湖身份的影子。縱然,這種發家史不具備可複製性,但時,能夠讓聽見來娛樂圈玩票的大老闆登台演唱,肯定是轟動一時的新聞。

大值票價!

張幗榮這場演唱會的第五場可是請來“梅雁芳”做嘉賓,第十場又邀他唱歌,這可真是…

明天娛樂版頭條預定!

這個年代的紅磡可冇有投影螢幕。

張國賓出於對觀眾的禮貌,連拒絕都要站到台上。

於是,他在一乾歌迷的歡呼聲中登上四麵唱台,轉身麵向觀眾,對著話筒滿臉苦笑道:“今晚,早知還有登台演唱的工作,你地票價可就要再多加三十了啊。”

“哈哈哈。”歌迷們鬨然大笑。

劉德樺、周閏發、吳於森、朱寶藝也是麵帶笑容。

香江久不出世的大才子要一展歌喉,就算是最親近的人都很期待,雖然,朱寶藝知道並冇有多好聽,但是,登上舞台的男人總是很靚仔。

張幗榮在旁說笑道:“張生可是大老闆,現在封起門收也可以。”

“那就算了。”

張國賓溫文爾雅,風度翩翩,卻故作搞怪的說道:“我向來很大方。”

周閏髮梳著大背頭,一身黑西裝,嘴角帶笑,含蓄的“賭神式”搖頭。

張國賓坦言道:“同各位歌迷說句實話,我站在舞台上心底很慌,第一次麵向這麼多人,一口一個唾沫都可以淹死我,但是,看在阿仔連唱十場的份上,今夜就唱首歌給大家聽。”

“大家可能知道《當年情》是我寫的詞曲,但最後請阿仔來唱,就是因為我唱歌不好聽。”

他整整西裝,笑道:“你們都知,唱歌拍電影我是玩票,當大老闆纔是正行,阿仔的演唱會曲目已經結束,唱不好,你們不能退票的噢!”

“好靚啊!”

“張生!”

有女歌迷喊道。

張國賓指向她,俏皮的問道:“伱話哪位張生?”

台上,樂隊鍵盤手的曲調已經奏響《當年情》前調,悠揚的曲調聲徐徐響起。

先前舞檯燈光一暗,兩道光束打在兩位張生身上,張幗榮舉起話筒:“輕輕笑聲,在為我送溫暖,你為我注入快樂強電,輕輕說聲,漫長路快要走過……”

張國賓麵帶笑容,拿著話筒,站在原地,好似陶醉在歌聲當中……

張幗榮剛剛放下電話想要讓大老闆接唱,卻見他還是一副陶醉歌聲的樣子,無奈又舉起話筒唱著下一段:“擁著你,當初溫馨再湧現,心裡邊,童年稚氣夢未汙染。”

張國賓還是一幅滿臉享受,很是陶醉的樣子……

全場歌迷、嘉賓、全都在等張先生開口唱歌。

未想到,下一段張先生還是讓阿仔一個人唱。

歌迷們暗暗著急,百爪撓心。

張先生。

你唱,

你倒是唱啊!

終於。

張先生在唱至**時舉起話筒,低聲吟唱:“當年情,此刻是添上新鮮,一望你,眼裡溫馨已通電,心裡邊,從前夢一點未改變,今日我,與你又試肩並肩。”

這一段嗓音的絕美。

唱功絕佳!

好到極點!

就連朱寶藝都是麵色一愣,周閏發,劉德樺等人更是雙目大放異彩,情不自禁地就陶醉進歌聲當中,同台演唱的阿仔更是雙目含淚,情緒抵達定點,想要上前跟張先生擁抱。

這時,歌迷們有阿仔前段半曲作鋪墊,完全沉侵入歌聲當中,心裡期待下一段歌曲……

原來張先生不是在劃水,是在醞釀情緒,情緒醞釀完畢,應該下半曲都是張先生的吧?

喔!

一人唱半曲!

“一起來!”

張國賓卻在唱完一句歌詞之後,對著話筒大喊一聲,然後,毫不猶豫的往前兩步,把話筒朝向館場裡的觀眾。

居然還真有歌聲響起:“當年情,再度添上新鮮,歡呼躍起,像紅日發放金箭……”

張國賓收回話筒,眼神望向阿仔,阿仔低頭用手掌擦拭眼角淚花,幾滴感動的眼淚早已砸在地上,砸的稀爛。

他感受張生眼神很自然的就舉起話筒,接下去唱完整首歌,一曲《當年情》在紅館唱完,張國榮再度感謝張生一番,同張生擁抱,舞台上方燈光熄滅,曲終人散,觀眾們念念不捨,回味著歌聲漸漸從體育館散去。

不管怎麼說。

阿仔唱歌還是很好聽的。

台上,張國賓跟張幗榮擁抱分開,卻拍拍他肩膀,笑著說道:“你的演唱會,我也不好搶你風頭。”

“張生,你能登台我已經很感激了。”張幗榮誠懇的道謝,真心實意,周閏發、劉德樺、黎曉田,梅雁芳,朱寶藝幾人還冇離開現場,周閏發望見張國賓下台,笑著招呼道:“賓哥,唱的好棒!”

他豎起大拇指,眼神稱讚。

劉德樺乖巧的道:“阿公。”

“嗯。”

張國賓拍拍劉德樺的肩膀,站在他身邊望向周閏發:“阿發,我這首歌唱的怎麼樣?”

“整首歌都是超水平發揮啊!”周閏發臉不紅,心不跳,朗聲大笑,真是儘顯男兒本色。

張國賓麵上樂得開懷,嘴裡卻謙虛道:“一般吧,普普通通的正常發揮,單論就這首歌的水準上紅館還是冇問題的,看來就算不經商,樂壇也能有我一碗飯吃嘛!”

王經在旁吹捧道:“實話實話,張生,這首歌的水平,你評個‘歌王’冇什麼問題。”

“確實,我在台上也覺得很好聽。”張國賓點頭承認,但卻叫來“豬皮”專門吩咐道:“明天雜誌上隻寫阿仔唱的好聽,彆寫我登過台,記住,低調些,買過票的觀眾知道就好。”

什麼時候該高調,什麼時候該劃水,什麼時候該低調。

他心裡有數。

豬皮卻驚訝的大叫道:“不是吧?張生!”

“你唱這麼好聽也不讓報?”

張國賓隻是眼睛稍稍一瞥,豬皮便立即賤笑道:“我明白,張生!低調,低調。”

玩歸玩,鬨歸鬨,若不是今天心情好,他根本不可能登台唱歌,自冇必要讓八卦雜誌瞎吹,可歌迷們的記憶卻不會被抹去,不知何時歌迷圈裡忽然有人傳言,張先生唱功跟阿仔差不多,歌王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