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沛藍小說 > 都市 > 張國賓小說 > 340 過界

張國賓小說 340 過界

作者:萌俊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9 03:22:04

-

[]

大圈彪單腳踩在凳子上,抽著捲菸,大笑道:“張生,義海油尖旺,銅鑼灣馬欄的生意現在好紅火!"

“勝義,和全,合忠大大小小的社團雞飛狗跳,損失慘重,全都肥了義海啊!“

張國賓品著茶,含蓄的搖搖頭:“比平時多賺一點點吧。”

“小生意而已。“

大圈彪嘿嘿笑道:“義海馬王現在聲名鵲起,已經超過號碼幫的鹹濕東嘍。”

號碼幫龍頭武兆楠坐在茶桌旁,聞言毫不在意的揮揮手,語氣豪邁壯闊:“正如張先生所言,馬欄,

小生意罷了!”

“張先生是搞大事業的人,點會在意區區一點小生意?“

張國賓笑嗬嗬的拱拱手:“武哥!“

“大氣!“

大圈彪憨厚的笑道:“確實,張先生一直是做大事的人,北上蓋樓捐公路,南亞開礦做翡翠香江鹹濕大王的名頭是誰做,與武先生,張先生而言不值一提啦!”

大圈彪還以為張國賓叫他,武兆楠一起來飲茶,是要談談鹹濕大王換人的事情,可能害怕號碼幫有意見,令他作中間人講和,勿要傷和氣。

未想到,張國賓,武兆楠渾然冇把馬欄當一回事,其實,張國賓就是單純叫兩個人喝喝茶,順便點一下馬欄生意。

畢竟,警方是他安排的。

武兆楠,大圈彪完全是憑空占便宜,就算吃到最小的蛋糕,但還是吃了。

人情必須欠下。

實際上,馬王在開辟尖沙咀大廈,銅鑼灣馬房的生意後,旗下馬伕,小姐,客人的規模已經不輸鹹濕東。

可以與曾經香江最大的按摩業老闆分庭抗禮,但隨著本次事件之後,和義海的馬欄生意冠絕全港。

武兆楠微微頷首:“眼裡若隻有馬欄,賭檔,走粉,高利貸這點小生意。“

“將來怎麼跟上張先生的步伐?“

大圈彪飲著茶,大為認同,拍著桌麵:“對啊!“

“和記那些小字號都是一群撲街仔,冇眼光,張先生,你放心!將來有什麼要幫手的地方,一句話,

大圈幫鼎力相助!“

大圈彪毫無疑問是吃到甜頭。

張國賓輕笑的抱拳,謙讓道:“多謝彪哥,多謝彪哥!“

他毫不介意大圈幫,號碼幫在馬欄利益上分一杯羹,畢竟,三家幫會已經有其它合作基礎,正所謂肥水不流外人田,何況,和記馬欄失去的生意,不可能隻歸到一家,以小恩小惠換人情是大賺。

武兆楠放下茶杯,探出頭,表情流露凝重,悄聲問道:“張生,聽說中英談判快結束了?”

“武哥可真是關心國家大事。”張國賓輕笑道。

大圈彪馬上湊過頭,傾聽。

武兆楠一本正經的道:“國事就乃家事,家事就乃自己事,談判結果對你我華人都很重要啊。"

武兆楠的立場從踏出第一步後,便第二步,第三步的走上正道。

張國賓神神秘秘,笑道:“年底就會釋出《聯合聲明》,具體聲名條款嘛“

“張先生!“

武兆楠當即搶話:“能否先透一條給我?“

張國賓付之一笑:“唔好意思啊,武哥,我也不知,到時武哥就知了。”

武兆楠麵露失望之色,心底就同勾起饞蟲般,抓心撓肺,止不住的瘙癢,但卻知道聯合聲明的重要性,無法空口白牙的向張先生要情報,大圈彪亦是滿心好奇,越看張國賓越覺得:“張先生肯定知道具體條款,若能提前知曉一兩條…“

大圈幫比號碼幫還更畏懼變天的結果,畢竟,好多兄弟都是內地過海來港,若是內地強硬追究,大圈幫落不著好。

大圈彪暗道:“得想辦法換個情報出來。“

張國賓卻冇有輕易透出口風,跟大圈彪,武兆楠飲茶到晚上,驅車回到藝人公寓休息,路上,王經打開一個電話,夢工廠藝人晚上組織唱水,盛情邀請大老闆光臨,黎資,俐智,王菹賢,關家慧都會到場。

張國賓覺得夜晚閒來無事,冇有作過多考慮便答應,當晚在中環一間酒吧玩到兩點,散場,派車隊送黎資回到九龍屋企。

大半夜,女藝人單獨打車回屋不安全。

轎車在地庫停了四十幾分鐘,事後,黎資麵色潮紅,腳步虛浮,拎著一個手提包回到家中,脫掉鞋,

在口袋裡掏出一條純棉三條褲,急匆匆帶進浴室洗掉。

周天,和記大廈。

馬王叼著支雪茄,坐在辦公室裡,拳頭捶著桌子道:“丟!那群死差佬真的瘋了!“

“掃完中環掃九龍,昨夜把油尖旺跟銅鑼灣的場子都查了一遍。“馬王罵道:“端了和記大小的場子還不夠,還敢來端我和義海的場子!“

張國賓躺在辦公桌背後的椅子上,一身黑色西裝配皮鞋,昂頭望向天花板,右手夾著雪茄落在扶手旁,嘴裡吐出一道長長的白霧:“呼“

“既然警方來查和義海的場子,便代表下麵的人失控了。”

按照行動計劃,行動第一階段的目標為和記總盟,記無論是掃黃,掃賭,掃盜版,範圍都隻會侷限在和記總盟的場子,可昨日晚間,記開始掃和義海的場子,調動軍裝,騎警,便衣等大批人馬,帶走和義海兩百多個小姐,七名馬伕。

後麵,轄區軍裝打電話來提前通知,馬房暫時關門,歇業,按摩店,洗浴中心換套餐,轉為清水場子,險之又險,但公司還是損失不小。

馬王咒罵道:“撲街!“

“有些剛剛過檔的小姐,第一天上班又被差人帶走,有些新馬我鐘都還冇試過就被扣走,叼。“

“不提昨夜的損失,保釋費又要花掉一大筆。“

張國賓轉動半圈椅子,警眼看他:“最近為公司忙的雙腿發軟,臉色發虛,坐在空調房裡還流虛汗,

偶爾休息休息也好。”

馬王咬牙道:“賓哥,為公司辦事,我向來是拚命的!”

“我懂!”張國賓拂拂點頭,給予高度認可。

你不能指望現實世界一切都按照計劃執行,每個執行層的人出於搶功,私利,仇恨種種目的,都可以令決策出現偏移,暴力部門最常用的手段就是擴大打擊麵,掃黃掃過界都算小事,古代殺良冒功,奸銀擄掠屢屢出現。

隻要大局還是掌握當中,些許便宜是容忍範圍,想辦法將其擺平就行。

要是真讓記把和義海場子當總盟一樣掃,那樣和義海也會損失慘重,好處全都給其它字號捲走。

馬王陳述道:“賓哥,公司一夜兩夜的損失承擔得起,可要是連續來上一個月,半個月,兄弟們都要去喝西北風了。”

他麵露厲色,語氣凶惡:“我觀掃黃人馬是社團的叛徒阿泰帶隊,當年冇有趕儘殺絕,如今後患無窮,是否派個槍手出去清理門戶,警告,警告差人,踩過界,是要付出代價的!“

張國賓聞言挺起腰桿,坐直在辦公桌前,抖抖雪茄菸灰,思索道:“昨夜兩個大區,四個部門,三百多人的行動,絕非林泰一個高級督察可以搞定。”

“清理門戶是一回事,讓林泰一直在街頭招搖過市,確實有損義海集團的江湖形象,但是,現在去做掉一個警察,隻會自找麻煩,你通知下去,今夜各個場子照常營業,其餘的事情交給我來辦。”

馬王鬆出口氣,站起身道:“多謝坐館!”

賓哥答應出麵解決,比請一百個槍手都管用。

“嗯。"

“和義海是正經公司來著,要注意公司形象。”張國賓一語雙關。

馬王點點頭:“我明白,那晚上場子就正常營業了。“

他鞠了一躬,穿著西裝,乖巧的退出辦公室。

其實,他漸漸也變得不愛沾染江湖血腥,但涉及到自身利益,一樣會凶相畢露。

張國賓拿起一台大哥大,按下號碼撥出電話,靜待接通聲響起,出聲講道:“蔡si·,和義海昨夜的場子被掃了。“

“我早上才知道。”蔡錦平回答道:“你放心,我會開會教育底下的人!“

“光靠教育冇用的。”張國賓把雪茄塞進嘴裡,江湖上,個個要打疼纔會記住,他笑問道:“上邊的鬼佬玩不玩啊?“

“晚上請他們到銅鑼灣新開的場子按按腳怎樣?”

蔡錦平長歎口氣:“唉,去哪裡找不玩的鬼佬!“

“○水,今夜我請,行動繼續。”張國賓輕鬆的道。

“明白。”蔡錦平掛斷電話。

淺水灣。

一棟高層住宅樓。

和全坐館老紀拉開陽台窗戶,踩著皮鞋,踏上框架,蹲在窗戶前望向海景,回頭望客廳一眼,深吸口氣,眼神決絕的跳下窗戶。

一個人影在十七層落下,片刻後,墜地在樓底花圃間,一聲沉悶的撞地聲響起:“嘭!“

一具穿著唐裝的死屍攤在地麵,右腳本能的還在顫抖,一股股濃稠鮮血卻在身下流出。

和全坐館還不起銀行貸款,被收債逼跳樓的訊息,很快傳遍整個江湖。

記會議室。

蔡錦平身穿助理處長製服,坐在桌椅旁,靠著椅子旁聽劉建文彙報“貳戰行動”的第二次成果。-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