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沛藍小說 > 都市 > 張國賓小說 > 271 砸山門,插旗!

張國賓小說 271 砸山門,插旗!

作者:萌俊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9 03:22:04

-

[]

二十餘輛轎車駛向粉嶺三聖宮。ωwW八⑦7zωcòΜ

半小時前,廉記大樓,門口。

一輛麪包車停下,一個馬仔輕輕一推,一個滿身傷痕的壯漢便跌倒在地。

黃茄同冷冷瞥向他一眼。

霸王龍滿臉呆滯,神情恍惚的撞在廉記門前,扶著牆彎腰曲背:“嘔!”

“嘔!”一灘黃色爛肉混雜著胃液,落在路邊。

幾名廉記安保麵露不悅,走出大門,正要驅趕來者,那人卻坐在地上,麵無表情的說道:“我要舉報有人雇凶殺警!”

“唰!”幾名廉記安保眼神驟變。

“藍sir!”

“一週前在街邊槍擊林sir的凶手來到廉記自首,舉證新記話事人向言是幕後老闆。嚴秀清拿著一份檔案夾,快步來到辦公室,出聲朝首席調查主任藍輝喊道。

藍輝正在辦公室裡會見客人,聞言立即站起身,望向嚴秀清:“確定真凶無誤嗎!”

“罪犯攜帶著當天行凶的武器,且讓目擊者進行比對,百分百無誤。。”嚴秀清語氣篤定的道:“我也是當天的目擊證人。”

“立即聯絡記派人把向言拉回來了!"藍輝麵帶煞氣,語氣凶悍的喊道:“敢雇凶槍擊ICAC高級調查主任助理?新記話事人也一樣要拉!”

“否則ICAC的麵子!港府的麵子往哪兒擺?”

“是!”

“長官!“嚴秀清抬手敬禮,肅聲應命,轉身推開玻璃門,

回到辦公區立即開始聯絡記。

其實還調查到凶手都是和記的人,不過在有關調查員命案的事件當中,背後各種蛛絲馬跡已經不再重要,怎麼找出凶手,儘快實施報複,保全廉記麵子最重要!

何況,凶手大佬火龍早已宣稱要過檔新記,新記是最大可能的真凶!

“劉sir,ICAC打來電話,一週前槍擊調查員林常的幕後老闆是新記向言。“林泰收到訊息,推開門望向記新調來的警司。

0記。

警司辦公室。

劉健文一身黑色西裝,高檔皮鞋,端著一杯咖啡,正低頭輕吹著熱氣。

他舉起杯子飲下口咖啡,聽見背後傳來的回報聲,當即把杯底放回碟子,將杯碟擱置在辦公桌上,轉過頭朝向林泰說道:“馬上調集人手,去新記,抓向言!”

“向言正在黃大仙祠給火龍開山門授職,兄弟們早已在路邊盯著,那個槍擊林常的凶手已經被送到警署。”

“根據檔案之前就是火龍的人。”林泰語氣鄭重:“我在以前在和記也見過他!”

“好!"劉健文重重點下頭,心思縝密道:“讓夥計們去槍房領槍,多帶一套彈匣,小心新記狗急跳牆!”

“是!”

“劉sir!”

劉建文拿起一份檔案,翻看兩眼,帶著檔案離開辦公室。

警隊大樓,十二輛記警車拉響警笛,開著警燈,一路暢通無阻的衝向九龍。

接替黃誌明記警司職務的人,正是曾經的警校同學,去年才調到總署擔任重案組警司的劉建文。

九龍,黃大仙祠。

正殿。

向言,斧頭俊,林氏兄弟,杜連順,陳耀鑫,段龍。

新記五虎十傑,總管教頭。

一乾大底全數在列。

宮門兩邊沿著長廊站滿,數十名身穿黑西,戴著墨鏡,表情犀利的馬仔。

勝義,合忠,和新等幾個在中環區水的和記小字頭坐館全部前來觀禮。

向言戴著眼鏡,端坐主位,捧起茶杯,得意洋洋:“百裡伯,我給你們和記扛旗的太子賓發去請帖,未想到,太子賓不得閒,冇臉來,等會要麻煩你幫火龍戴雙花了。”

“操TM的!"向言一瞬間就覺得作為新記龍頭的麵子被人踩在地上,麵目頓時猙獰起來,捏著茶盞道:“哪個部門的癲子敢在這種時候攪事,不要命了!”

“記!”一個人影比聲音更早邁入正殿,緊接著,一大批警員衝入正殿,前來觀禮的各個字號龍頭全都麵色驟變,扭頭望向向言,眼裡全是質問:“這就是新記?”

他們一個小字號開山門都冇有警察敢來攪事,堂堂新記大開山門卻被警察捅入正殿,根本不是所謂的麵子問題,是新記被人打了!

新記收義海的馬過檔,當天就被人砸門,必是和義海的手筆!

殿內,幾個和記字號前來觀禮的小龍頭們對視一眼,心裡都難免有些發慌:“義海真的跟新記開戰了!”

江湖又要付出多少人命?

劉健文卻是直衝向言而去,舉起一份拘捕令,出聲說道:

“向言,記現在懷疑你涉嫌一起凶殺公職人員案,立即就要講你拘捕,這是官批準的拘捕令,有什麼異議去跟官說吧!”

“哐鐺!”向言推翻茶盞站起身,指向劉建明道:“你敢玩我?新記十萬人也是你玩得起的?”

“彆說你,就算是總警司跟我打電話都要提前預約!”

“抓人!”劉健文毫不畏懼對方權勢,嘴裡冷冷吐出兩個字,立即就有三名警員上前將向言仆倒,毫不客氣的扭住對方雙臂,戴上手銬,將其壓倒在地茶桌上,並且給向言戴上頭套。

林氏兄弟,新記五虎站在旁邊保持著剋製。

他們知道警方上門就一定有證據,如果對持有拘捕令的警察動手,對方可以直接以拘捕的名義開槍,新記十萬兄弟現場又有幾個?

這種事件不是能靠蠻力解決的人,現在搞的越大,將來越難收場。

劉健文上前拎起向言,靠在向言耳邊說道:“彆掙紮了,

向先生,你有再大的能耐,今天都必須跟我走一趟!”

“雇凶殺警留下證據,要怪就怪你自己技不如人,活該!”

他用力一推,向言不禁走出幾步,新記大底們起身跟警察一同出門。

銅鑼灣。

渣甸街。

“唰!唰!唰!”十幾輛無牌照的麪包車殺進街道,分彆停在不同的幾家酒樓,,馬欄門口。

兩百多名穿著T恤,背心,手持刀棍,身材健壯的兄弟們跳下車,在各自頭目的率領下衝進場所,見門就砸,見人就斬,轉瞬間新記一些看場的馬仔全部被斬倒,所有酒樓,夜總會,馬欄的招牌都被砸爛。

進場的兄弟們麵對顧客隻有一句話:“義海插旗!無關人等趴下!”

“新記仔死來!“大頭坤一聲怒赤,雙手握刀洞穿新記仔腹部,抬腳踩住對方胸膛,站在場內,望向還在交戰的人群吼道:“義海插旗!往後銅鑼灣渣甸街便是和義海的地盤!”

“唰,唰,唰。黃大仙祠門口,警方剛剛將向言押出正殿,三十名警察在兩百多名新記人馬的尾隨下抵達門口,二十輛大巴車卻百無禁忌的撞開警戒線,停在正殿前的路旁。

一千多名管湧區堂口的人馬迅速下車,轉瞬就將黃大仙祠門口堵住,三方勢力齊聚,嗇色園前人山人海。

作家的話萌俊昨天好朋友三十歲生日,喝的比較多,今天更新晚了點。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這一下,唐三對於時間、位置、距離的把握非常精確。

他很清楚,就算自己有著一身唐門絕學,也有著三階的玄天功修為。可是,狼妖天賦異稟,身體強大,正麵對敵的話,自己未必是對手。尤其是他年紀小,氣血不足,肯定無法久戰。如果不是那變身人類強殺了一頭狼妖,麵對兩頭三階狼妖他都未必會出手,自己的小命纔是最重要的。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但是,一旦他出手,就必然要命中才行。

狼妖此時正處於極度的憤怒之中,所以,直到唐三的手掌已經拍擊到了他的眼睛側麵時,他才驚覺。猛的一扭頭,狼口直奔唐三咬來。

唐三的另一隻手卻在這時一把抓住了他的衣服,藉助自己身形瘦小的方便,一拉狼毛,改變了自己的方向。幾乎是貼著三階狼妖胸口的位置一個翻轉就到了狼妖的另一側。

右手食指、中指併成劍指,玄玉手催動,令兩根手指閃爍著潔白的玉色,閃電般刺向正回過頭來的狼妖眼睛。818

“噗!”纖細的手指幾乎是瞬間傳入溫熱之中,論身體強度,唐三肯定是遠不如這三階狼妖的,但被他命中要害,同級能量的情況下,就再也冇有僥倖可言了。

玄天功在玄玉手的注入下,幾乎是旋轉著摜入那狼妖大腦之中。以至於狼妖的另一隻眼睛也在瞬間爆開,大腦已經被絞成了一團漿糊。咆哮聲就像是被卡住了脖子一般嘎然而止,強壯的身軀也隨之向地麵跌落。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唐三腳尖在他身上一蹬,一個翻身就落在了較遠的地方。

這一擊能有如此戰果,還是前世豐富的戰鬥經驗幫了他。孩童瘦小的身軀和黑夜是最好的掩護,再加上那三階狼妖正處於暴怒之中,感知減弱。

正麵對抗,唐三的玄玉手都未必能破開狼妖的厚皮。可是,眼睛卻是最脆弱的地方,被刺破眼睛,注入玄天功能量,那就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雙腳落地,另外一邊的三階狼妖也已經冇了動靜。唐三這才鬆了口氣。他冇有急於去檢視那人類,而是迅速趴在地上,將耳朵緊貼在地麵,傾聽周圍的動靜,看看還有冇有追兵追來。

以他現在的實力,正麵對抗三階狼妖都很難,技巧再好,幼小的身體也太孱弱了。一旦被狼妖命中一下,很可能就致命了。剛剛那看似簡單的攻擊,他其實已是全力以赴,將自身的精神意誌提升到了最高程度。

周圍並冇有其他動靜出現,顯然,追殺那能夠變身人類的,隻有兩名三階狼妖而已。這也讓唐三鬆了口氣,不然的話,他就隻能是選擇逃離了。

他這才走向那名人類,同時也保持著警惕。

當他來到那人近前的時候,頓時發現,那人身上之前生長出的毛髮已經消失了。令唐三的心跳不禁增加了幾分。

以他幼年的處境,和那變身人類又非親非故,之前最穩妥的辦法自然是不出手,等狼妖離開。可他還是選擇了出手。一個是因為這被追殺的是人類。還有另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剛剛的變身。

在唐三原本的鬥羅大陸世界之中,就有一種擁有獸武魂的魂師,能夠具備類似的能力。還可以通過修煉獸武魂而不斷成長,變得強大。

如果在這個世界上也有類似的能力,對於他來說,要是能夠學到,對自身實力提升自然是大有好處的,也更容易融入到這個世界之中啊!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章節。

為您提供大神萌俊的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最快更新

271砸山門,插旗!免費閱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