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沛藍小說 > 都市 > 張國賓小說 > 第八誓

張國賓小說 第八誓

作者:萌俊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9 03:22:04

-

[]

尖沙咀。

勝和記。

茶室內,天堂氣宇軒昂,不動如山,端坐在長桌中間,舉起茶盞:“呼。”

輕吹一口熱茶。

心腹“大山”麵色焦急的勸道:“坐館,快走吧!”

“先去國外避一避……”

“我是勝和的坐館,我不能走!”天堂身穿白色練功服,目不斜視,飲下口茶。

三輛警車駛入尖沙咀,嘉蘭圍,穩穩停在茶樓底下。

“啪。”

“啪!”

十幾名o記警員身穿西裝,推開車門,一齊落車,把證件掛進脖上,大步向茶樓內走去。

大山急著的跳腳:“天堂哥,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

天堂目光鎮定的瞥他一眼:“社團出了叛徒,定要鋤奸,你奉我的命令,把傑叔乾掉。”

“天堂哥!”

“乾掉傑叔,再往下挖,否則你我都得死。”

現在,早已不是勝和內亂的問題,而是底下的人不講規矩,若是不解決,幾人就算逃到國外都有風險。

勝和一亂再亂,這個字號註定衰敗,各方都要開始考慮性命,利益。

……

“趙先生,我是o記督察李勇力,有事情需要請你回警署配合調查。”一名成熟穩重,身材高大,一身黑色西裝的青年警官帶人闖進茶室,舉起手中的拘捕令,出聲說道:“法庭批準的拘捕令,如果你拘捕就彆怪子彈……”

“嗬嗬,李警官。”天堂適時地放下茶杯,站起身坦然講道:“我隻是一個奉公守法,合法納稅的好市民,怎麼會不配合警方辦事?”

“阿sir,要戴手銬嗎?”

天堂伸出雙手。

李勇力嘴角發出一記冷笑:“嗬!”

“這份台詞聽起來很耳熟,好像古惑仔現在都很喜歡扮斯文,不過有汙點證人指控你領導三合會組織,趙生,你領導的好像很不好啊?”

“拷上!”李勇力纔不會跟天堂仔客氣,大手一揮,一名警員掏出手銬,上前將天堂雙手鎖好。

大山在旁怒目而視。

十幾名勝和仔守在茶室門口,卻被天堂用冷靜旳表情製止,李勇力麵露得逞,冷聲說道:“帶走!”

天堂仔被警員往前一推,腳步挪了兩下,臨走前,放心不下社團,忽然靠在大山耳邊說道:“不到萬不得已,不要找張先生。”

大山穩穩點下頭。

“走啊!”

“你說乜!”

“撲街仔!”一名警員聽見天堂仔講話,卻未聽清天堂仔說乜野,麵露怒色,用手推著天堂仔腦袋,大力將天堂仔推走,李勇力猛的回頭掃過一道眼神,一群勝和仔跟警方產生些許騷亂,不過當十幾名警員都掀開便衣,露出腰間槍袋,勝和仔們還是目送著坐館被戴上頭套,捕下樓,塞進一輛車內。

並非是勝和仔不敢動幾名警員,而是勝和當下勢弱,坐館安危難測,冇有膽氣衝差佬。

黑大,白小。

黑弱,白強。

兵與賊,永遠對立!

“呸!”一個古惑仔在街口嚼著檳榔,望見警察囂張捕人的樣子,表情不爽的把吐到警察腳底。

李勇力剛剛準備上車,突然看見腳底飛來的檳榔,抬起頭走到古惑仔麵前。

“看乜看!”

“死差佬!”

李勇力二話不說掏出腰間警棍,猛的捅進馬仔胸口,四周勝和仔們無動於衷,一票古惑仔卻在巷口衝出,頓時將警車圍起。

那名古惑仔捂著肚子,彎下腰,咧嘴說道:“撲街!”

“敢在油尖旺動我。”

“你知道我大佬是誰嗎?說出來怕嚇死你!”

李勇力麵對四周古惑仔渾然不懼,隻是冷冷問道:“誰啊?”

“義海狂龍啊!”

小弟咆哮:“整個九龍都是義海的九龍,你敢在油尖旺動我,丟,我要你走不出尖沙咀!”

……

“張生,不是玩這麼大吧?”

“我捕勝和的人,你們義海要掀我車,我冇收到江湖風聲,話勝和併入義海了啊?”

黃誌明在電話裡講道。

張國賓坐在辦公室,聽著裡麵的質問,滿臉懵圈,出聲笑道:“黃sir,你講笑吧?”

“我們義海的人都是正經員工。”

“那麻煩你跟下麵的人說一聲,否則我下屬要把事情搞大了,不然我怕他們走不出九龍。”黃誌明說道。

“我知道了。”張國賓出聲答應,啪嗒,掛斷電話,揮手讓人把阿笑叫來,問道:“尖沙咀的人怎麼會跟警方發生衝突?”

阿笑進入辦公室裡,望著阿公的樣子,隻覺得不怒自威,謹慎小心的答道:“差佬去尖沙咀捕天堂仔,我派幾個人去盯著,冇想到,有個撲街仔看警察太囂張,往警察腳底吐檳榔。”

“這個檳榔仔,搞鬼啊!”張國賓麵露不爽,出聲道:“隨地亂吐檳榔,按照衛生條例,罰款二十。”

“讓檳榔仔給警察交罰款,再把街麵上的人散掉。”

“是。”

“賓哥。”阿笑立即點頭。

尖沙咀,街道,一個馬仔接完電話,掏出兩張港紙,甩手丟到警察麵前:“二十塊送你出殯,滾啊!”

李勇力用手抓住一張紙幣,麵色陰沉,帶著夥計們驅車離開。

他坐在警車內。

“嗙!”

重重用拳砸向方向盤:“遲早把他們抓起來全部打靶!”

這話似曾相識。

……

o記,審訊室。

黃誌明身穿西裝,坐在鐵桌前,打開一盞檯燈,順手扭過燈筒,將強烈的白光打響天堂眼睛:“趙樹堂,你冇有冇路走了。”

“證人,證據。”

“全都可以咬死你!”

“交出勝和的賬目,海底,我爭取給你減刑,還能幫你報仇。”

天堂不自覺的眯了一下眼睛,又睜開眼睛望向他:“黃sir,汙告判多少年?”

“還在嘴硬?”

黃誌明嘴角勾起笑容:“你就算魚死網破也脫不了身,彆以為勝和現在還罩得住你!”

“勝和一亂,你的金身就破了,蒐羅一堆凶殺,謀殺,賣粉的證據。”

“你可以考慮在赤柱養老。”

天堂閉上眼睛,出聲道:“那也比被人斬死好。”

“你幫我把勝和抄了,保證冇人可以動你,到時候勝和字號都冇了。”

“邊個還記得你這個坐館?”黃誌明拿起桌麵上的水杯,一口喝淨,站起身說道:“讓趙先生好好想想,慢慢想,想明,想白。”

“審訊室想不明,就等著去荔枝角想,我們先去食個宵夜,準備資料向**官起訴。”

這回o記證據齊全,天堂跑不掉了!

第二天。

晚上。

中環,遮打道,麗景大廈。

安全屋。

這是一棟對外出租的豪華公寓,租戶多為中環高級白領,企業老闆等。

安保嚴密,環境清淨。

一名穿著西裝,戴著耳麥,提著兩袋外賣的刑事部警員來到門口,抬手輕敲一間公寓房門。

1983年警隊已有專職保護證人小組,俗稱保護證人組,但是卻未受過專業性保護證人訓練,直到1995年專門的保護證人組wpu纔會正式成立,負責執行《保護證人計劃》條例,80年代保護證人工作都做的比較粗糙。

在警員打開房門的那一刻,大山便帶著數名槍手衝出樓梯口,對著警員背影大肆開槍。

“砰砰砰!”

這名警員後背連中數槍,連人帶著盒飯砸到,摔倒在門口。

屋內的數名警員拔出武器,迅速在門口還擊,喪心病狂的槍手為了消滅證據,令坐館獲釋,直接掏出一顆甜瓜,甩手丟進屋內:“轟!”

這間公寓猛的巨震。

槍手在付出數人傷亡的代價後,成功突破安全屋,傑叔站在臥室內一間床上,打開窗戶,望著十六層的高空,麵色驚懼:“媽的!”

“這是屁的安全屋!”

“跟警察合作果然是找死!”

“嘭!”大山一腳踹開房門,舉槍望見窗頭的叔父,冷聲笑道:“傑叔,一把年紀,何必這麼想不開?”

“大山,天堂叫你來的?”

“不用坐館叫,每個勝和兄弟都有責任鏟了你!”大山舉槍頂住傑叔腦袋。

兩個古惑仔上前架起他手臂,大山質問道:“誰在背後叫你做的?”

“說出來,讓你死的乾脆點。”

五分鐘後,一個活人被從十六層高空拋下,大山坐在屋內,聽見樓下的落地聲,方放下手槍,帶人離開,麵色陰狠的說道:“勝和敗了,卻冇亡!”

“你們老骨頭們忘了,卻還有人記著三十六誓!”

“第八誓,謀害香主,行刺兄弟者,死在萬刀之下。”

大山帶人剛剛走出大廈不久,警員支援被抵達,雙方再度展開激戰,大山當場身死,一乾兄弟無一苟活,大山卻在臨死前,發出一條簡訊給家中細妹,現在社團裡的人冇有一個能信!

……

“賓哥,有個小妞找到社團,說是勝和大山的妹妹,有重要口信帶給你。”

大波豪龍行虎步,進入辦公室裡,語氣直爽的說道。

“叫她進來。”

張國賓講道。

當張國賓靠在沙發上,用鼻子嗅著一根雪茄時,一個屋村妹進入辦公室,眼睛紅腫,滿臉佈滿淚痕,哭泣道:“大佬,背後指控坐館的人是白頭翁。”

“你說是白頭翁在背後攛掇其他叔父報警指控天堂?”張國賓麵露思索,打開抽屜,取出一小疊港幣,丟在桌麵:“你好好去給大山給下葬吧。”

”辦的風光點,他是個好兄弟。”張國賓說道。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