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沛藍小說 > 都市 > 張國賓小說 > 237 不要侮辱一個父親

張國賓小說 237 不要侮辱一個父親

作者:萌俊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9 03:22:04

-

[]

“元寶,江湖上的事,講究一個有始有終,要收手就要收的乾淨。”張國賓撫摸著桌上的黑貓。

“喵。”

教父甩動著尾巴。

“知道了。”

“坐館。”

元寶掏掏耳朵,麵露不耐。

“過幾天,我晚上抽個時間去大廈,見見那些人,唉,算了,那太過矯情,多買點好吃好喝的送進去就得。”張國賓坐在椅子上,歎出口氣。

他就算去大廈裡能對那些貨講什麼呢?

唔好意思,本來我馬仔要刨你腰子,挖你心臟,現在生意不好做,打算釋放各位?

那些人不嚇瘋纔怪!

在把他們從出香江之前,必須嚴加看管,否則必會惹來禍端,比如差人。

“你不要把我的話當耳旁風,這些生仔冇屎窟的生意,我之前從來不做,為乜呀?因為我知道多行不義必自斃,賺錢還是要有底線,否則死後下地獄……”張國賓觀元寶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依舊伸手撫摸著貓背,徐徐說道:“當然,兄弟們為了混口飯吃可以理解,我先前一直冇提就是關心兄弟,不過你現在要兄弟們一起撈正行,就當積福,好好招待他們吧。”

“知道了,賓哥。”元寶沉著臉,出聲答應道。

他也知做器官走私的生意很缺德,可是人連飯都吃不起,還談什麼道德?

社團以前多黑的事情都做,彆說器官,冰、粉、放貸不缺德嗎?黑柴收數可是收的開開心心。

他作為社團裡麵乾臟活的大底,地位低,風險高,唯一好處就是賺的夠多,現在冇得賺,誰還想昧著良心?

坐館說話是為他好,元寶就算不開心也憋在心裡,轉頭就按坐館旳吩咐前去做事。

……

“寶拉。”

“你說我們有機會逃出去嗎?”

新界。

柴灣,一座空置的工業大廈內,十二名年輕人聚在一個大廳中,大廳裡擺放著幾張沙發,木桌。

二十多個穿著T恤,花色襯衫的馬仔分散守在門外幾個房間,馬仔們收到要中止生意的訊息,全部坐著打牌,吹水,看電視。

手槍,砍刀隨意擺放。

十二名年輕裡有八男四女,長相全是東南亞人中麵孔,口中說著泰語,悄悄的低聲交流。

“一定會有。”寶拉穿著白色圓領長T恤,較好的五官很是靚麗,晤鐘意東亞人種的男人,一眼都可看出她的不同,明亮的雙眸,柔和的麵部線條,偏白色的皮膚似有混血,氣質可愛,眉宇間神態端莊,有大家閨秀之風,一些馬仔早已打他注意很久,頻頻藉著送水送飯的機會搞騷擾。

寶拉卻不會低聲下氣,更冇有給男人做狗,舔腳的習慣,還敢跟義海走私仔耍性子,若不是大佬已經正式中止生意,坐館發話把這些人送回泰國,走私仔們早就把她訓的服服帖帖,玩爽了再送去醫院取貨。

“對!”

“一定會有!”

幾個男人坐在寶拉身邊,攥緊拳頭,堅定給自己加油打氣。

他們都以明白自己身處異國他鄉,卻不知身在何處,更不知會麵臨什麼命運,於是選擇在最困難的困境,保持著最樂觀的態度,渾然不知命運有殘酷,又有多驚喜。

“嘖!”

廳外,一個臉上掛著刀疤,手邊擺著黑星的古惑仔臉上貼著紙條,手中拿著撲克,甩手將兩張牌打下,抬眼望見裡麵房間的場景,嘴角發出一聲冷笑:“要不是你們命好,還有機會坐在裡麵?早就拉出醫院火化啦。”

“常哥。”

“彆理他們,繼續打牌。”

……

“這裡禁止入內。”

遙遠的泰國,一個身材魁梧,肌肉壯碩的保鏢守在後廳門口,抬出一隻手臂攔住男人。

男人在昏暗的燈光下,摘掉鬥笠,昂首望向他:“我找你們老闆,拿猜。”

“你是誰?”

壯漢低下頭,胸前肥碩的肌肉,差點蓋過男人的麵孔,男人說道:“我隻是一名父親。”

“嗬,每天都有父親來我們舞廳裡找女兒,也有孩子來我們這裡找媽媽,如果全部都放你們進去場子還要不要做生意?”

“就算是來找女兒也得五千泰銖一次,一次一個小時。”

男人眼神平靜時,不喜不怒。

“你在侮辱一個父親。”

他說道。

“啪!”

“啪!”後廳內,接連不斷的皮鞭聲響起,一記記慘痛的鳴聲迴盪,搖曳燭火中隱隱可以看見一個個懸在囚室中間,手腳被銬,滿身鞭痕的身體扭動。

地下歌舞廳內采用了大量木料作梁,後廳一間間囚室更是除了水泥牆外,全部都采用木料分隔,木頭見的空隙僅能審過手臂,客人卻能互相觀看,聊天,一起玩樂,討論心得。

男人放下鬥笠後,一記肘擊猛的甩向壯漢,直接將壯漢下顎打掉,抽出鬥笠夾著的一柄彎刀將壯漢肚子劃破,眼神爆發出暴戾的凶悍:“我隻是想找回我的女兒!!!”

……

“說!你把寶拉送到哪裡了?”五分鐘後,一間囚室內,頌拉將彎刀遞住一個老頭脖頸,老頭渾身**,旁邊吊著一個年輕健壯的男人,眾多打手正在湧向囚室,同時,警察進入地下舞廳內,舞廳內變得一陣混亂,拿猜睜著眼睛,望向滿臉怒火的男人,張張嘴道:“香江。”

“你把她到香江做什麼???”頌拉嘶聲大吼。

拿猜顫顫巍巍的開口:“旅遊。”

“你騙我!!!”

“你冇有孩子嗎!你為什麼要騙一個父親,要剝奪一個父親的孩子!”頌拉神色幾乎癲狂,拿猜麵色驚慌的講道:“我可以幫你把那個女孩要回來,不過你惹不起他們的……”

“他們是誰?”

“和…和……”拿猜猛地扭頭,拿起室內的一盞燭火砸向他。

男人彎刀一轉,直接其脖子隔斷,大股大股的鮮血灑下,低落地麵的燭火燃氣熊熊烈焰。

……

“你們運氣好,來香江一趟好吃好喝供著,一點冇有傷著。”

“這些衣服是賣給你們的,換上新衣,送你們回家。”二十餘天後,元寶手中提著幾件衣服,帶著一行兄弟進入大廈,隨手將衣服丟到沙發上,嘴裡叼著一支香菸,坐在椅子上說道:“今晚的船送走,就當來旅遊一回。”

他摘下嘴裡的香菸,彈彈菸灰。

“你翻譯一下。”他朝旁邊一名新入門的馬仔說道,馬仔當即用初中英文翻譯一遍,大致說出要送他們回泰國,寶拉作為這批貨裡唯一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又把英文翻譯成泰語,其餘年輕人麵色中露出驚喜。

雖然眾人心裡都仍舊有著防備,但是有希望總比冇希望來的好,元寶上下打量寶拉一眼,其中往常這種“靚貨”他是要先過一手的,不過大佬既然特彆交待,那就特事特辦,放她一炮。

夜晚。

屯門。

十二名泰國來的男女坐上兩艘偷渡船,緩緩駛出碼頭,朝著來時的路回去,天上星星一明一暗。

這兩艘船離去不久,一艘剛剛抵達的偷渡船抵達,一個男人戴著鬥笠,底下腦袋,付了船費之後,露出一張被燒燬半邊的臉頰。

他乘車離開碼頭之後,抵達旺角一間魚龍混雜的出租大廈,在大廈裡尋到一個泰國人,坐在泰國人狹窄的單人床鋪上,付出五百泰銖作為報酬,沉穩的問道:“香江有什麼軍隊或者將軍是和字開頭的。”

“和字開頭?”在香江混跡依舊的泰國移民站在窗台前,表情驚訝的回頭看他:“香江冇有軍隊,也冇有將軍,這裡表麵上的是英國人說的算,私底下嘛……”

“好多富豪跟社團,和字開頭的社團有許多家,其中最大的就屬和義海,好幾萬人,你找他們做什麼?”

頌拉冷漠的道:“我隻是要找我的女兒。”

……

義海大廈。

總裁辦公室。

“張先生,太子街堂口有個叫‘人妖’的四九仔遞來訊息,說是有個泰國來的偷渡客要找和義海。”

打靶仔戴著帽子,身穿西裝,得到大佬同意之後,敲開門出聲彙報。

張國賓表情有點訝異:“我們社團還收人妖的嘛,邊個大底收的。”

“元寶哥手下的馬仔,隻是個泰國佬,男人來著。”

那就是兄弟們叫的外號,想必是元寶做泰國線時收的馬仔。

“找和義海什麼事?”

張國賓問道。

一般這種底層訊息肯定是向過一遍堂區大底的手,比較重要纔會傳遞到他耳朵裡。

“他在找一個女孩,是上次送回泰國那批貨當中的一人,據說是他女兒來著。”

打靶仔話語平靜。

“原來是有人找上門了。”

張國賓輕笑一聲。

打靶仔詢問道:“現在十幾個人分批盯著他,元寶哥想一槍把他做掉,正等你的電話呢。”

“我們又冇傷他女兒,為什麼要怕他?”張國賓反問一句,不過做事情要有始有終,應該處理一下,當即便說道:“讓元寶給他安排一個地方住,等我抽出時間去見他。”

“是,賓哥。”

旺角。

太子街,一條小巷內,頌拉盯上一個和義海的賭檔頭目,尾隨頭目進入小巷後,頭目忽然笑著回頭,小巷兩邊的門扉被打開,一個接一個拎著鐵棍,棒球棍的打仔進入小巷,數十人輕輕鬆鬆將“拳王”給圍了起來,嘴角都挑起桀驁不馴之色。

頌拉則將灰色衛衣兜帽拉下,露出一張燒燬半邊的恐怖容顏:“謔!”

一記鞭腿猛的掃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