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沛藍小說 > 都市 > 張國賓小說 > 232 旺角大廈

張國賓小說 232 旺角大廈

作者:萌俊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9 03:22:04

-

[]

張國賓出道以來,還冇人敢拿頭來威脅他。

邱德更看起來斯斯文文,未想到,商業手段如此下作,不就是要收你的亞視嗎?

跟我拿錢玩血拚?

“打得好!”李成豪用手重重一拍方向盤,當場開口叫好。

張國賓臉上還掛著冷笑,直勾勾的盯著邱德更,邱德更恍然間卻回過神,明悟張國賓的意思,用手揉著臉頰,撿起地上的眼鏡戴好,堅持著解釋道:“唔是啊,張生,我是說舉牌子一個人多少錢。”

“這樣啊……”張國賓同樣恍然大悟,伸出手揉揉邱德更的老臉:“唔好意思,邱生,誤會了。”

邱德更昏花的雙眼卻在戴好眼鏡後,視線變得清明,望著眼前皮笑肉不笑的張國賓,心中暗恨。

這就是江湖社團!

長的年輕文質彬彬,很靚仔,做事如此狠毒!

不是個好東西!

“我們義海集團員工為公司做事,那是不收費的,當然,如果邱主席需要點些人頭舉牌遊街什麼的啦,可以單獨派員工揾我的下屬談,估計好多理事願意接。”

在香江聚眾遊行,舉牌示威,確實是一條財路。

不過,生意比較分散,單子較小,很多都被街道頭目給消化,能夠送到社團手上的大單幾年都冇一個,算是各堂口按片劃分旳零花錢,大老闆一般不打這種小生意的注意,實際上卻也在社團收入當中。

現在房地產正是洗牌階段,相關單子更少,地產上升階段,因地價上漲,為了搶地耍陰招,相關單子會較多。

財路都是為資本服務,資本得利,利益纔會下沉至底層,資本冇油水,炒房破產,揹著貸款的苦哈哈們哪有錢請人。

在資本主義社團,絕對要做大,最大的那一個!

邱德更卻瞬間回過味來,睜大眼睛,臉色陰沉如水。

“張先生,遠東集團被舉報的事情,是你做的?”

“對,你犯法,我就要舉報。”張國賓中氣十足的承認道:“這是作為每一個香江市民的責任!”

“你在遠東銀行存了多少錢?”

“還是我哪裡得罪你了?”邱德更反問道。

“唔好意思啊,我個人冇在遠東銀行存在,兄弟們存多少也不知道,搞你不是為了錢啦。”張國賓甩甩手,覺得指間空蕩蕩的,乾脆掏出一支雪茄,隨意地點燃道:“把亞視股票賣給我,我給你一個覺得很適合的價格。”

“先前跟我在場外搶貨的人是你?”邱德更語氣一衝,麵露火氣:“你為了跟我搶亞視,你害我。”

“去你媽的,誰害你了!”大波豪在前方罵道。

“我們是正經公司,說話注意點!”

“對啊,邱主席,我們義海集團是正經公司,經過商業註冊的,另外,不是我跟你搶貨,是整個義海集團跟你搶貨,現在我們打算先折價收購你百分之五十的股權,一句話,一億港紙!”

張國賓揚揚手中的雪茄,口中慢悠悠吐出煙霧,豎起一根手指講道。

邱德更不忿道:“你去搶好了!”

“我去年注資一億港幣,今年算上貨幣貶值率還是一億港幣?”

“年初我纔在亞視耗費一千萬引進一批器材,其中就有全港最先進的第一台2合一betacam攝錄機,這台攝錄機就值幾十萬港紙,怎麼在你眼裡全都不入賬的嗎?”

事到如今,邱德更也知道必須拋售股份才能救得回遠東銀行,第一個要拋售的就是亞視這種控股企業,隨後則是酒店,旅遊,地產等集糰子公司,還不夠的話就必須拋售遠東銀行股份。

擠兌潮的出現向來是銀行業最大危機,銀行業本質上就是一種信用服務,當銀行信用崩塌之後,距離銀行倒閉就不遠了。

彆說他做假賬確有其事,就算是社團給他波臟水,現在對他而言都是大麻煩纏身,商場上被人逼到絕境,談判空間極小。

“這樣說。”

“你是願意賣嘍?”

張國賓表情平靜,斜眼看他,語氣玩味……

他早就料定邱德更必須要拋售亞視股份,區別隻是拋售給誰,賣多少價,邱德更老骨頭倒是會賣貨,當即開口道:“一億五千萬港幣,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全部轉手過戶。”

“先彆談錢,我再告訴你一件事。”

“廉記掌控著你的銀行底賬,相信對你的調查,不超過一個月就會結束,正式向法院起訴。”

“那些底賬就是我親手送給廉記的,如果你覺得一億五千萬合適,那我隻能繼續為法治社會做點貢獻。”

“呼…”他叼著雪茄,降下窗戶:“你隻剩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越到後麵越賣不出價。”

他把雪茄伸出窗外,彈彈菸灰。

邱德更感受到危險,麵露沉思,局麵被人逼到角落,現在恰逢地產行業不景氣,香江最大頭的幾個闊佬怕是都冇錢接手亞視,如果拋售給外國財團,殺價隻會殺的更狠,在香江跟鬼佬做生意的都知道,鬼佬嘴上信著耶穌,背地卻乾著吸血鬼的事。

“一億三千萬,我認虧。”邱德更咬牙說道。

“一億兩千萬,走海外銀行賬戶,我在香江戶頭冇這麼多錢。”張國賓說的很隨意。

“好!”

邱德更點頭答應。

“早這樣不就冇事了,跟我義海集團搶貨,我看你是找抽!”大波豪坐在前方笑道。

“貴兄弟在集團任何職?”邱德更耳朵很疼,不僅轉眼問道。

“副總裁。”大波豪自豪的挺挺胸膛,張國賓瞪他一眼,他才扭捏的道:“當然,隻管油麻地。”

邱德更無奈,垂頭歎氣:“我算是見到張先生做生意的手段,真是令人歎爲觀止。”

“有冇有看過我拍的電影?”張國賓道。

“自然是有。”邱德更說道。

“以後多看看,希望你能多學到一點東西。”張國賓哂笑笑道:“邱主席,您賺的錢已經夠多了。”

“年紀大了,不要老想著把一切都吃乾淨,給年輕人留點機會,年輕人不爽,老骨頭也彆想爽。”

“而我正好年輕。”張國賓露出一個微笑,如融化初雪那抹陽光,邱德更再一次被其言辭所驚訝,張大嘴巴。

半晌後,他有氣無力的歎道:“張生,我先回家了。”

“請。”張國賓冇有再多過贅述,輕輕抬手,端正笑容,邱德更便拉開車門,帶著兩名律師回去。

下午。

旺角。

義海集團。

先前旺角老舊的街市大廈已經被和義海整棟包下,大廈外表翻新刷漆,窗戶街燈裝新,樓頂掛上義海集團的招牌。

這項工程由內部承包,花費十餘萬改造,價格低廉,名氣卻很大。

隻因,這是香江首棟掛上字號牌子的大樓,就算是老舊辦公樓。

號碼幫,大圈幫隻能乾瞪眼羨慕,新記都冇大樓掛牌。

一行車入剛駛入旺角,大樓樓底的泊車小弟便迅速起身,安排出沿街一條停車位,幫大佬把車泊好。

義海中港,國賓建築,cb球鞋,服裝公司,各堂口財務公司,正行公司,全部都已將辦公室安排緊義海大廈,在不同樓層,不同房間辦公。

夢工廠,國賓酒業,外貿公司,社團特聘的律師所,會計師所,皆有設立總部辦公室。

另外各堂口大底的私人辦公室,大大小小五十幾間辦公室,大廈來來往往全是義海人。

街頭巷尾更佈滿兄弟,眼線。

大廈底下的店鋪倒冇什麼改動,改賣什麼賣什麼,該掛燈牌掛燈牌,除去樓上的馬欄,公司,租戶被遷移之後,大廈冇有大改動。

行走在旺角街道的警察們,望向樓梯翻新過,街市卻依舊熱鬨,掛著義海招牌的大廈,不禁有種身處後現代風,博賽朋克世界的奇妙感覺。

“阿公!”

“阿公!”

泊車小弟鞠躬行禮。

張國賓落車後頷首點頭。

“好好乾活。”

他照例勉勵小弟一句,邁步走進大廈樓梯間,樓梯間的鐵門開著,旁邊兩個守門馬仔立即起身:“阿公。”

“阿公。”

每一層梯口都有社團打仔,偶爾還能撞見社團大底,但是更多來來往往的卻是各公司員工,尤以普通員工占據多數。

ceo辦公室在七層大廈的第三層,同時十一位集團理事的辦公室,也依此毗鄰在同一樓層,當然,大底們更多時候在堂口,光明相館在一個時代被賦予特殊的意義後,又再度迴歸到原本最初的意義。

“賓哥,我的新辦公室還不錯,但是我建議在中環搞棟幾十層的玻璃大廈,每天坐電梯上樓看風景,傲視香江,幾威風。”大波豪抖抖手上的鑽表,爬樓梯時說道。

張國賓卻很無所謂:“有多少錢,乾多少事,現在義海社財力有限,幾多兄弟還在屋村住老宅,在旺角租公寓?”

“有錢搞幾十層大廈,不如先內部集資先蓋一片員工宿舍,一人一個物業證,兄弟纔開心。”

目前,和義海大興土木去中環購進集團大廈是蠢驢行為,就算地價跌的再低,將來會漲的再高,那也是私利,跟秦始皇造阿房宮,老太婆蓋圓明園無區彆,不把利益下沉給底下的兄弟,兄弟們會寒心。

大波豪聽完卻覺得腦袋發暈,胸口發疼,攤開雙手,連忙道:“彆話大道理啦,賓哥,我錯了,我真的錯了……”

“也不算錯,幾年公司資金寬裕,真的可以進中環抄底大廈,社團確實要排麵。”張國賓也不否認,這兩件都是他要做的事情,並不衝突。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