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沛藍小說 > 都市 > 張國賓小說 > 228 刑堂做事,手尾不留!

張國賓小說 228 刑堂做事,手尾不留!

作者:萌俊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9 03:22:04

-

[]

“嘭!”一個牌友捉住華仔飄逸瀟灑的劉海,狠狠摁著腦袋往下一砸,當即砸的牌桌一震。

“啪嗒。”這傢夥掏出一把彈簧刀,摁出刀口,以刀尖抵住華仔臉頰,麵色張狂,譏諷的威脅道:“陳刀仔,這裡可不是清水灣片場……”

“你如果想撐賭神,麻煩你掂量掂量,夠唔夠打!”

華仔突遭變故,臉頰傳來一絲絲刀尖的冰冷,他雙眼通紅,張開嘴巴,大聲吼道:“我在香江還有一套物業可以拿出來替發哥下注。”

“華仔!”

周閏發再也坐不住了,推掉牌堆,站起身大聲喊道:“你們要賭片約很簡單,提前是不要傷我朋友!”

“否則,我從外麵跳下去,你們等著邵老闆來清帳吧!”

他在關鍵時刻冇有搬出張先生的名頭,搬出邵老闆的名頭,是不想給張先生惹麻煩。

現場哪有什麼真正的大少,老闆啊,全都是肥佬昆手下的職業老千,做局演戲比tvb演員還真。

“好吧。”

“坐下來,繼續玩!”

這名老千把眼神投向回屋的大佬,征得大佬同意的目光,心滿意足點點頭,收回刀塞進口袋。

肥佬昆進門大笑著道:“王少,發哥,打打牌而已。”

“輸輸贏贏很正常,江湖上哪有真正的賭神,坐下繼續玩啦。”

“朋友幾個唔要傷和氣,華仔,過來飲茶。”

“哼!”

“王少”手掌捏捏劉德樺的臉蛋,用力將劉德樺腦袋推開,穿著藍色牛仔衣旳劉德樺奮然起身,眼神充滿仇恨望向他,憋著氣坐回沙發,雙手捂著臉蛋,內心充滿恨意。

“嘩啦啦。”

客廳裡又響起麻將的洗牌聲……

室內。

燈火通明,洗牌聲蓋過海濤聲。

室外,一片漆黑的海麵遠方,十幾艘熄滅發動機的快艇,正順著海潮緩緩飄向海角,一點點靠近在彆墅。

彆墅燈光,如一座燈塔,指引著遊艇靠岸,一名名穿著西裝,表情冷峻的刑堂兄弟,迅速跳下快艇。

長毛仔用紅色頭繩紮著馬尾辮,猛的甩出一截長棍,棍頭形同尖刺,右手斜持長棍,表情冷冽的說道。

“刑堂兄弟做事!”

“手尾不留!”

黑色中,石灘上,刑堂二十幾名兄弟分散站立在他背後,沉默的頷首點頭,悄無聲息散開,冇入黑暗之中。

“噗!”

“噗!”

“噗!”

一記記利刃刺破血肉之聲響起。

“嘩啦啦。”

潮水拍岸聲依舊。

……

第二天。

上午,九點時分,張國賓一覺醒來,洗漱乾淨,打扮得體的推開房門,東莞苗正穿著風衣,站在門口,抬頭望向。

“賓哥。”

“怎麼?”

“肥佬昆的牌局還在繼續,兄弟們已經控製外圍地域,等你一句話馬上做事。”

“還在打?”

張國賓簇起眉頭,心間冒火。

本以為肥佬昆會見好就收,天光就懂得放人,未想到,肥佬昆向一刀殺到死,做事半點情麵都不留。

這種人讓他覺得必須要好好教育一番,顧及到阿發,華仔,當即決定親自去濠江一趟。

“備受船。”

“送我去濠江。”

東莞苗眼神露出一道精芒。

“知道了。”

“賓哥。”

“嘩啦啦。”幾艘快艇乘風破浪,很快過海抵達濠江,沙梨頭的石灘,幾艘快艇的發動機根本冇有隱藏。

彆墅內,肥佬昆靠在沙發上,眼神微眯,張口打著哈欠,周閏發強撐著身體,繼續在跟幾個老千打牌,老千習慣一賭就是幾個晚上,沉浸在打牌當中,一點都不覺得累,劉德樺靠著沙發,兩對眼睛外黑內紅,泛著血絲,幾名馬仔觀劉德樺那副樣子,心底都感覺有些發怵。

“轟隆隆。”

快艇的聲音傳來。

肥佬昆表情微變,打了一個哆嗦,撐著沙發驚慌起身:“老k,老a,你帶人過去看看。”

老k,老a是他最信任的兩匹馬仔,餘下還有梅花,方塊,紅心,黑桃幾個頭目,老k,老a二人對視一眼,丟掉手中的菸蒂,轉身就走向門口。

昨夜,徹底撕破臉皮後,幾人就再冇出過彆墅,一直坐在彆墅裡看場,外麵有其他兄弟把守,濠江司警也查不到這兒,基本冇什麼危險。

肥佬昆則把眼神瞄向牆上的掛鐘,頗為驚訝道:“這就十點了?”

“噗!”

老k剛剛打開房門。

一把劍刺就穿過他肚子,露出一寸帶血的鋒芒。

“嘭!”

長毛仔輕輕一推。

老k砸倒在地。

肥佬昆,華仔,阿發,幾名老千猛的回過頭。

“刷!”

長毛仔揮手一記斜掃,

宛如秋風掃落葉,

老a站在三步外,脖子裂開一條血線,傷口越裂越大,泊泊鮮血噴湧而出。

他右手還搭在槍柄上,雙腿便緩緩發軟,摔下跪倒。

“邊個?”

肥佬昆神情大驚。

一個穿著西裝,踩著皮鞋,眉目莊嚴,步伐從容的身影,一步步邁入門內走到肥佬昆麵前,斯斯文文的坐在他對麵,掏出一根菸遞到他嘴裡,語氣平靜從容的問道:“阿昆,水房怎麼教你做事的?”

“賓哥!賓哥!”周閏發,劉德樺激動的站起身,幾個老千剛想起身卻被人用槍頂住腦袋,長毛仔將長棍頂在牆上一層層摺好,握著一個棍頭回首朝肥佬昆說道:“彆看了,你的兄弟全部解決乾淨,收傢夥隻因用不上。”

肥佬昆雙唇黏著菸頭,坐在沙發上,戰戰兢兢的說道:“賓哥,江湖規矩,願賭服輸!”

“開賭而已。”

“等一下,你小心點,煙掉了。”

“割你舌頭。”張國賓指著他嘴唇快要掉落的那一支,表情非常認真的說道,肥佬昆連忙將香菸咬住,張國賓再給他點上火,語氣平靜的說道:“賭歸賭,玩歸玩,出老千就是你的不對了。”

“賓哥,濠江的規矩跟香江可能有點不一樣。”肥佬昆匆忙解釋:“這裡的規矩……”

“挨?”

“你煙掉了。”

張國賓突然他說道。

肥佬昆滿臉懵逼,咬著菸頭。

“冇呀?”

“我說你掉了就是掉了!”

張國賓很認真的說道。

“唔…唔…唔……”長毛仔立即大步上前,以手臂在後麵勒住肥佬昆的脖子,掏出一把刀就撬開他的嘴,肥佬崑劇烈掙紮卻毫無作用,當刀口削開嘴角,伸進口腔的時候,他才驚懼的大聲喊道:“太子哥,太子哥,我有話要講!“

張國賓打出一個手勢。

“我也隻是馬仔來著,有大西洋的老闆逼我做局坑發哥,我幫他做事,那個老闆就是鏟我全家,砸我飯碗,一乾兄弟們全要倒黴啊……賓哥,您可是當坐館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繞我一命吧。”

“昨天贏了阿發多少錢?”

”那個大老闆叫彼得超,在美國大西洋開賭,媽的,勢力好大,經過中間人介紹認識發哥的馬子陳語蓮,你也知,陳語蓮又扮王語嫣,還扮小龍女,以前扮的小昭也好靚,被大老闆看上就想要做局害發哥嘍,最好的辦法就是害發哥破產,他在去扮好人釣馬子…”

“我問你!“

“你昨夜贏阿發多少錢?”

張國賓突然冷聲喝道。

肥佬昆猛的閉嘴。

“冇多少。”

他又道。

“我不想再問你了。”

“細苗,丟他出去。”

張國賓雙手扶著沙發,翹著二郎腿,沉聲說道。

“是,賓哥。”

東莞苗肅聲答話,立即刑堂馬仔立即撲上,將肥佬昆和幾名老千一起丟下海崖,肥佬昆知道攀老闆攀錯路,得罪的那一方不可能放過他,當即便破口大罵:“爛仔賓,你義海在香江作威作福無人管,來濠江還敢演猛龍過江,丟雷老母,你當演戲啊?我們水房坐館菩薩錦唔會放過你的!”

“老子做鬼也要纏著你!”

“真搞笑,水房的人都喜歡跳大神乜?一個扮菩薩,一個要扮鬼。”張國賓滿臉不屑的掃掃西裝褲腿,站起身回頭望向周潤髮道:“那個撲街說的話,你之前知道嗎?”

“知道一些,肥婆霞又跟我說過。”周閏發垂下腦袋,沉聲說道。

張國賓上前錘他肩膀一下,恨恨罵道:“我把你當朋友過來救你,你不把我當朋友?女人要被人勾走也不話一聲,怎麼?信不過我?”

“唔是,肥婆霞說彼得超勢力很大,是大陽西一座賭城的總經理,手下有幾千號鬼佬,我不想拿私事給你添麻煩。”周閏發眼眶留下一行行淚水,發自肺腑地說道:“可是我捨不得蓮妹,當時我跑龍套的時候,蓮妹天天給我煲湯,彆人罵她是傻女,她卻說我一定能火,罵彆人冇眼光,現在我紅了…我還是保護不了她……”

長毛仔帶著一群刑堂兄弟站在一旁,望著周閏發痛哭流涕,一群男人臉上卻無半點嘲諷,反而一個個共情與尊重。

為愛人流淚,是有情男兒!

油麻地最能打的一批人出身於堂口開辦的義海宗鶴拳館,義海社最能打的一批人卻出身於義海形意國術館,比如每一位刑堂兄弟都是形意國術館出身,飛麟等人亦是。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