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沛藍小說 > 都市 > 張國賓小說 > 200 你冇有想過尊重我(求月票)

張國賓小說 200 你冇有想過尊重我(求月票)

作者:萌俊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9 03:22:04

-

[]

“年輕人。”

“真氣盛。”

張國賓無奈搖頭。

“算了,我也管不了你,你愛點辦點辦吧。”

張國賓現在一點都冇有把金像獎放在眼中,下個月,香江將在藝人總會的籌備下,舉辦首屆金獅獎電影節…

第二日,著名狗仔《cb週刊》刊登金像獎鬨劇,最糗頒獎禮的名頭,一下掛在金像獎頭頂,程龍,洪晶寶,周閏發一群演員出麵宣稱,金像獎冇有受到藝人總會認可,擺明是個野雞獎,同時,下月香江影壇會舉行金獅獎電影節,在為金獅獎大造聲勢。

“金獅獎?”

舒其看見一夥明星抱團取暖,另起爐灶,把金像獎摔到一邊,立即坐不住,放下報紙道:“阿夕。”

“你陪我去夢工廠一趟。”

“啊?”

“好哦好哦。”夏文夕靠著沙發,正在剝水果。

傍晚,舒其便帶著夏文夕來到夢工廠辦公樓,遞上名片請見老闆,張國賓收到訊息,並不在意外的點頭道:“請舒先生進來。”

舒其拎著兩盒雪茄,帶著美女,進入辦公室,將雪茄放在茶桌上,鞠躬道:“張先生,唔好意思,之前冇來拜訪您。”

前幾天,他思來想去,終究是覺得開罪了張國賓,肯定得備好禮物前來道歉。

首先,保住金像獎這個大財源再!

為了組建金像獎,花費上百萬,現在連本都冇回,何況,一個有影響的大獎項,每年電視,電台轉播權都能賣上幾百萬,是他人生創業路的重要一步。

“坐!”

張國賓卻把背靠在沙發上,雙腿夾在桌麵,一身黑色西裝,紅色領帶隨意放著,叮噹,叮噹,手中把玩著一個打火機道:“舒先生,你我素不相識,冇必要前來拜訪我吧?”

“對了。”

“給舒先生上茶。”

“是。”

“老闆。”小潔輕輕鞠躬。

這時他纔敢給客人上茶。

舒其則恭恭敬敬的坐在一張客座上,表情謙卑的道:“對唔住張先生,金像獎我忘記邀請您。”

“誒。”

“舒先生,請打住……”張國賓豎起手指,捏著一根雪茄,出聲道:“如果舒先生來拜訪我,是為了金像獎的事情,我可以讓黎大偉來向您道歉,畢竟您是客人,我們遵守禮儀,會有謙卑的一麵,不過黎先生是我的朋友,我並不覺得他做的有錯。”

“這一點,我支援黎先生的個人立場,另外,我覺無阻止任何一個人去參加金像獎典禮,因為,我也覺得香江影壇需要一個獎項,我很期待一個成功的電影節誕生。”

張國賓放低手順了一下西裝線條,言辭充滿誠意,語氣和煦正直,黑西裝的布料泛著稠光,趕緊漂亮。

舒其坐在椅子上,卻猛的感覺氣場變化,內心壓力極大。

“您誤會了,張先生,我冇有否認黎先生的做法,也不覺得您在操控頒獎禮上的事實。”

“你什麼?”

“事實?”

張國賓指尖雪茄一轉,眯起眼睛,冷冽問道。

舒其連忙站起身,鞠躬道:“張先生,我是來向您表達歉意,希望您支援金像獎的舉辦,我願意拿《電影雙週刊》百分之十的股份與《cb娛樂週刊》進行質換。”

毫無疑問,《電影雙週刊》銷量,影響力,全都要超過《cb娛樂週刊》,互換百分之十股份,一年也有幾十萬收益。

“噗嗤。”

張國賓卻是忍不住笑出聲,捏著茄頭道:“坦白來講,你的匆忙道歉隻是為了金錢,害怕我的勢力,卻根本不想要我的友誼,而且你是一個文人,看不起我的背景,不管我拍多少電影,做多少慈善,你總是想要繞開我,絲毫冇有想過尊重我。”

“你甚至不願意叫我一聲張老闆,覺得我是一個掉進錢眼裡的肮臟人,竟然拿一點雜質股份來請求我原諒,你看,你到底是為什麼而道歉?”

“張先生。”舒其屏息凝神,雙手試圖抬起,又落下,沉思著道:“我向頒獎禮冇有邀請您而道歉。”

“嗬。”

張國賓笑了出聲,寬嚴道:“你錯了,舒先生。”

“你應該為《電影雜誌》第一期,暗諷我的出身背景而道歉。”

他太子不是隨意一個文人都可以指手畫腳的!

“對不起,張先生,首期雜誌稽覈不周,是我冒犯了張先生。”舒其連忙改口。

“你都了是首期雜誌……”張國賓揮揮手,不屑道:“你走吧。”

“張先生,金像獎的事情還有冇有得談……”舒其哀求道。

“冇得談,什麼金像獎,難道香江電影永遠要做好萊塢的影子?”

“金獅子取名於香江的獅子文化,比你的金像獎要好聽,最關鍵,藝人總會支援。”張國賓忽然微微一笑,彷彿施捨般道:“對了,我成立藝人總會的目的,便是從支援我的朋友,打擊我的敵人。”

“你的金像獎辦不辦不重要,分清誰是我的朋友,誰是我的敵人最重要,小潔,送舒先生下樓,等會我還要事要忙。”張國賓低頭頭,看一眼手錶,表情平靜的道。

他手中的雪茄至此還未點上。

“請吧,舒先生,夏小姐。”女秘書抬手道,舒其對夏文夕使了一個眼色,內心憋屈,帶著不甘的起身離開辦公室,夏文夕卻捏著裙子,坐在沙發,一動不動,秘書望了一眼夏小姐,倒冇有強行帶人出來,轉身帶著舒其離開,舒其落荒而逃。

張國賓坐在椅子上,饒有興趣的望著她,雙指勾住雪茄,用嘴咬住,笑道:“夏小姐,你留下做什麼?”

“現在天還冇暗,不是性賄賂的時間吧?”

他毫不客氣的反問道。

夏文夕確實有幾分姿色,年輕美貌,起碼開心開心是很爽的。

張國賓卻明白色字頭上一把刀,為了利益的獻身,帶著銅臭味,不如回家中陪女友,反正少婦,少女都有得玩,姿色一個比一個高,夏文夕真不夠他流口水。

“舒先生給了我一筆錢。”

“答應我找關係,安排一部戲的女主角。”夏文夕坐在椅子上,白色襯衫,藍色牛仔短褲,打扮清涼通透,先前緊張時一灘汗水打在胸口,一片水漬將衣領打濕,勾勒著山峰幽穀,藍色運動內衣。

張國賓來了興趣:“喔?”

“多少錢?”

“三萬塊。”夏文夕勉強笑道。

“這個價格算很高啦,哈哈,舒先生倒是下了血本,不過我等會真的有事。”張國賓攤手雙手,滿臉正經:“夏小姐先回吧,哪天有機會,我再找你飲茶。”

“放心,你冇了舒其的劇本,夢工廠有適合的角色,下次能挑一個給你。”

一些女藝人為了一部戲的機會,爬完導演,爬老闆,一張張床爬過去,未必都能混到一個女二號。

舒其為了請夏文夕來陪某大老闆睡覺,開出一晚三萬塊,加上一個女主角的條件,著實算是待遇優厚。

夏文夕苦笑道:“如果張先生要我回也得,不過下次得多給舒先生幾分麵子,畢竟,你睡了我嘛。”

她十九歲的年紀,青春誘人,嬌豔欲滴,有一定的腦袋,有能捨得下社團,許多電影公司其實特彆喜歡培養這種女藝人,關鍵時刻能夠派上用場,解解渴,賄賂資方嘛。

香江狐媚型的女性,有一個算一個,很多都是故意養的馬叉蟲,觀眾們倒很喜歡,拍片夠豪放,過過眼癮,可以飛機。

張國賓聽見他的話,叮噹,點起雪茄,繞出辦公桌,走向辦公室門口,腳步迅速,語氣乾脆的道:“那你就彆走了。”

“呀?”

“晚上正好要去跟石油公司高管談生意,你跟我去負責倒酒。”張國賓纔不會因為一個女人,就給一個看不爽的人麵子,舒其算哪根蔥,你這個女人又算哪根蔥,兩個人都冇資格聽他安排,隻能夠任他擺佈。

夏文夕自然冇資格拒絕張國賓,旋即跟小跑著跟上,二人乘坐轎車,在一行保鏢的護送下,驅車抵達旺角的茶餐廳,吃過晚飯之後,天色入夜,前往莫妮卡夜總會。

張國賓在後排下車,夏文夕很自然就挽住她的隔壁,鹹水坐在門口迎客,望見大佬車牌,馬上迎上前道:“賓哥。”

鹹水上下掃了夏文夕一眼,顧忌是賓哥最近臨時換的妞,冇有開口喊人,隻是點點頭。

這種妞天知道能跟賓哥幾天,要是一口一個大嫂,豈不是把“大嫂”名頭喊底了?

“嗯。”張國賓點點頭。

“齙牙秋在帶著幾個鬼佬在總統包廂等您。”鹹水忽然低頭道。

張國賓拍拍他的肩膀:“帶我過去。”

旋即,一行人便進入酒吧大門,穿過燈紅酒綠的夜場,耳旁音樂喧囂,眼前人影躁動,一群打扮妖豔,化著濃妝的靚妹正在被媽媽桑訓話,十幾小弟穿著西裝,戴著耳麥,跟職業殺手一樣散落在夜場四周,張國賓一行人抵達總統包廂門口,鹹水剛推開包廂,齙牙秋便站起身,張開雙臂,上前擁抱:“太子哥,總算等到你啦。”

“嗯。”

張國賓目光掃向旁邊。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