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沛藍小說 > 都市 > 張國賓小說 > 188 千山萬水,忠義在否?

張國賓小說 188 千山萬水,忠義在否?

作者:萌俊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9 03:22:04

-

[]

“嘿嘿,太子哥,我都說一起發財嘛。”唐霆威恬不知恥的起身替張國賓倒茶,提著茶壺講道:“倉庫裡還有一億多的貨,不知太子哥能吃得下多少?”

他覺得張國賓一口氣很難吃的下這一批貨。。。

不過,分批交易幾次,這批貨應該能拆給張國賓。

張國賓卻一把甩下鈔票,大聲喝道:“我說過,有多少,我要多少!”

“嗯?太子哥好豪氣!”唐霆威表情震驚。

張國賓表情輕蔑的瞥過他:“點樣,覺得我出不起錢,我話你知,一億在我麵前也就是一個小數目。”

“說定了,一億美金的貨,你什麼時候能交?”

唐霆威心思大動,人人都說義海太子是大水喉,銀紙都能砸的人抬不起頭,江湖傳言果然不虛。

唐霆威隨時都能交貨,他卻還故作斟酌一番,思量著道:“這周天吧,給我一些時間準備準備。”

“好,港紙我隨時都有,就等你的美金了。”

張國賓笑著說完,眼神裡寫滿貪婪,端起一茶杯飲下,旋即開始跟唐霆威稱兄道弟。

“乾你老母的唐主席,我都冇坑你,你成天竟然想著坑我?”張國賓走出有骨氣酒樓,一甩上車門,臉龐便掛上滿副怒容。

警察抓的這麼緊,還敢來找他拆貨,無疑是把他往火坑裡推啊!

這可是他剛剛甩出去的黑鍋,怎麼可能又揹回來,老骨頭一肚子壞水。

東莞苗認真開著車,眼神掃過後視鏡,卻是一言不發。

他知道大佬既然答應下來,那絕對就是有辦法玩死那個姓唐的……

b級貨還敢跟a級貨賣一樣的價格,真當太子是傻仔?

“哈哈哈,果然,人心真是奇妙,太子再能打,再有頭腦,也抵不過心裡的貪慾。”唐霆威回到九龍城寨,坐在一把太師椅上,啪嗒,將砭石球重重放下。

“主席,這次出多少貨。”彭遠趕到桌旁,望向誌得意滿的師傅問道。

“全出!”唐霆威語氣豪邁。

彭遠麵露驚容。

“再過兩週,國外來的造假專家就會進城寨,到時候生產出a級貨就不愁銷量,托尼那批人儘管做掉。”

“偽鈔工廠將全部屬於城寨。”

唐霆威豪氣乾雲,彷彿回到年輕時。

“這一兩週,和勝興在屯門水車生意被人截了一批貨,價值兩千多萬,和勝興出不了,損失一大批訂單。”

“幾個車行老闆卻在城寨裡進到同一批貨,傳言是城寨人馬做的,晉立民找到城寨賣家,發現背後的人是唐霆威,雙方約了周天在屯門車行講數,城寨裡的蟑螂要踩出城寨了!”

李成豪將江湖上收到的訊息,前來向太子賓彙報。

太子賓指尖旋轉著一支鋼筆,恍然大悟:“原來唐霆威接手偽鈔工廠的目標,是要在城寨外搶下一塊地盤。”

“好一個野心家!”

唐霆威的野心企圖隨著一個個訊息串聯已經躍然紙上。

張國賓心底有些微微後怕,幸好提前部署過一番,否則,真被唐霆威找機會踩出城寨,又冇有插手的機會,那才真是多出一個大敵。

唐霆威能夠找上他拆貨,擺明心裡記著醜,江湖上有個不可小覷的大佬虎視眈眈,那滋味可不好過。

不行,這種野心勃勃的蟑螂必須踩死,而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晉立民隻剩下水車著一口飯吃了,不能把彆人逼上絕路啊。

“阿豪。”

“打電話給大興社的晉立民,週末兩家社團講數,我去替他作個見證。”

張國賓露出微笑。

“知道了。”

“賓哥。”

和義海跟大興社有過一段小恩仇,可江湖恩仇總被雨打風吹去,同為和記字號之下,和義海太子完全有資格前去作見證。

“這可是要去替他撐腰,晉立民怕是得感恩戴德,擺幾桌酒謝謝你了。”李成豪輕鬆的說道。

“溫sir,有情況,報警中心接到偽鈔報案。”噠噠噠,一名女警懷裡揣著檔案,檔案被鼓鼓的胸脯頂出出去,輕輕辦公室,露出一條縫,甜美的說道。

“好,我馬上過去。”溫啟仁立即拿起座位上的西裝,順勢一甩,套上西裝,走出辦公區,按照警情前往指定地點。

這幾天有好幾起報案溫啟仁都親自前去取證,雖然收取到的都是城寨b級貨,但是偽鈔案一日不結,一日就得盯死。

以他認真嚴謹的性格,絕不會錯過任何一次機會。

未想到,溫啟仁這次前去報警地點和以往不同,並非是便利店,服裝店,而是世界著名的蘇富比拍賣行祝香江聯絡處。

溫啟仁找到負責人接過一箱偽鈔,方得知在昨天半島酒店拍賣會上,有人通過一百五十萬美金的現款拍得一幅文藝複興時期油畫作品。

這筆鈔票在現場過印刷機的時候完全冇問題,可是在進入銀行的時候,卻觸發了金融警報。

溫啟仁聽到這裡便蹙起眉頭覺得不對,打開負責人提交上的鈔票,輕輕用指尖一摸,當即便覺得不對。

a貨!

這是實打實的a級貨!

溫啟仁收起裝有一百五十萬美金的偽鈔,提著錢箱立即離開拍賣行,驅車趕回警署,卻在路上撥通了大佬電話。

“大佬!”

“出事了!”

張國賓臉色陰沉的放下電話。

溫啟仁第一時間趕回警署,將贓款送進o記,語氣激動的說道:“黃sir,有新情況!”

“什麼情況?”黃誌明頂著一個黑眼圈回過頭問道。

近日,他帶著夥計們翻來覆去的查詢線索,卻半點收穫都無,工廠越來越鎖定九龍城寨,國際刑警都已拍攝到馬仔交易的照片,和義海摘的乾乾淨淨,黃誌明突然聽見有新情況,眼神抱有很大期待。

溫啟仁將錢箱擺在桌麵,啪嗒,打開皮箱,出聲說道:“a貨!是a貨!”

“果然有兩個莊家,九龍城寨隻是小的!”

黃誌明眼神望見桌麪皮箱內一疊疊嶄新的偽鈔美金,不可置信的上前拿起一疊,用手指揣摩著道:“a貨?真的是a貨?”

他雙目中竟然流露出一種癡迷,回過神來大喊道:“阿力,拿驗鈔機過來!”

“唰唰唰!”一疊偽鈔放進驗鈔機,驗鈔機數著鈔票,毫無動靜,黃誌明大聲喊道:“冇錯!”

“真的是a貨!”

“阿力,馬上帶人去調查源頭,這次如果能過抓到的人話,溫sir,你是頭功!”黃誌明興奮的抱住溫啟仁。

溫啟仁臉色有些疲倦,拍拍黃誌明的肩膀,出聲道:“做事吧,黃sir,這次一定要成功!”

同時。

老唐樓。

張國賓坐在沙發上,雙腿間,靜靜站著一隻黑貓。

“賓哥。”

“賓哥。”

田家強,阿森,小雅一群人推開門,依次進入老唐樓內,開口朝前方喊人。

“嗯。”

張國賓靜靜撫摸著貓咪腦袋,表情冷峻,不苟言笑。

明明是傍晚時分,天外雲層還有夕陽,可在大廳厚重的窗簾遮擋下,唐樓大廳顯得漆黑昏暗。

東莞苗背靠著窗戶,叼著一隻煙。

田家強曾經來過老唐樓多次,對老唐樓熟悉無比,可這次回來卻覺得唐樓非常陌生,無形中帶給他很大壓力。

東莞苗在田家強等人一進門時,啪,甩滅掉手中的香菸,踏出皮鞋尖一碾,順勢拔出槍指向前方的人。

田家強,阿森,小雅一乾人立即表情驟變。

“賓哥!”田家強驚叫著道。

他不相信大佬會害他。

張國賓則緩緩順著貓毛,神情鎮定,語氣平靜的說道:“曾經,有一個兄弟跟我說,遠隔千山萬水,忠義永在心中。”

“跟我說,大佬,你回去,這裡交給我管。”

田家強胸膛起伏,喘著粗氣。

“不知道,現在還是不是?”張國賓抬起頭,直視凝望。

田家強豎起手掌,麵向牆上神龕,望著紅色燭火,擲地有聲的講道:“我田家強對關二爺發誓,這輩子冇有做過一件對不起大佬的事,如果有,五雷轟頂,天誅地滅,斃於亂刀之下!”

“好。”

“我信你,兄弟!”張國賓重重點頭,將懷裡的黑貓放下,站起身說道:“誰做錯事,直接站出來扛吧!”

“咕嘟。”小雅靚麗額頭泛著汗珠,忍不住吞口下口水。

唐樓。

氣氛壓抑到極點。

阿森右手五指輕輕發顫,當東莞苗把槍口轉到他腦袋時,他再也堅持不住,啪嗒,雙膝一軟,跪在地上,結結巴巴的講道:“對唔住,太子哥。”

“看在我為公司出力多年的份上,能不能放我一馬,我保證,再也不敢了。”

“阿森!”田家強目眥欲裂,伸出雙手上前抓住他的衣領,怒氣不爭的大吼道:“你到底做了乜嘢!”

“昨天,有人在蘇富比拍賣行用一百五十美金拍下一幅油畫,那批美金是公司生產的a級貨,在市麵上非常紮眼,今天一出現就被送到警署,三個月前,那一批意外流入香江的貨,也跟你有關吧?”

“森哥。”張國賓俯身拿起桌麵的一根雪茄,用雪茄刀乾脆的剪掉茄頭,眼神銳利的斜斜瞥過他:“你冇戲演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