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沛藍小說 > 都市 > 張國賓小說 > 117 交火,冰,廚房

張國賓小說 117 交火,冰,廚房

作者:萌俊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9 03:22:04

-

[]

“鄧sir,我的場子怎麼天天被掃,西九龍警署一點風聲都無?”賴皮候躲在紅鼎大廈16-122的單元房內,望著樓底閃爍著警燈,耳邊拿著一台大哥大,語氣說不出的凝重。

對於賴皮候而言場子被掃一次兩次無所謂,可場子天天被掃,泥菩薩心裡都有火,何況賴皮候還是要做生意揾水。

他打電話給西九龍軍裝組的高級督察“鄧光宗”,鄧光宗正好坐在樓下的警車內,接起電話,捂著電話講道:“我在上工,有什麼事,放工講。”

“啪嗒。”鄧光宗掛斷電話。

“撲街!”賴皮候站在單元房間內,打罵一聲,兩名腰間裹著白色儲君,戴著口罩的師傅望向他道:“候哥,點辦?”

“冇事,他們是來掃黃的,繼續開工。”賴皮候點上一支,踩著解放鞋,雙指尖夾著香菸,一口一口吸著。

菸頭忽明忽暗,映襯他陰晴不定的麵孔。

黃誌明不一定是一個清正廉潔,堅守底線的正義警察,但絕對是一個說到做到,決不食言的O記阿頭。

那天明王放話要天天掃張國賓的場子,竟然真的天天去掃,一週打足七天卡,把正片搞油麻地搞得都冇生意,連帶正規按摩房,桑拿房,夜總會,客人都變少了。

整片西九龍的客人最近都知O記發癲,天天在掃油麻地的場子,客人們不敢出來玩,尖沙咀,旺角,佐敦,觀塘的場子都開始歇業,TVB的場子反倒熱鬨不少。

賴皮候琢磨片刻,抽著煙,再度打起電話。

“水泥仔。”

“今天開始,直接把馬房關檔,停業七天,我們也避避風頭。”

“知道了,候哥。”水泥仔接到電話,乾脆利落的答應下來。

賴皮候坐到沙發上,守著單元,看起電視。

渾然忘記包下馬房是為乜!

為揾水啊!

世界上點會有人忘記揾水,心甘情願做虧本生意?張國賓坐在片場的椅子上休息,李成豪抓著電話,附身上前講道:“賓哥,差佬又去油麻地掃場了。”

“這回連樓鳳都查,不過無法拉人。”香江法例第200章117條;任何處所由超過二人主要用以**交易用途即可被視為賣淫場所,任何人管理、出租、或租賃**交易場所都可被檢控。

反之,兩人以下,不構成犯罪。

一樓一鳳便成為香江獨有的一種售賣方式,而且無論消費者,從業者,皆不算犯罪。

你很難看見阿sir去馬欄玩,因為阿sir**律,鐘意到一樓一鳳,不會被人舉報。

張國賓穿著一套戲服西裝,臉上化著淡妝,平日英俊瀟灑的麵孔,儀表堂堂正正。

他剛剛跟溫碧霞演完一場對手戲。

溫碧霞穿著白色晚禮服,戴著淑女帽,打扮清純靚麗,喝著場工遞上來的開水,一雙美目頻頻朝望向張生。

他們剛剛演《英雄本色II》裡,舞會初遇的戲碼。

“宋子傑”正要靠“龍曉輝”搭上龍四的線。

吳於森在旁指揮佈景,打算繼續下一場戲。

張國賓眉頭微微皺起:“明王哥真是散儘天良,做事好狠,我還以為掃三天就得,不過差佬抓的這麼緊,現在油麻地冇客人,給馬仔交保釋金又要錢,賴皮候點解還坐得住,一個電話都冇打?”

“做生意的,願賭服輸。”李成豪覺得理所應當。

張國賓搖搖頭:“不對,老實人最討厭被騙,有古怪,你派人盯住賴皮候,重新查查他的底,我也不希望有人騙我。”

“知道了,賓哥。”李成豪答應下來,將賓哥交待的事放在心頭。

“張生,拍戲啦。”吳於森扭頭喊道,狄龍,發哥放下劇本,繼續起身拍戲。

“黃sir,樓鳳已經查過一遍,冇有發現二人以上在開工。”鄧光宗帶著軍裝從紅鼎大廈下樓。黃誌明坐在車內,手臂搭著車門,將菸灰點在車外,再吸上一口,吐氣道:“點解會一個都無?我記得紅鼎大廈有些做一龍雙鳳,姐妹花,母女的呀。”

“黃sir,我按照你吩咐,帶人去16樓望了一遍,16樓一間單元都冇開。”李勇力靠到車門旁,低聲報告。

“看來我冇猜錯,以往16樓也是營業的,油麻地的馬房生意換人了。”黃誌明眉頭一挑:“太子賓邊度找的替死鬼?次次都有,江湖上真是傻仔多!”

“黃sir,那我們還掃不掃?”鄧光宗靠過來問道:“軍裝組的兄弟們加班一週了。”

“幸苦了,鄧sir。”黃誌明朝他微微一笑,講道:“不掃了。”

“還有行動通知我。”鄧光宗拿手靠在耳邊,比出一個電話的手勢,黃誌明輕輕點頭:“多謝曬,慢點行路。”

鄧光宗帶著西九龍的軍裝離開,李勇力扶著車門,站立道:“黃sir,食夜宵嗎?”

“食個屁!”黃誌明眼神裡迸發出精芒:“你當江湖上真的那麼多傻仔?傻仔要麼出不了頭,那麼死的最早,點可能次次都有人來幫太子賓背鍋?”

黃誌明開始利用反向思維。

“黃sir,你什麼意思?”

李勇力麵色突然認真,謹慎的問道。

“我有線報,接手太子賓馬欄的是賴皮候,號碼幫紅棍。”黃誌明眼神犀利,抽著香菸,李力勇立即接話道:“我跟賴皮候打過交道,這傢夥以前在新界做牆灰生意,混的一直不怎麼樣。”

“不怎麼樣嗎?嗬嗬。”黃誌明冷笑兩聲:“彆人在新加坡可是有兩棟豪宅,幾千萬港幣的資產。”

李力勇驚叫道:“賴皮候點會這麼有錢?”

“你不小看任何一個江湖紅棍。”黃誌明警告道:“我這一週表麵在掃黃,暗地卻是在刮賴皮候的底。”

“我懷疑賴皮候已經全麵投靠太子賓,正在跟太子賓合作搞點大生意,否則,賴皮候包下馬房,點解會把牆灰公司轉給太子賓?”

“好有道理,黃sir!”李力勇恍然大悟,心頭不禁大為敬佩。他萬萬冇想到,黃sir做事竟如此有深意,難怪彆人做到總督察,他卻隻是一個小警長,這麼看…李勇力回過頭,望向紅鼎大廈的樓道口:“黃sir,有問題?”

“先前太子賓手下的馬欄,樓鳳都在營業,為何偏偏紅鼎16樓停業了?”黃sir眉頭一挑:“我們上去看看。”

“知道了,長官。”李力勇肅聲應命。

先前,軍裝組的警車都已撤離現場,僅剩下兩輛O記便裝警車,悄悄停在街角。

黃誌明打出一個手勢,推開車門,帶著十名警員,悄悄再度摸上紅鼎大廈。

他要讓古惑仔們知道知道,什麼叫回馬槍!

黃誌明帶著警員們冇有座電梯,而是走樓梯,一層層爬上16樓。

他在即將登上16樓的轉角前,卻猛然打出手勢,令兩隊警員禁聲。

兩隊警員靠在左右兩邊,立即止步。

黃誌明緩緩將手摸向腰間槍袋,輕輕解開槍袋釦子,出聲講道:“閉路電視。”

這個年代的大廈樓梯口點會出現閉路電視?

開玩笑吧!

商場,銀行都捨不得多裝幾個……

李力勇一乾警員立即意識到不對,紛紛打開槍袋,摸出武器,雙手持槍,屏住呼吸。

“總檯,總檯,21749,黃誌明,申請油麻地紅鼎大廈斷電兩分鐘,速度要快。”黃誌明拿出對講機,朝總檯彙報。

“黃sir,稍等,正在覈查…”

“我是O記總督察,先做事,我再補報告,快點!”黃誌明態度強硬的喝道。

“收到。”總檯回答。

黃誌明單手抓著牆,一手扶著欄杆。

“嘭!”五分鐘後,整座紅鼎大廈陷入黑暗。

黃誌明聽見動靜,立即下令:“做事!”

“唰!”他帶著一組人馬立即穿過樓道轉角,雙手端著槍,撞開安全門,腳步快速路過一扇扇門,最終停留在門口掛著閉路電視探頭的16-122。

黃誌明望著眼前熟悉的鐵門,心裡卻打起十二分警惕,眼神中充滿陌生的殺意。

16-122,室內。

賴皮候指尖夾著香菸,趴到窗台前朝下看去,樓底一片寂靜。

“候哥。”

“停電了。”

“有一批貨剛做好,要冷藏。”一名廚師摘掉手套,滿臉抱怨的推開廳門,現在左右兩間單元都已被跟122打通,將16-122改造成一間一千多呎的製冰工廠。

幾位學徒正在工廠裡搬運化學藥水,打理廚房衛生。

如果說,黃誌明一開始僅僅是懷疑馬欄有問題,可隨著他連續七天掃馬的摸排,越來越確定張國賓在跟賴皮候搞一些大生意。

今夜,鎖定紅鼎大廈,抱著繼續摸查的態度。

卻在望見閉路電視,

徹底確定大廈裡有做事。

可能是軍火,可能是綁架,也可能是《英雄本色》裡的偽鈔工廠……

黃誌明心裡打起十二分警惕。

“破門!”黃誌明一聲令下,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李力勇立即將槍口對準鎖心,嘭嘭兩槍,開槍打鎖心打爛。其餘組員側身一閃,防止彈頭反彈受傷。

兩道槍響即宣告行動開始,又打碎賴皮候心裡的僥倖。

隻見賴皮候猛的丟掉菸頭,大喊:“有差人,快先!”

此刻,他後知後覺,猛然注意到紅鼎大廈停電,對麵樓卻燈火輝輝。

廚師嚇的驚魂不定,攤著雙手叫道:“怎麼纔開工七天,差佬就追上門了?”

一夥學徒開始手忙腳亂的處理貨物,一批剛製好的美金,不得已都得衝進馬桶。

“嘩啦啦。”馬桶的沖水聲響起,廚房裡一天生產的貨,馬桶得衝兩天,根本衝不完!

“錘仔!”賴皮候回頭大吼一聲。

一名穿著工裝,肌肉健碩,皮膚一塊又一塊,又常期被太陽暴曬,燙傷印記的馬仔站起身一把推開沙發,露出沙發地上一支支槍械。

賴皮候非常果斷的上前抓起一支,拉起槍栓,關掉保險,對準房間大門。

廚師帶著學徒們走出廚房,喊道:“候哥,跑啊!”

“你TM在16樓往哪兒跑?大半夜跳樓,摔死你呀!”賴皮候老實巴交的臉上,浮現出猙獰的凶光:“程龍都不敢這麼演戲!”

“跟差人拚了!”

“嘭!”黃誌明一腳踹開木門,立即轉身躲到牆後,噠噠噠,賴皮候毫不猶豫的便是扣下扳機,一串火光噴吐而出,一連串子彈斜斜掃過,將門框,牆壁掃出一個個彈孔。

黃誌明感受到罪犯火力的那一刻,

第一時間嚇的滿臉蒼白,

旋即,心頭又很慶幸。

“太子賓。”

“你完蛋了!”

賴皮候知道九龍區軍裝已經撤回,留在現場的頂多是O記小隊人馬,仗著火力優勢纔有本事跟警方硬拚,果然,一梭子彈便將警察打的退避三舍,旋即,他跟三名端著武器的手下一起衝出廚房,帶著廚師和幾名學徒沿著走廊逃躥。

這位廚師可是他專程從巴西請到香江的貴人!

黃誌明則不想O記付出太大傷亡,一路上冇有選擇跟賴皮候的人硬拚,而是帶人吊在賴皮候身後,緊緊咬住賴皮候的人馬。

警方真實跟匪徒交火又點會跟電影上一樣,頂著火力埋頭往上衝?火力壓製時自然是悍不畏死,火力一旦較弱馬上便收縮攻勢,轉換策略,反正香江六大警區,四十多間警署,衰仔們一旦開槍,很難有逃出包圍的可能。

黃誌明帶人馬一路追擊賴皮候下樓,配合西九龍重案組,總署衝鋒車的支援,半個小時後,擊斃兩名馬仔,將賴皮候,廚師,學徒成功逮捕。

“張生。”

張國賓在片場拍完最後一場戲,換下戲服,正打算收工回屋睡覺。

溫壁霞捧著杯水,站在旁邊。

“吳導剛剛話我舞蹈跳的不夠好,前麵幾個鏡頭得重拍,不知張生晚上有空教教我跳舞嗎?”溫壁霞有些膽怯的上前問道。

張國賓回頭望她一眼。

“溫小姐,拍一天戲好幸苦的,晚上還有空學跳舞?”

溫壁霞抿著臉蛋,長相清澀,神情勾人:“吳導話你舞跳的好美。”

“我隻是想把戲拍好。”她低下頭。

張國賓的眼神包含深意。

“得!”

“晚上抽空教你!”

“大佬,油麻地馬欄有訊息傳回來。”大波豪拿著電話,表情緊張地上前講道。

……

“是冰!”黃誌明帶著組員回到16—122,手上戴著橡膠手套,在桌麵拾起一枚透明狀的晶體,倒吸一口冷氣:“這是張國賓的製冰工廠!!!”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