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沛藍小說 > 都市 > 張國賓小說 > 113 張老闆的商業版圖與野望

張國賓小說 113 張老闆的商業版圖與野望

作者:萌俊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9 03:22:04

-

[]

出來行,身上扛的是幾千號兄弟的生機,馬欄關張一天,就得保障兄弟們的生計一天,張國賓費勁心思,考慮的不是堂口怎麼賺錢,而是兄弟們怎麼養家餬口,如果單純以夢工廠的收入,堂口其它檔口補貼馬欄,一來會影響到其他檔口的利益,二來會導致堂口內部矛盾。

大波豪望張國賓坐在辦公室裡,翻來覆去翻著賬目,為兄弟們打算,眼眶都熬出黑眼圈,有些不忍的叩開門:“噠噠噠。”

“賓哥。”大波豪站門口叫道。

“進來坐呀,阿豪。”張國賓合上物流的公司,打算等馬欄停工以後,將一部分兄弟調到物流公司打雜,現在“義海中港”發展的很不錯,倉儲,貨運,碼頭幾個部門都缺人。

在深城福利政策的驅動下,義海中港每天發車兩百多趟,過關貨物幾千噸,無論是在促進經濟貿易,還是在關稅,就業方麵都為內地作出不少貢獻,現在“義海中港”已與“信德航務”,“環球航運”集團建立起合作關係,協助兩家公司往內地運貨。

當然,“信德航務”掛著霍家招牌,“環球航運”掛著包家招牌,兩大企業都是在香江根深蒂固,在內地直達天聽的大樹,拿到三個物流牌照的企業,皆有幫助兩大航運公司運貨,“義海中港”僅僅是分到一波紅利,商業合作的關係。

對於兩大企業而言隻是業務分包,正常合作,對於張國賓的義海中港而言,卻是吃的滿嘴流油,數鈔票數到手軟曬。

如果,張國賓願意的話,現在便能讓“義海中港”掛牌上市,在港股撈上一筆快錢,但顧慮義海中港有三成社團股份,加之87年香江股災,恐對中港市值造成影響,繼而影響社團內部關係…

張國賓還是決定暫時將“義海中港”作為私人企業,獨立操作。

因為,在張國賓的商業版圖內,“寰球夢工廠”屬個人荷包裡的鈔票,“服裝,波鞋”算是堂口兄弟的福利金,“義海中港”則是他跟社團叔父的利益根基,以此獲得叔父長輩們的權力支援,保證他的企業家之路能安安穩穩,必須慎重,慎重,再慎重。

四大商業領域當中,夢工廠來錢最快,最穩,可發展最好,前景最雄厚的,無疑是有過關牌照的“中港物流”。

李成豪將一份魚蛋仔,一份菠蘿包,一杯鴛鴦放在書桌麵,出聲講道:“大佬,食個午餐。”

“按照你的吩咐,今天油麻地十幾條街的馬欄已經正式關張,馬伕,小姐們暫時回屋休息,不過兄弟們意見很大,客人也很不開心,要是真關張九十天,再開業……”

“隻要小姐生得靚,再開業,那些老色批還是會上門。”張國賓抽出一支雪茄,遞給大波豪,笑著講道。

大波豪接過雪茄,滿臉無奈地搖搖頭。

生意很難做啊…

把馬欄關檔,再想把靚女留下,很考驗馬伕功夫的,大佬一句話,底下關門歇業,一大群人要失業。

好在馬伕是社團的人,一些冇拜入字號的矮騾子,轉檔就轉檔,真正的骨乾卻不可能離開,一時半會還穩得住。

“另外花園街,通菜街兩條街要集體裝修,市政署發了通知,形象工程來著,每間店鋪裝修按呎數補錢,小店兩萬多,大店五六萬,兩條街一共有兩百多間店鋪……”李成豪手指夾著雪茄,將頭湊到火苗前,深吸口氣,吐著煙霧:“這可是一筆大油水,您之前讓兄弟們盯好,現在是不是讓兄弟們跟他們談談?”

“談!”

“當然要談!”張國賓放下打火機,叮噹,隨手丟到桌麵,雙指捏著雪茄,擲地有聲地講道:“現在外麵建築行業這麼亂,動不動就坑商鋪老闆的錢,點解能讓他們禍害市場?”

“咱們既然在花園街跟通菜街揾水,就要把花園街,通菜街的街坊當作自己人,絕不能讓彆**害嘍!”

“呃……”李成豪吸著雪茄,喉嚨卡痰:“咳咳!”

“大佬,你好有心。”李成豪讚道。

“不過我們手上冇有裝修公司,更無施工團隊,要是把工程接下來,再轉包給彆人,冇得賺啊……”張國賓琢磨不定,細細思量。

義海社內,地主哥倒專門撈工地,手下有一千多人的施工團隊,在香江地頭上也是有數的“牆灰撈家”,不過他一般都是跟大地產上合作,拆遷蓋樓一條龍,弄出人命填地基,兩條街翻新的工程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交給地主哥撈,丟雷老母,真的冇得賺!

“那賓哥你是什麼意思?”

“正好地主有個馬仔之前聊過過檔跟你。”李成豪試探道。

張國賓卻搖搖頭:“整天想著過檔的人,點解能是什麼好貨,都在同一家公司乾活,我不喜歡挖人牆角。”

“我想要自己組個裝修公司。”

“呼……”太子賓吐出口煙霧。

自70年代末到80年代,香江地產行業蓬勃發展,形成“炒樓”的風潮。

炒樓風最熱時,炒家索性整幢大廈,整座酒店的炒賣,中環、灣仔、尖東等各繁華商業區都頻頻傳出整幢商業大廈以高價易手的訊息,其中金鐘的金門大廈在1978年12月至1980年9月期間3次轉手,售價從715億元增加到168億元,短短不到兩年時間內升幅高達135%。

中環聯邦、國際兩幢大廈在1980年8月至1981年1月期間兩次轉手,售價從1089億元升至2235億元,短短半年間升幅逾1倍。

張國賓以往在寫地方政府樓市報告的時候,冇少研究香江,日島80年代,90年的樓市走向,經濟變化,一句話概括“觀史知今,知古鑒明”,這兩個地方的樓市,經濟,人口走向,都對他的工作很有幫助。

所以,他知道現在香江真是樓市火爆的時候,但已經到達80年代頂點,即將在82年初進入一個樓市低潮期,屆時香江樓市將迎來大跌,不知多少炒家樓跳,多少房企倒閉。

樓市作為香江的標誌性產業,到香江點解能不炒樓?

張國賓在來到香江的第一天,腦子裡就冇忘記過樓市,隻不過,恰好他來的時候,正是樓市火爆的年份,利用這兩個年份做足資金積累,方好在低穀期進行一波“商業收購”,“資產傾吞”,坐在椅子上,操控資產,翻倍賺錢。

有道是“春江水暖鴨先知”,在樓市火爆的最後一年,其實有些房企已經嗅到味道,發現新開發的樓盤賣不動,進入橫盤陰跌,大宗地產的來迴轉手,本身也是一種虛假繁榮,藉此烘托樓市作用,騙不知情的中產入盤,實際上新界許多工地已經停工,過年拍長紅好大氣的地主哥,今年上半年就冇那麼好撈,轉而開始打政府工程的注意。

許多裝修公司,施工隊,亦陷入生意低潮。

張國賓若是趁著低潮前夕先收購施工隊,等到樓市開始暴跌,再收購房企,接手地塊,便能在82年至97年的漲幅當中,完成千億資產的大邁步,躋身香江富豪行列,實現洗白上岸的野望,真正有話事香江的資格。

翻新花園街,通菜街可能是政府救市的一個信號,更是張國賓介入地產行業的最佳契機。

“賓哥。”

“你要自己組裝修公司呀?”

大波豪驚訝道:“這可是在跟地主哥搶食。”

“阿豪,你的觀念不對,我們是做正行生意,隻有競爭,冇有搶食。”張國賓糾正道:“這個世界優勝劣汰,他混不下去,關我乜事?”

何況,地主哥在建築行業揾水多年,隻包工地,塗牆灰,又不炒樓,拍地,哪有這麼容易倒。

“這倒是。”大波豪頷首道:“如果地主哥不服,我幫你上拳擂,打到他服氣呀!”

“嗬嗬。”張國賓抽著煙笑道:“你放出風聲去,就說我想要收購開一家裝修公司還債,在濠江欠下一屁股債,有興趣的可以來找我談價錢。”

“我還要送馬欄的小姐去新西蘭治病,手頭很緊的呀。”

“得努力打工。”

當大佬好難。

“知道了,賓哥。”大波豪猶豫著道:“這兩年工程隊好賺錢的,如果收購不到怎麼辦?”

“阿豪,這你就不懂了,工程隊要養人,接不到生意,點解有錢發薪水?”張國賓兩手一攤,自信的道:“有人送上門,你就給我狠狠的壓價!”

“知道了,賓哥。”

……

“武哥,前兩個月,新界三個樓盤全部停工,工程隊接不到生意,底下工人都鬨著要離職,點辦呀?”號碼幫紅棍賴皮候穿著膠底解放鞋,上身是一件掛滿油漆的夾克,下身是一條落滿白條的工褲,表情鬱悶的找到號碼幫坐館武兆楠。

武兆楠這段時間的“長輝電影公司”在越南,台島剛賣出好幾部爛片,一下揾水上千萬,小日子過的風生水起,見到賴皮候訴苦的樣子,甩甩手:“怕乜!”

“大佬養你!”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