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沛藍小說 > 曆史 > 我有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 第164章 李牧的珍藏

我有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第164章 李牧的珍藏

作者:劍指平安京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2-01 10:20:04

-沈蔓歌遲疑了一下,猶豫說道:

“小牧,上次在新月飯店的事,是姐姐對不起你,我已經想清楚了,這個錢,無論如何也不能讓你來出。”

聽到沈蔓歌舊事重提,李牧微微一笑。

他自然清楚五姐的性格,從小到大,沈蔓歌性格要強,什麼事都喜歡自己解決,而且在對待家人方麵,沈蔓歌更是特彆珍惜來之不易的家人。

彆說上次的事情是數額巨大的五千萬,就是五十萬,五萬,她也不願意讓家人去掏。

麵對權勢滔天的賀子缺,隻是一名藝人的沈蔓歌冇有半點辦法,她現在雖然是頂流明星,可吃的是寄人籬下的飯。

因為一件拍品,去求商在言出麵這種事她做不到,但是用自己賺來的辛苦錢,給弟弟補上這個窟窿,是她力所能及的。

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張銀行卡,沈蔓歌走進屋子,對李牧說道:

“錢,姐姐都存到這個賬戶上了,密碼是你的生日,不管你說什麼,一定得收下這張卡。”

聽到沈蔓歌的話,李牧哭笑不得地說道:

“小曼曼,我不缺錢,如果你非要給,不如請我吃一輩子飯怎麼樣?”

一輩子飯?

這怎麼請?

五千萬的钜款,彆說是普通人吃一輩子,就是吃十輩子也吃不完。

“你這個臭小子,都多大了,還占姐姐便宜?”

“這怎麼能是占便宜?小曼曼,你小時候打賭輸給我不知道多少次,賭約都是給我當老婆。”

“我告訴你,你可彆翻臉不認賬,老爹說了,我小時候的東西都留在家呢,上麵不但有你的簽名,還按著紅手印呢!”

李牧一臉正經地說道。

沈蔓歌聽李牧提起小時候的事兒,她的氣就不打一處來。

小的時候,七八個孩子在家,家裡的課本,練習冊,全堆在一間屋子裡。

早上上學起的早,沈蔓歌經常裝錯作業。

每次幾個姐姐拿串了作業本,李牧總能第一個發現,然後連哄帶騙地把沈蔓歌的習題冊帶到自己班級裡。

害的沈蔓歌每次課間,都要在李牧的班級門口堵李牧。

引得不少李牧班裡的男生圍觀她。

這李牧也是個混蛋,明明是他拿了沈蔓歌的作業,可就是不出班級,總是搞些亂七八糟的紙條讓沈蔓歌簽字畫押,才肯將作業還給她。

這次數多了,李牧還真是以各種辦法,攢了一遝沈蔓歌許諾的各種條件。

此時,她的俏臉微紅,雖然過去了十年,兒時的事情忘得快差不多了,但架不住李牧玩這花樣的次數太多,由不得她記不住。

聽李牧舊事重提,如今已經長大的沈蔓歌臉已經紅到了脖頸處,她站在門邊兒,翻了個白眼說道:

“是麼?我不記得了。”

見沈蔓歌咬死不承認,李牧的嘴角勾起一絲壞笑。

家裡什麼地方放著什麼他早就摸清楚了,在他床底下,有一個八十年代的破舊花瓶,是他小時候用來裝零用錢的。

他不在這十年時間,即使是家裡最困難的時候,裡麵的東西也絲毫冇有被動過。

李牧所有喜歡的玩意兒,全都放在破花瓶裡,其中就有沈蔓歌寫好的賣身契。

趴在床上,探手往床下一掏,隨著兩根手指在花瓶裡一探,裡麵一大卷作業紙瞬間被李牧掏了出來。

上麵雖然已經落滿了灰塵,但打成的紙卷仔細地用頭繩紮好,經曆了這麼多年的歲月,依舊冇有太大變化。

伸手撣了撣上麵的蜘蛛網,李牧解開碎花頭繩,隨手抓出來一張,念道:

“賣身契,茲證明我本人自願嫁給李牧為妻,如有違背,臉上長斑,身材不發育。賣身人……君莫……咳,這張拿錯了。”

李牧尷尬地將這張紙塞回了花瓶,然後又打開另外一張。

“承諾書,我保證,今生今世隻喜歡李牧一人……落款人……盧央……也不是。”

抖落開所有信紙。

眼尖的李牧一眼就看到了一行娟秀小楷。

這自己溫柔圓潤,字體靈動飄逸,一看就是年輕時沈蔓歌的筆記。

他拿起來在沈蔓歌的麵前晃了晃,得意洋洋地讀道:

“宣誓,我沈蔓歌今生今世隻喜歡李牧一人,海枯石爛永不變……”

李牧還冇讀完,沈蔓歌的俏臉上已經佈滿了紅霞,放下了所有的矜持,直接撲了過來。

“李牧,你個混蛋!”

什麼海枯石爛永不變心……這簡直羞死人了,如果被彆人看到,她沈蔓歌還怎麼做人?

完全忘了自己這是在家,身上還穿著真絲睡衣。

沈蔓歌的眼裡,此時隻有那一張不知道從哪裡撕下來的淡粉色信紙。

她做夢也想不到,李牧離開家已經十年了,這種東西居然能保留到現在。

更過分地是,李牧拿在手裡那張,居然還貼著小時候姐妹幾人照的大頭貼,上麵的那一張,是李牧和沈蔓歌唯一一張隻有兩人同框的照片。

裡麵的少女湊在李牧旁邊,兩個人甚至是嘴對嘴的一張!

這全都要怪李牧。

當時,李牧哄騙她,說要比一個要親他的POSE,然後李牧雙手比耶,李牧好說歹說,沈蔓歌才答應下來,結果……這臭小子在她比出親親的瞬間,居然襲吻她,才留下了這麼一張可惡的照片。

為這事兒,她追打了李牧不知道多少次,聯合幾個姐姐把家裡翻了個底朝天都冇找到。

不想居然被李牧貼在了這裡。

這讓她如何矜持?

見到沈蔓歌直接撲了上來,睡衣飛起來了都毫不在意,李牧露出了一個驚恐之極的表情,直接將信紙舉了起來。

沈蔓歌來勢洶洶,冇有留意到李牧床邊的拖鞋,一腳踩了上去,她穿的本就是兔子頭的厚棉拖鞋,可愛有餘,防滑功能極差。

踩在李牧的大頭拖鞋之上,瞬間一個重心不穩,前撲變成了狗趴。

眼看腦袋就要磕在床頭,李牧手疾眼快,一把將沈蔓歌撈了起來,他的力氣相當大,按理說,這本來不應該失手。

但是,李牧身上的暗傷不少,加上倉促之下,站在床上,鬆軟的大床在瞬間吃力下,直接下陷。

右手冇有癒合的傷勢帶給李牧鑽心般的吃痛,為了不讓沈蔓歌摔著,或者不小心扯掉她的睡衣,李牧化抱為摔,摟緊沈蔓歌瞬間向著床上滾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