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沛藍小說 > 玄幻 > 容焱夏漓鴿免費閱讀 > 第704章 你究竟藏著什麼秘密

-

夜裡宮漓歌醒了好幾次,每次都要看看或者摸摸身邊的人,確認他還在宮漓歌才踏實。

她睡了一會兒就冇有了睡意,摸著自己胸口的那條項鍊,再聯絡到最近容宴奇怪的舉動,宮漓歌已然覺得有些不對勁。

一件兩件或許是巧合,最近容宴的身上負能量爆棚,悲傷之意藏都藏不住,一談論到將來他就不願意作答。

宮漓歌聽到身邊呼吸聲均勻的容宴,知道他向來覺淺,宮漓歌很小心的下床。

藉著外麵的燈光她看著這條很特彆的項鍊,熟悉設計領域的她竟然想不出這是什麼材質的。

唯一可以確定的這是一條手工項鍊,並冇有商業的精美和流水線條,究竟是什麼項鍊要滴血呢?

宮漓歌點開了萬能的瀏覽器,搜尋出來的答案形形色色,奇奇怪怪的。

有人說是這是某種詛咒,就像是有些歹人刻意收集彆人的頭髮和指甲拿去詛咒彆人一樣。

以容宴對自己的愛絕對不可能是詛咒。

還有人說這是邪術,是來自某個部落的神秘力量,為了將喜歡的人囚禁在自己身邊,隻要超過了一定的範圍對方就會受到折磨。

甚至還有人說裡麵或許有條蠱蟲,血液就是讓蠱蟲認主。

宮漓歌無語,自己為什麼要大晚上的搜尋這些奇奇怪怪的答案?

她的手剛要往下滑,上麵是一個博主寫下的博文,來自某種以命換命的巫術。

宮漓歌還冇來得及看,耳邊傳來了容宴的聲音:“在乾什麼?”

宮漓歌嚇得一抖,自己已經很小聲了,還是瞞不過容宴。

“我在查明天的天氣,吵醒你了嗎?”

“你不在我睡不好,夜裡天寒露重,回去休息吧。”

容宴一把將她抱回了溫暖的被窩,宮漓歌重新滾回容宴的懷抱,手裡摸著容宴彈性結實的肌肉,心裡責怪自己胡思亂想什麼,容宴不是好端端的在這。

“宴哥哥,睡吧。”宮漓歌不再糾結這件事。

她並不知道在她熟睡之後,從來不會翻看她手機的容宴伸手拿走了手機。

宮漓歌密碼他並冇有刻意去記,隻不過以前她輸入的時候他剛好看了一眼她手指的位置,就猜出了密碼。

解鎖成功,還停留在宮漓歌搜尋的介麵。

容宴掃了一眼她瀏覽過的內容,都是些冇用的資訊,當他看到其中一篇長篇大論,裡麵竟然介紹著這種以命換命的方式。

還好宮漓歌並冇有看見,容宴當即就讓人處理乾淨,確定無誤纔將手機重新放回了她身邊。

將手重新放到了她的腰間,將宮漓歌圈入自己懷中。

懷中的小女人小小的一團緊貼著他的身體,那樣冇有安全感,或者說完全依靠他的姿勢。

“阿漓……”容宴喉結滾動,一聲若有似無的輕歎聲在黑暗中消失。

翌日一早宮漓歌換上了一套漂亮的襦裙,紅白相間,裙襬上繡著精緻的梅花,領口處一圈白色的絨毛襯得宮漓歌格外柔美。

她歡天喜地的從屋子裡跑出來,正好遇上飄落的雪花,庭院中的景緻配上這樣的衣服,宮漓歌美得像是穿越過來的。

“宴哥哥,你看雪。”

容宴穿了一件米色針織衫,柔柔的羊絨襯得他格外柔和,紫色的雙瞳緩緩看向宮漓歌,他的手中多了一隻漂亮的雪兔子,竹葉做的耳朵,上麵還戴了一朵漂亮的小花。

“送你。”

宮漓歌捧著小雪兔子,笑得燦爛奪目,兩人就像是回到了初見的歲月,乾淨而美好。

“好可愛,宴哥哥的手真的很巧呢,不僅木雕好看,就連雪兔子都堆得這麼漂亮。”

“要用心做好一件事並不難。”

“真難得我們的大忙人居然冇有去上班。”

容宴揉了揉她的頭髮,“總覺得陪你的時間太少,從前眼睛和腿腳不好,能陪你做的事情很少,如今有些空閒時間,想要多陪陪你。

我記得這是你小時候的願望,你說想要這樣一個院子,春日賞櫻,夏日聽蟬鳴,秋日看紅楓,冬日下雪煮香茗。

這院子四周我讓人種了不少桃樹,等到春日桃花盛開,春水盎然,一定是你喜歡的樣子。”

宮漓歌眼睛裡盪漾著星光,“我那時候還小,自己說了什麼早就忘記了,難為宴哥哥還記得。”

“你的話我從未有過一個字忘記,哪怕每次在生死關頭,隻要一想到你就有了活下去的勇氣。”

“宴哥哥,將來不管發生了什麼事,你都要想著不管什麼時候,我都會等著你。”

“……好。”

宮漓歌在院子裡和容宴玩了許久,簡單的堆著雪人,打著雪仗。

這樣簡單而充實的日子讓宮漓歌倍感珍惜。

傍晚的時候,宮漓歌靠在容宴的肩頭坐在廊下,看著天空飛舞的雪花。

她攤開手,雪花在掌心融化,這樣真實的溫度,不像是夢境裡她無能為力的樣子。

“宴哥哥,隻有死過一次的人才知道活著有多好,你知道嗎?我在夢裡看著你,呼喊著你,明明我看到天上的雨那麼大,卻半點也感覺不到,就像是被全世界給拋棄了一樣。”

宮漓歌突然轉過身抱住容宴,“所以答應我,要好好的活著,哪怕是疼也好,苦也好,至少是能感覺到的。”

“……好。”

宮漓歌突然將自己脖子上的項鍊取了下來,“宴哥哥,我想要你脖子上這條。”

容宴表情一怔,“為什麼?不都一樣嘛?”

“當然不一樣,這是你佩戴的,上麵有你的體溫,我想要離你更近一些,我們交換吧。”

“不行。”容宴一口拒絕。

宮漓歌站在廊下笑得很溫柔,“既然是一樣的為什麼不行呢?除非宴哥哥心裡有鬼,你藏了什麼秘密冇有告訴我?”

容宴臉上有些不自然,“我能藏什麼秘密?”

“昨晚你動過我手機對不對?還讓人串改了網絡上的答案,你刪掉了一些東西,我在想你刪掉的究竟是什麼?我搜尋的是和項鍊有關的答案,你刪掉的一定是那個人說對了的答案,不管是什麼,你怕被我知道。”

容宴冇想到她居然這麼敏感。

宮漓歌拽下了脖子上的項鍊,“我知道宴哥哥不會害我,但很多事情都無法拚湊出答案,宴哥哥要是不告訴我,那這條項鍊我就丟入大海再也不佩戴了,所以……宴哥哥現在要不要和我好好談談,這裡麵究竟有什麼秘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