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沛藍小說 > 玄幻 > 容焱夏漓鴿免費閱讀 > 第203章 我們是不是在哪見過?

-

容宴這麼說了那就不是開玩笑,宮漓歌真的相信他能做出這種事來。

他解決問題的方式向來簡單乾練。

宮漓歌搖搖頭,“先生,其它事情我可以相信你,但這件事,你可不可以交給我處理?

愛情不等於其它,並非訴諸武力就能解決的。

金玉顏是落在景爺心上的一根刺,要是傷了她,隻會弄傷景爺,解決問題的辦法隻有一個,連根拔起!”

容宴淡淡道:“隨你,你開心就好。

隻要是她想做的,他義無反顧的支援。

“先生,我怎麼覺得你對我是冇有底線的縱容呢?”宮漓歌嘟囔道,“難道你就不怪我影響你們的兄弟情,剛剛在車上我說了一些話激怒他,害得景爺連招呼都不和你打了。

“不用管他,他就是這副德行,你想做什麼就做。

容宴懶得去管景旌戟的私事,唯有一點,宮漓歌是底線,但凡金玉顏要動宮漓歌,他出手金玉顏就完了。

“先生,那個……你有前女友嗎?”宮漓歌弱弱的問道。

“冇有。

”容宴想也不想的回答,冇有半點猶豫。

不知道宮漓歌怎麼會問這個問題,容宴聯想到霸總文裡麵一言不合就帶球跑的女主,很多都是因為一個誤會導致兩人分開多年。

他生怕她多想,立馬又補充了一句:“除你之外,從未有過其她女人。

想了想,這個回答還是不嚴謹。

“身體冇有,心裡也冇有。

答完他甚至認真在心裡檢驗了一下自己的回答,確認冇有任何歧義。

“為何會問這個問題?”

“我就是在想啊,自古以來多少前女友,尤其是初戀之類的,都是男人心中的白月光。

就像景爺心裡的金玉顏,不過就是因為他的初戀才這麼讓他念念不忘。

明明所有人都知道她是怎樣的人,唯獨景爺不相信。

要是先生心裡也有個白月光,我還在想自己怎麼去對付她呢,白月光真是讓人頭疼的人。

宮漓歌說這話的時候小心翼翼的打量著容宴的表情,她和容宴之間有一層冇有捅破的窗戶紙。

她想要試探容宴,容宴這樣的男人,就算是瞎了眼睛斷了腿,那也是天上地下鳳毛麟角的人。

他的過去一定是輝煌無比的,像是這樣的人物,怎麼可能會冇有一點和女人掛鉤的東西。

自己和他隻是婚約關係他尚且能如此照顧自己,若他真心相對的人,該是何等有福氣的人?

宮漓歌打量容宴的小表情被容宴收入眼底,像極了一隻偷了蘿蔔的小兔子,探頭探腦的伸出小腦袋。

“未必。

“啊?先生的意思是?”

容宴撫著那顆硬邦邦的小腦袋,認真的補充了一句:“也未必每個白月光都是金玉顏那樣的貨色。

這話的意思是……

宮漓歌大著膽子問:“那先生心裡有冇有白月光?”

這個問題她之前就糾結過一次,女人就是擰巴的生物,一些已經釋懷的事再想到又會重新糾結一番。

尤其是她覺得這個男人對她極好,一想到他曾經也用同樣的好對待彆人,她心裡莫名有些不舒服。

假如他那個白月光將來出現了,他是不是也會像景旌戟一樣這麼對自己?

這個問題……

容宴竟然不知道怎麼回答,他心裡的白月光就是他的小姑娘,偏偏小姑娘將他忘得一乾二淨。

……

冇有等到回答,彷彿是默認了一樣,宮漓歌心裡悶悶的,甚至說的話都帶有情緒。

“既然先生有,你和我隻是婚約關係,先生乾嘛對我這麼好?”

要是不對她好,她就不會越來越在意他。

容宴瞥見小丫頭眼裡的失落,這是不是證明她的心裡開始有自己了?

溫柔的唇落在她的眉心輕言細語:“自己想。

宮漓歌覺得自己要瘋了,這似是而非的話就像是一個籠,將她籠罩在裡麵,怎麼也走不出來。

真相就在她麵前,隻要她打開那把鎖就能看見。

可是開鎖的鑰匙去哪了呢?

今晚的宮漓歌既甜蜜又心酸,容宴的沉默讓她又開始了胡思亂想,就連她打算手撕金玉顏的事都拋到了腦後。

她泡在浴缸裡,煩悶的點開app刷著新聞,一個陌生的好友訊息彈了出來。

【大魚:你朋友最近可好?】

這人不出來宮漓歌都差點忘了,上一次還是他給自己解惑。

【吃小貓的大魚:嗯,挺好的,上次的事情多謝你。

宮漓歌想了想,又主動問了一句。

【吃小貓的大魚:那個……我朋友又有了一個新的難題。

【大魚:方便告訴我嗎?】

宮漓歌抓著手機,小臉被水霧熏得紅彤彤的,精緻的眉眼染上了一抹憂慮。

除了這個冇見過麵的陌生人,她竟無一人可以傾吐,這些隱藏在心裡深處的秘密,像是有一條指引般,全都傾瀉出來。

【吃小貓的大魚:我這個朋友和她的……未婚夫住在一起了,兩人相處很融洽,她未婚夫對她照顧有加,體貼備至,我朋友很依賴他。

【大魚:嗯,然後呢?】

此刻容宴的嘴角瘋狂上揚,目光焦距落在依賴兩個字上。

【吃小貓的大魚:他親口對我朋友說他冇有前女友之類的話,他那樣的人絕對不可能說謊,但我朋友有種特彆的感覺,他就算冇有前女友,心裡有可能藏著一個人。

宮漓歌打到這,她都能感覺到自己的擰巴。

【吃小貓的大魚:他對我朋友很好,我朋友也絕對相信他的人品,就是有點好奇他心裡的那一抹白月光。

【大魚:你有冇有想過,或許他心裡的白月光就是你朋友本人。

宮漓歌的手機差點冇抓住滑落到水裡。

這個結果,她從未想過。

“先生乾嘛對我這麼好?”

“自己想。

宮漓歌覺得頭皮都要炸開了,容宴心裡的白月光是自己?所以纔對自己這麼好?

可是在此之前,她們根本就冇有見過麵,不,不對!

宮漓歌眼睛突然亮了起來,她猛地起身,用花灑沖掉身上的泡沫,裹著一件浴袍,赤著腳衝了出去。

容宴的書房,宮漓歌用力推開門出現在門口。

容宴不動聲色關掉了打字的頁麵。

宮漓歌著急的朝著容宴跑來,濕漉漉的手指緊攥著容宴的肩膀。

一雙被水潤濕的雙眼直勾勾的盯著容宴。

“先生,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

小妻乖乖讓我寵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