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沛藍小說 > 科幻 > 池瑤張若塵小說名 > 第三千八百六十一章 雖死亦逆行

池瑤張若塵小說名 第三千八百六十一章 雖死亦逆行

作者:飛天魚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2-10-08 22:01:34

-

生死兩重棺懸浮在無常鬼城外的虛空,鬼氣遍及三途河流域,在空間中沉浮,散發無與倫比的氣勢。

黃泉鬼帝修煉速度驚人,如今的修為,已能比肩鳳天,遠勝剛剛出世之時,讓人懷疑他是不是真的隻是殘魂歸來。沉厚的聲音,從棺中傳出:「相比於在曆史上覆滅了無數強盛文明的量劫,本帝從來都不是這個時代的敵人!本帝要的,隻是鬼族。做為鬼族曆史上最強大的

帝皇,本帝也有資格重新執掌鬼族。」

鳳天站在城頭,身姿挺拔,冷冰冰的道:「你是想執掌鬼族,還是想要吞食鬼族修士的魂靈,以迅速提升修為?」「本天倒是很好奇,你在黑暗之淵,到底得到了什麼,萬年而已,修為竟提升到了這個地步。是你生前,留下的底牌?你早就知道,這一天會到來,自己能夠

殘魂迴歸?」

沉默了半晌。生死兩重棺中,黃泉大帝的聲音響起:「本帝自有秘密,無需向任何人解釋。當前,對地獄界而言,最重要的事,乃是去阻止黑暗降臨。祂曾被肢解,很虛弱

目前可以敵。本帝亦不希望,黑暗這麼早就到來。」

「言儘於此!」

生死兩重棺撞破一層層空間,消失在三途河上。

確定生死兩重棺真的已經退走,鳳天目光轉而看向本源神殿,傳出天旨:「無常鬼城所有神靈聽令,以最快的速度,帶領城中修士撤離。」

她要用整個無常鬼城,來鎮壓本源神殿。

確切的說,是鎮壓本源神殿中的詭異血泉,絕不能讓這些血泉,流散出去。

鳳天認為,黃泉大帝所說的「肢解」,也包括這裡的詭異血液。

這些血液,屬於祂?

若真是如此,鳳天就有了新的打算。

緊接著,鳳天又傳出第二道天旨:「三途河流域,中三族所有神靈聽令,趕往酆都鬼城,組建神軍,準備赴死一戰。」

酆都鬼城,不僅是鬼族的第一城,更是占據了一棵世界樹,若彙聚中三族的神靈,一亮世界樹,未必不可迎戰那無儘的黑暗。

戰鬥,鳳天從來不懼。

敵人,無論多強,皆可一往無前。

死亡……

她便是死亡。

……

閻人寰將鎮壓著閻君的人祖旗和摩尼珠,交給了張若塵,體內的血液,頓時以更快的速度燃燒。

一股影響精神的詛咒,遍及全身,難以壓製。

「這裡不是你可以摻和,走,趕緊走!」

閻人寰如同一尊模糊的人形血肉,承受著無與倫比的痛苦,咬緊牙齒,衝著張若塵怒吼。

張若塵一手捏著摩尼珠,一手舉著人祖旗,能感受到閻人寰身上的決絕和悲壯,心中觸動極深,腳步難以邁開。

無論各自的理念如何,每到危急時刻,這天下,從來不缺大擔當者。

虛天低聲道:「需要幫忙嗎?」

「不必了,你也走吧!」

閻人寰一手持著天龍旗,一手持著神鳳旗,化為一道明亮的火光,向黑暗飛起。

戰旗獵獵,龍影和鳳影伴行。

雖一人,卻似千軍萬馬。虛天心中有一些不是滋味,道:「走吧,他中了煈血咒,本已是將死,能夠以這種悲壯的方式結束,才無愧天尊之稱。時值此刻,本天纔有些佩服他閻人寰。

一位不滅巔峰自爆神源,絕對具有無與倫比的威懾力,便是始祖也不敢無視。

他們得儘快遠離,不然必被波及。

「有些不對勁!」

張若塵全身汗毛炸立,從頭到腳皆冰涼。

隻見,黑暗深處,兩隻暗紅色的眼睛顯現出來。

哪怕隔著數百億裡,那兩隻眼睛,竟然也占據張若塵視野的五分之一大小,可想而知,其本體是何等巨大。

更可怕的是,它散發出來的氣息,比幽潭邪目強大了不知多少倍。

張若塵有一種,數百億裡也近在咫尺,神魂被鎖定的詭異感覺。

如石化,如定身,想要逃都做不到。

「完了,閹人寰的神魂被壓製了,已無法做到自爆神源。以我看,他反而會淪為黑暗的食物。」

虛天以無上劍氣,斬開那雙詭異眼睛的神魂鎖定,拉著張若塵就準備離開。

張若塵遠遠望去,能夠看見,閻人寰距離那雙詭異眼睛,還有百億裡,便被眼睛中逸散出來的光芒鎖住。

閻人寰雖然嘴裡吼聲不絕,卻無法掙脫,孤掌難鳴,顯得格外悲慼。

堂堂天尊,想要慷慨赴死,竟然做不到。

以這種方式落幕,他絕不甘心。

但,又能如何?

虛天見拉不動張若塵,眼神變得異樣。隻見,張若塵眼中無限冰冷,手中的人祖旗無風自揚,戰意滔天。

「黑暗降臨,誰都不可倖免,逃得了一時,但逃得了一世嗎?」張若塵長歎一聲,甩開了虛天的手,激發帝符符紋護體,抵擋那雙邪異眼睛的攝魂力量,向前邁出腳步,又道:「現在他還很虛弱,但若讓他進食了人寰天尊

有了足夠的力氣,當今天下,還有誰可擋?」

「我要去助人寰天尊一臂之力……哈哈,這或許是個愚蠢的決定,但或許也是我們的唯一機會,這個時代的惟一機會!」

被穿透在人祖旗上的閻君,大受震撼:「張若塵,你最好彆發瘋了,黑暗可吞噬最強盛的文明,以養自身,從來不嫌食物多!」

閻君當然害怕,張若塵若是就此逃走,他還有一線生機。

但張若塵這一去,他肯定跟著萬劫不複。

張若塵直接催動閻人寰留在人祖旗中的五成閻羅天道奧義,陣旗變得璀璨奪目,衍化出一座無邊無際的血海。

張若塵手舉戰器,腳踏血海,符光護體,以嘯聲壯膽,大步衝向被光芒鎖住的閻人寰。

「錚!」

一道劍鳴,從後方,由遠而近的傳來。

張若塵向旁邊看去。虛天已追到與他齊頭並進的位置,冷哼一聲:「你們兩個都慷慨赴死了,本天若是就此逃走,今後還不被天下修士笑死?再說,就憑你的修為,也能撼動那雙

詭異邪目?不自量力。」

虛天的頭頂,命運之門顯化出來。

身高數十萬裡的老屍鬼,手持一根火焰戰柱,從命運之門中走出,在虛空奔跑,擋在張若塵的前方。

張若塵縱身一躍,出現到老屍鬼的肩頭。虛天眼神越來越淩厲,手中的七星神劍,釋放出來的熱量要將天地都焚滅一般,道:「目的要明確,本天來斬斷禁錮閻人寰的光芒。然後,我們一左一右,幫

閻人寰開路,助他靠近那雙詭異邪目。」

虛天的速度,突然大增,無儘劍氣出現在他身後。

人劍合一,劍意通天。

「虛無劍道——虛實相生,劍出時空滅!」

虛天白髮逆揚,於黑暗空間中,斬出自創的最強劍招,結合虛無、真理、劍道,以斬時空。

纏繞在閻人寰身上的光芒,被虛無之劍斬斷,恢複自由身。

冇有任何多餘的話語。

閻人寰直向那雙恐怖的詭異邪目飛去,不斷打出神通,磨滅空間中的黑暗詭異之氣。

虛天和張若塵一左一右,打出戰法,為他開路。

「自爆神源,怎麼可能做得到呢?」

虛天隱隱約約感應到,黑暗深處,傳來這樣一道異樣神念,臉色隨之一變。

「唰!唰!」

兩隻詭異邪目中,飛出兩道光束,並未攻擊閻人寰,而是攻擊他和張若塵。

虛天鬥戰一身,從未有過這樣的危機感。

他將七星神劍打了出去,催動劍二十三的劍意,擊向飛來的光束。

劍與光束相擊,僅相持了一瞬間。

「轟隆!」

在虛天震驚的眼神中,七星神劍的劍體,出現一道道裂痕,繼而爆碎開,化為無數碎片,向他飛來。

「趕緊躲到老屍鬼身後,不,躲進九鼎……」

虛天自認為,以自己的修為,麵對這一擊也未必活得下來,而張若塵必死無疑。

在這危急關頭,還能提醒一句,已是仁至義儘。

虛天全身虛化,將命運之門擋在了身前。

根本來不及後退,七星神劍的碎片和光束,已是擊中命運之門。

命運之門完全擋不住,頃刻間爆碎。

虛天手持天機筆,在被光束擊中的前一刻,卻驚奇的發現,遠處張若塵身前,不知何時,出現了十二尊數千丈高的石人。

這十二尊石人,手持各不相同的青銅戰兵,齊齊向前劈去。

「噗嗤!」

下一瞬,虛天被七星神劍的碎片和光束,打得肉身爆開,隻剩部分骨頭儲存下來,飛向四方,陷入短暫的無意識狀態。

等他恢複意識,重新凝聚出肉身,卻見張若塵舉著人祖旗,完好無損的出現在他麵前。

虛天這一次,是真的受了重傷,臉色蒼白得像死人,問道:「你怎麼會冇事?剛纔出手擋在你身前的是太古十二族的族皇?」

「你冇事吧?傷到了精神?出現了幻覺?天姥和昊天到了,這裡不用我們拚命了,走,趕緊走。」張若塵關切的道。

虛天以狐疑的眼神看著張若塵,不相信是自己出現了幻覺。

……

巫殿降臨,殿體的大小,不輸詭異邪目。天姥站在巫殿的頂端,頭頂衍化出七十二柱魔神的光影,一身紅衣,顯得格外刺目,一指擊出,指光和詭異邪目中飛出的光束對碰在一起,形成排山倒海的

漣漪。

另一頭,清輝霞光照亮黑暗,昊天步若踏天,持軒轅戟,與另一隻詭異邪目鬥法。

冇錯,不是昊天自己祭煉的玄黃戟,而是攜帶了軒轅家族的鎮族祖器「軒轅戟」。

虛天和張若塵向黑暗之外逃遁的時候,虛空突然被另一股黑暗力量撕裂而開,將二人嚇了一跳。

卻見,並非是黑暗追殺了上來,而是玄鼎破空而至。

玄鼎冇有停留,飛向黑暗深處。

「太好了,石嘰娘娘也來了!」張若塵道。虛天眉頭一挑,道:「石嘰……石嘰的美貌,真有傳說中那麼絕豔?與月神、無月相比如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