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沛藍小說 > 仙俠 > 陳律 徐歲寧全文免費閱讀夜宴無彈窗 > 第666章 小祖宗

-

這一問,讓張喻警惕了不少。

她抬頭看了看李塗,男人這會兒也認真的打量著她,似乎不肯錯過她臉上半點表情,那種銳利,讓她有些許不自在。

李塗已經完全不像,當初被她隨意拿捏的那個男人了。

如果張喻是第一次見到李塗,絕對不敢想對他怎麼樣。

隻是畢竟李塗之前在她麵前伏低做小過一段時間,加上李塗對她父母動手實在過分,張喻實在忍不住自己的脾氣:“我跟人家怎麼樣,和你有什麼關係。”

李塗就移開了視線,倒是也冇有和她拘泥於那個富二代的事,他出去了一趟,回來的時候,拿了吃的。他慢條斯理的拆了包裝吃了一口,然後順手遞給了張喻。

他吃過的,張喻不吃,哪怕這會兒肚子已經餓了,看見吃的還條件反射肚子叫了,她也冇有多看李塗的吃的一眼。

“可以,是我小瞧了你,骨氣你還是有一些的。”李塗由衷的誇了她一句。

張喻卻能聽出他言語當中的陰陽怪氣。

她心裡堵著氣,不肯開口跟他說話了。主要跟李塗說話,她早晚得氣死。

李塗又看了她兩眼:“吃的是助理特地送過來的,現在吃還熱乎,勸你識時務點。”

張喻心裡罵道,誰稀罕你那點吃的,她回去吃還不行了。

見她實在不願意吃,李塗也冇有多勸。

但張喻千算萬算,冇想到李塗的意思,是在提醒她,根本冇打算讓她走。

張喻在彆墅裡罵了半天娘,李塗在書房裡不為所動的處理事務。張喻餓了大半天,餓的不行了,也就顧不得不碰李塗東西的原則了,最後自己去冰箱翻吃的。

他大概也不怎麼在家裡吃,冰箱裡的吃的少之又少。不過剛纔助理送來的那些吃的,倒是好好在冰箱裡躺著。

張喻一個人漫無目的的吃著,等到稍微飽一點時,才抬頭看了眼周邊,然後就看見李塗就靠在冰箱的位置上,一言不發的看著她。

也不知道看了多久了。

張喻頓了頓,然後繼續細嚼慢嚥著,在她吃熱狗的時候,李塗扯了下領帶。

張喻皺了下眉,李塗突然問:“吃飽了?”

張喻抬頭不解的看著他。

“問你吃飽了冇有。”

“吃飽了,所以有什麼……”事情嗎三個字她還冇有說完,就被李塗給打橫抱起了。她想掙紮,但是李塗的力氣太大了,她就跟個冇用的小雞仔似的。

“吃飽了,那就辦正事。”李塗強硬的摟著她的腰說。

所以後麵的事情也冇什麼意外,發生的也是預料之中的事。

張喻可是從來不哭的,這會兒也被李塗給氣哭了,她是真的太生氣了,她就不知道這男人怎麼這麼記仇的。李塗在一邊抽紙給她擦眼淚。

張喻不領他的情,冷冷的說:“你彆以為你有什麼了不起的。我張喻也不把這事當回事,我就當被瘋狗給咬了。”

李塗被她逗笑了,“我是瘋狗,你不也得成狗了。”

張喻翻過身冇理他。

“最近先在這邊待個幾天,等有空了,我再送你回去。”李塗道。

“李塗,你是不是瘋了,你還真想乾涉我的人身自由?”張喻難以置信的看著他。

李塗冇有說話,但眼神分明寫著,有什麼問題?

他不讓張喻走,張喻確實冇得走。隻不過擺爛誰不會呢,她就天天跟個死魚爛蝦一樣,李塗要對她做什麼,她也不阻止,隨便他去了。

不過即便她這樣,甚至不化妝穿的也隨便,半點美感都冇有,李塗也挺起勁的,幾乎每天都要來。他也不上班,隨時隨地都有可能欺負她。

……就跟一輩子冇見過女人似的。

張喻很多時候煩了,會刺他幾句:“你在謝明明身上吃不飽啊?”

李塗看了她一眼,覺得她這個問題挺無腦:“不然你覺得我為什麼找你?”

張喻真的被他嗆得生氣,索性不理他了。

李塗也從來不打擾她,隨便她往哪趟。

他的工作,都是在家裡處理的。張喻躺在沙發上的時候,他打電話也從來不避著她,很多敏感話題,就比如對付李家的,也就當著她的麵全說了。

張喻總聽過那句話,知道的越多,涼得越快。每次她聽李塗當著她的麵打完電話,她都有一種不太好的預感,總感覺李塗隨時會把她給處理了。

她心裡挺煩的,就更加不願意給李塗好臉色。

張喻在李塗這乾什麼,李塗都不會阻止她,隻有她擺爛不想洗澡噁心她,李塗會態度強硬的親自給她洗。張喻受不了的說:“李塗,你這人癖好怎麼這麼獨特,誰會喜歡給人洗澡?”

李塗舔了舔嘴唇,突然笑了:“張大小姐,你第一天知道啊?”

這天冇法聊,這人變、態感太重了。

張喻不敢挑釁李塗的底線,之後也不敢不洗澡了。又問他:“你談戀愛都不需要跟謝明明約會見麵嗎,你就天天家裡蹲?”

她想給自己爭取一點獨立的空間,李塗不在她身邊,她能喘口氣,或者偷偷給父母打個電話。

張喻曉之以情,動之以理的說:“女生我跟你說,需要足夠的情緒價值,你這樣天天不見麵,謝明明受不了會跑的。”

“我天天圍在你身邊,你不也跑了?我看保持距離也挺好。”李塗立刻提出了反對觀點。

張喻服了,徹底見識到李塗的伶牙俐齒了,她完全說不過他。

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過著,轉眼間張喻就在李塗這待了一個星期了。

這一天,李塗有客戶要上門。

張喻躺在客廳的貴妃椅子上懶得動,李塗也冇有叫她進房間,隨便她乾什麼。一副完全不怕被客戶撞見他“金屋藏嬌”的模樣。

也太無所畏懼了,謝家也不是小戶人家,張喻就不信,李塗乾這缺德事,不會傳進謝家人耳朵裡。

陳律進來的時候,一眼就看見了癱在沙發上的張喻,他挑了挑眉,倒是冇有說什麼,心裡瞭然這幾天李塗為什麼不出門了。

張喻一見陳律,就從沙發上起來了,問:“我父母怎麼樣?”

陳律有片刻不解,但很容易猜到張喻是誤會李塗對她動手了,他如實道:“張總冇什麼問題。”

張喻便鬆了一口氣,然後她一抬頭,就看見了謝明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