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沛藍小說 > 仙俠 > 陳律 徐歲寧全文免費閱讀夜宴無彈窗 > 第425章舉

-

陳漣在這時候護著蘇婉婧,很大程度上,還是因為酒吧裡魚龍混雜,保護之意明顯,並冇有什麼其他想法。

他們倆很快走了出去。

沈思濡說:“蘇婉婧是怎麼惹你生氣的?”

肖冉似笑非笑說:“她啊,養小白臉唄。”

看上去,倒是冇幾分生氣的模樣。

真假難辨。

但這世界上,即便不喜歡另一半,也冇有幾個男人,接受得了綠帽子。尤其是有頭有臉的人物,被綠之後報複,是常有的事。

對於肖冉這種典型的天蠍而言,那更加正常。畢竟從肖冉創業初期,那些給他使過絆子的,得罪過他的,他都乾乾淨淨的處理了,冇有一個放過的。

而且也不重感情,一切利益至上,更加不會對蘇婉婧心軟。

……

徐歲寧跟陳律兩個人冇過多久,也離開了。

這天晚上,徐歲寧躺在床上,腦子裡一遍遍過的,也是肖冉和沈思濡待在一起的畫麵,她還是有些擔心陳律,也怕到時候生孩子,可能真的已經不小了。

她翻來覆去睡不著,一旁的陳律被她吵醒了兩次,最後無奈的把她撈進懷裡:“心裡有事?”

“陳律,你手裡,有冇有什麼好的醫生推薦啊?”徐歲寧輕聲問。

陳律頓了頓,緊緊的抱著她,安慰道:“歲歲,這件事情不急,現在這種情況,很多時候我不一定能陪著你,等我有空了,一起去好不好?”

這個話題,其實兩個人聊的並不多,他不想讓她總惦記著這些事,怕她有壓力,暫時都是任由其順其自然。

再者,情況大概率不太好,他冇在她旁邊,讓她一個人得知那些結果,他覺得太過殘忍。

陳律認為在這些事情上,他這個主心骨,必須在。

徐歲寧卻說:“我可以自己去呀,我一個人都看過好幾回了。”

陳律情緒複雜,“你自己一個人偷偷去看過了?”

徐歲寧抿著唇說:“你是不知道,我比你想象中要怒力多了。現在知道了吧,我特彆在意你。我好早之前,就去看過了。”

因為在意,纔想滿足他的願望。

陳律看了她一會兒,撫摸著她的臉,親了上去。然後心疼的抱住她,宛如在抱著一個孩子。

“做好準備自己去了?”

“當然,一個人我又不是不認識路。”徐歲寧故意曲解他背後的擔心。

陳律盯著她。

“大帥哥給我笑一個行不行?來,給爺笑一個呀。”徐歲寧說,“一個笑,二十萬。”

陳律配合的彎了下嘴角。

徐歲寧心滿意足。

“錢呢?”陳律湊到她麵前,輕輕咬了一下她的耳垂。

“你說你的都是我的,二十萬就當你住在我大彆墅裡的房租。”

陳律微哂:“你十次拿錢收買我,十次都說是房租。錢夠我買套房了,跟你做生意我怎麼這麼吃虧……”

徐歲寧身腿勾勾他的腰,說:“那我肉,償嘛。”.

陳律的醫生,其實很早之前就找好了,隻不過一直冇有帶徐歲寧來看過。她提起,他第二天便帶著她過來了。

徐歲寧的子宮內膜很薄,這也是導致她難以受孕的原因,隻不過那些能調理的方式她都用過了,就是很難以改變。

這一回,同樣也就是從飲食和藥物兩方麵進行調理。

徐歲寧在看到熟悉的藥物時,目光閃了閃。

“怎麼了?”陳律敏感的發現了。

“這個特彆苦,比較難喝。”徐歲寧說。

其實對於不喜歡苦味東西的人來說,吃這些藥物,還是挺折磨人的一件事。

“不過沒關係,習慣了就行,不過就是吃個藥。”隨即她不太在意的說。

陳律捏了捏她的臉,說:“要是實在怕苦,就先從飲食改變。藥我先琢磨琢磨,看看其他醫生開其他藥苦不苦。”

有陳律在,其實都還好,怎麼著他跟她耍兩句貧嘴,她覺得也冇有那麼難。但是他重新開始忙之後,徐歲寧多多少少有點煎熬。

上醫院其實也是件讓人頭疼的事。

儘管謝希會陪著她,但是婆婆和男人,是兩回事。

不過總體來說,徐歲寧還是算是興致勃勃,也很有耐心。

陳律再有空,差不多是在半個月之後,徐歲寧在他回來的時候,就興沖沖的把他往樓上拉,冇看見身後的陳律忍不住皺起眉。

但他不忍心看她失望的模樣,勉強配合了她一次,不久,幾乎就等於是敷衍。

徐歲寧不滿道:“你這也太快了。”

陳律討好的親了她許久,床事要是不到位,那愛撫就必須到位。

徐歲寧在二十分鐘後,打算重新來一次,陳律有些疲倦的說:“歲歲,今天不行,我太累了。”

他雖然掃了她的興,但她還是滿心擔憂的看著他。

“如果之後可能兩三個月見一次麵,你會不會覺得我不是個合格的男朋友?”陳律認真問她。

她愣愣的看著他,然後搖了搖頭,同樣認真的說:“我愛你。”

我可以為你做任何煎熬的事。

陳律張了張嘴,冇說話,因為她的表白彎了下嘴角,眼底卻又有幾分愧疚。

“你放心衝,徐歲寧是你的港灣,絕對不會拖你的後腿。”她擺出一個對天發誓的姿勢,誠意十足。

陳律是頭一次覺得,她跟在自己身邊,並不是最好的選擇。但他自私,即便這樣也要把她留在自己身邊,他之後會補償她。

徐歲寧很快就起床,非要給他燉隻雞。

陳律說:“不用,等會兒就走了。”

“我動作快點,你指不定還能吃到。”她一溜煙的下了樓。

陳律有些無奈,開始翻她床頭櫃的本子,上麵都是她畫的簡筆畫,都是他倆的人物形象。

他惹她不高興的時候,上麵都畫了,形象都醜。讓她開心的時候,形象則格外英俊。

陳律饒有興致的翻著,翻到第一頁時,卻頓住了。

上麵赫然寫著:

我格外懷念,那個還是醫生的他。現在的他,偶爾像是少了靈魂。

我怎麼也想不明白,他用那雙曾經握著手術刀救死扶傷的手,拿著一張張心懷鬼胎的合同時,是什麼感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