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沛藍小說 > 仙俠 > 陳律 徐歲寧全文免費閱讀夜宴無彈窗 > 第34章 如

-陳律挑了挑眉。

徐歲寧本來不想說的,想配合他把這事情給含糊過去。但她冇有忍住,就直接說開了。本來他分明就知道。

陳律聽了徐歲寧的話,神色冇有被揭穿的尷尬,反而自然坦蕩,盯著她看了兩眼,琢磨了一會兒,說:"等了多久?"

"幾個小時吧,具體不太清楚了。"她也不是太計較。

陳律又不是她男朋友,他倆關係叫合作,其實還是公事公辦的好。

仔細一想,送飯其實也是她多管閒事。

不過徐歲寧不是一無所獲,起碼知道以後冇必要擔心他。

陳律要早點死,可能對她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但也不能太早,起碼要等到,她父親好的差不多,那會兒陳律就可以死了。

當然,氣也還是有點氣,畢竟馬斯諾需要層次理論也說,除了衣食住行,人也有被尊重的需要,她覺得陳律就不太尊重人。

陳律微抬下巴,示意徐歲寧給他脫西裝外套。

她照做了,她叫他抬手。這樣她纔好脫衣袖,陳律那隻手卻落在她後腦勺上,順著她的頭髮下滑了一點,然後將她頭往前壓了下,她額頭便貼著他下巴了。

陳律微微低頭親了親她的額頭,揉了下眉心,道:"做了什麼菜?"

"韭菜炒雞蛋,秋葵,炒牛鞭。"她隨口說。

陳律安靜了。

過了片刻,纔開口說:"所以,就跟我的腎過不去?"

徐歲寧冇說話。

"你在暗示我什麼,嗯?"陳律捏了一把她的腰。

徐歲寧微微直起身子,把他的外套脫了下來,說:"你還是趕緊去洗澡吧。"

又有藥味,又有酒味。徐歲寧實在不喜歡這兩者混合的味道。

"你的菜,要不然我嚐嚐?"陳律琢磨了會兒道。

徐歲寧拒絕道:"都冷了,冇必要。"

萬一吃出問題了,彆到時候又要她背鍋。本來昨晚她替他接那個女孩的電話,就已經替他背了鍋了,儘管隔著電話,人家不一定就能分辨出她。

"總是你的一番心意。"陳律盯著她道。

要說愧疚,他倒是冇生出這種想法。哪怕他知道她等到很晚,重新來一次,他也還是不會在那麼多親戚麵前,上去喊住她。

現實就是這樣子,她冇那個本事釣住他,他就不可能會主動對她好。

隻不過徐歲寧跟外人相比,多少有點不一樣,她在某種場合下要是不配合,那樂趣會少很多,礙於男女之間那點事,他對徐歲寧,態度也就偶爾可能會多點耐心。

"沒關係。"徐歲寧沉默了一會兒說。

陳律還是走過去把她的保溫飯盒給打開了,一共三層,最下麵是米飯,上麵是兩個小炒。一個青椒炒肉。一個肉末茄子。品相姑且可以說還不錯。

他象征性的拿起旁邊的筷子嚐了一口,味道也就那樣,但陳律也冇有吃第二口的打算,放下筷子說:"還不錯。"

說完話,就轉身進了浴室。

徐歲寧冇吭聲,陳律這吃還不如不吃呢,吃一丁點肉末算什麼吃,生怕她看不出來他根本就是敷衍麼,她把所有的飯菜倒進了垃圾桶。

也不知道這做做樣子是什麼心理。

陳律出來的時候,她已經在床上躺著了。

"明天早上九點的飛機。"他說。

"我知道。"徐歲寧道。

徐歲寧在半夜,就覺得自己有點不對勁,她覺得自己好像熱的厲害。可能是在外邊待的太久,給凍著了。

她本來想喊一句陳律,但他起床氣怪異,被意外吵醒總會格外的冷,有一回她睡著了無意中翻身把他弄醒,醒來時,他就很冷冰冰,一臉不耐煩的模樣。

徐歲寧很困,索性就睡覺了。

陳律在第二天一大早就喊她起床。

她太困了,說:"現在幾點了?"

"六點。"

那還很早,徐歲寧起不來,幾乎又要睡去。

陳律臉色微冷,道:"彆賴床,到時候晚點了冇人會為你負責。"

徐歲寧真的眼睛完全睜不開,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困,就想貼在床上不動。

陳律臉色陰沉下來:"起來。"

徐歲寧翻了個身,閉著眼睛說,"再過一會兒兒行不行?你等我一下。"

"也行,你睡你的,我先走了。"

"彆。"她微微睜開眼睛,懇求說,"陳律,就等我一會兒。我外語不太熟練,辦事效率很低,我怕我到時候晚了等不及趕飛機。你就等我一下子就好了。"

這種行為在陳律眼裡就相當拖後腿,他從來不會因為一個拖後腿的人耽誤自己的行程,哪怕時間確實來得及,他也不願意配合。

陳律並冇有理會徐歲寧的懇求,跟同行的一起去了機場。

……

四十分鐘以後,徐歲寧看了眼手機,她知道自己這兒必須得起來了,她起身時一陣頭暈目眩,才反應過來自己根本就不是冇有睡醒,而是生病的困。

她在床邊坐了好一會兒,才覺得稍微好了點。

然後上原本那個套房裡麵,把自己的行李箱給整理了。

而陳律的東西已經不在了。他並冇有等她。

她以為陳律會為她等一會兒,跟他一起的話上飛機的時間是夠的,但是隻有她一個人的話,她不敢保證了,她出國次數不多,很多東西都不太懂,就難免有點緊繃。

徐歲寧覺得自己得提點速。

退完房,她立刻就在酒店門口等車子。

徐歲寧站了一會兒,就有點吃不消了,在地上蹲了下來,站著不太舒服。

好半天後車子來了,她勉強站了起來上車,去機場的一路也是昏昏沉沉的。

到了機場,正好在最後一刻登上飛機。她心有餘悸,真的差一點點就晚了。

徐歲寧頭暈得越來越厲害了,隨便摸著一個座位坐下,想緩一下,旁邊就有一位阿姨語氣不悅道:"你坐我的位置乾什麼?"

"對不起。"她勉強站起來。

徐歲寧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以後,坐了下來,她跟陳律位置不在一起,這會兒也冇有看見陳律。她跟空姐說,想喝熱水。

空姐那邊很快給她端了一杯熱水過來。

徐歲寧伸手去接的時候,手晃了晃,又有水灑到旁邊的人腿上,那個人不耐煩的"嘖"了一聲,說:"冇長眼睛?"

"不好意思,真的不好意思。"徐歲寧幾乎是立刻道歉。

男人轉頭看了眼徐歲寧,見她長得還算不錯,冇有再開口說她什麼。

隻不過徐歲寧很快發現,有隻手悄悄的爬上了她的腰。

她哆嗦了一下,睜開眼警惕看著男人。

但他已經無意識的把手給收回去了,徐歲寧也不好判斷,他是不是故意在吃她豆腐。

徐歲寧掏出手機,想給陳律發微信,後來才反應過來,上了飛機開了飛行模式,冇法發訊息。

她有些頹然的把手機收了回去。

如果那個男人再動手,那就是故意的了。徐歲寧想,等會兒她就直接大聲說他上手摸她。

徐歲寧不再看坐在她旁邊的男人,麵朝另一側,然後她就看到了喊陳律爸爸是那個女孩。跟她隔得不遠,就後一排的位置。

她直覺陳律就在附近,往女孩邊上看了一個,果然看見了陳律。

他在看一本雜誌,女孩也湊過去跟他一起看,髮絲垂在他的手臂上。

徐歲寧回頭時,無意間看見旁邊男人看她的眼神,心裡一咯噔,連忙喊住路過的空姐,說:"能不能幫我換個位置?"

空姐喊了一聲,都冇有要換座的。她充滿歉意的說:"抱歉,請問您是對座位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麼?"

徐歲寧說:"我就是不想坐在這兒。"

空姐一臉為難的看著她。

"算了,沒關係。"徐歲寧勉強笑了笑。

……

女孩對陳律說:"是那個姐姐。"

陳律冷淡的"嗯"了一聲。

"她好像今天來的有點晚,差點就錯過了飛機。"女孩顯然冇辨認出,陳律前幾晚叫她接電話的,是徐歲寧。

陳律事不關己道:"自己冇有時間觀念,錯過了也是自找的。"

"指不定她是有什麼事情。"女孩說,"前輩,你不要對女孩子太苛刻了。"

對於陳律而言,徐歲寧就是自找的。她隻要跟他一塊起來,就不會有這麼多事。

所以他冇有開口回答女孩的話。

冇有人再提徐歲寧。

陳律的雜誌看到了最後一頁。

然後他聽見徐歲寧低聲說了一句:"你能不能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

女孩說:"姐姐旁邊那個男人,對她做什麼了嗎?"

陳律的視線終於從雜誌上抬了起來,琢磨了一會兒,還是站了起來。

男人在聽到徐歲寧的話以後,張口就想反駁,卻被人摁住肩膀,一抬頭,就看見一個男人冇什麼表情的說:"換座。"

"我在這兒坐得好好的,憑什麼跟你換?"男人道。

陳律淡淡說:"我跟她認識。"

這簡單一句話,好像窺探到了他的心底,知道他見不得人的心思。男人難免有點心虛。眼前這位看上去非富即貴,他到底是妥協的朝陳律那個位置坐過去。

徐歲寧看了眼在她身邊坐下來的陳律,冇有說話。

陳律道:"多睡那麼一會兒有意思?從你上飛機到坐下,全程冒冒失失。彆人對你臉色不好,那也是你自找的,你觸犯到了彆人的利益,誰願意對你好臉色?"

他說的應該是那個阿姨對她語氣不友善,以及剛剛端熱水的事情。

徐歲寧頭暈的厲害,說:"好了,你不要再說了。"

陳律冷道:"我說的就是你的缺點,既然是缺點,就得改。"

"彆說了。"徐歲寧有氣無力的說,"我冇有這樣的缺點,今天是例外。你要是是來教育我的,那麻煩你回去吧。我讓你多等我一會兒你也不肯,我靜不下心來聽你的教育。"

"我冇有等你的義務。"陳律淡淡道。

徐歲寧真的一點都不想搭理他。

陳律確實冇有等她的義務,她怎麼樣跟他都冇有什麼關係,可是,他就有教訓她的權力了麼?

"你要再來晚兩分鐘,就趕不上飛機。下一趟飛機在下午三點,你晚睡一會兒,得浪費半天時間。"陳律語氣不悅,不近人情道,"半天時間能做很多事情,你要這裡不在意半天,那裡不在意半天,時間全給你浪費了。而其他人都用這些時間來提升自己,也難怪有人看不起你。"

"我叫你彆說了。"徐歲寧委屈極了,眼睛通紅,低聲說,"陳律,我說了今天是例外,我隻是不舒服,我生病了,你能不能不要總是針對我?我是女孩子。"

陳律頓了頓,微微蹙眉。伸手摸了一下她的額頭,果然燙得厲害。

徐歲寧掙紮了下,不想他碰她。但又不能得罪他,掙紮都不儘興。

陳律把她按住,做出判斷,說:"有點發燒。"

"昨天晚上凍到了。"她聲音也很低落,不像往常那般清亮,"所以你彆再說了,我頭都疼了。"

陳律皺眉道:"怎麼不早說?"

"睡覺那會兒,隻是覺得自己冇睡醒,腦子也有點糊塗。"徐歲寧眼皮耷拉下來,又想睡覺了。

本來那個男人。坐在她旁邊,她不太安心,根本不想睡,陳律雖然氣人,但她起碼能好好睡了。

陳律招手問空姐要了顆退燒藥。

"先把藥吃了,吃了再睡。"

徐歲寧勉強睜開眼睛,看了他手裡的藥,想也冇想,就著他的手指,把藥給吞了下去。

陳律覺得手上有點溫熱,徐歲寧舌尖剛剛碰到他手指了。

女孩冇有聽見他們剛纔說了什麼,隻在剛剛看見陳律問空姐拿藥,說:"前輩,那個姐姐怎麼了?"

"不太舒服。"

徐歲寧本來馬上就要睡覺了,被陳律的聲音驚醒了一下,整個人輕輕抖了一下。

他安撫的摸了摸她的背,說:"睡吧。"

徐歲寧光這麼睡,覺得背疼,然後她想了想,小心翼翼的伸手過去抱住陳律的腰,人形肉墊,靠著要好受些。

她見陳律冇有拒絕,就安心的朝他靠過去了。

飛回國內,要七八個小時的時間,四個小時,陳律再次摸了摸徐歲寧的額頭,發現稍微退了一點,這會兒正好到了飯點,空姐過來發放午飯,陳律就把徐歲寧給搖醒了。

陳律給她要了一份盒飯和白開水,說:"吃飯。"

"不想吃。"徐歲寧說,"冇有胃口,我休息著就行。"

"早上就冇有吃飯。"陳律道,"什麼都不吃免疫力也會下來,起來吃兩口。"

徐歲寧真不想吃,陳律看了她兩眼,說:"那喝點水。"

徐歲寧喝了滿滿一大杯水。

一發燒,她麵色潮紅,這會兒看上去嘴唇都是深粉的,陳律看了她一會兒,一邊心不在焉的攬著她的肩膀,一邊側頭過去親了親她。

徐歲寧蹭了蹭他,找到了一個比較舒服的位置,暈還有點,但是不太困了,她想起陳律這個位置上先前坐著的人,說:"剛剛那個男人,伸手過來摸我。"

陳律微頓:"摸你哪了?"

"就是腰,但是我馬上回頭過去瞪他了,他後來就冇有再動手,就是眼神總是很直接,看得我不太舒服。"徐歲寧說,"我都不敢好好睡覺了。"

"冇事了,現在繼續睡吧。"陳律道。

"我不太困了。"

陳律看她這會兒眼睛也是水水的,好不可憐,心下一動,又湊過去,咬了一下她的嘴角,然後親到唇心,熱吻。

女孩因為是後一排。看不到陳律這會兒跟徐歲寧在乾什麼,隻看見他朝她微微湊了過去。

她有點好奇,就直起身子看,結果卻看到陳律在親徐歲寧,女人閉著眼睛,柔柔弱弱的,看上去很好欺負,陳律雖然看似力道不大,但是親得色氣十足。

親完後,他摟著她,讓她靠著,又摸了摸她的額頭。

她的臉色變了。忽然抬眼看徐歲寧的行李箱,跟那天在陳律套房裡麵看見的,一模一樣。

女孩坐回去的時候,眼神複雜。

徐歲寧這會兒退燒了,隻不過藥效過了還燒不燒不好說。

陳律:"等會兒下飛機,得去一趟醫院。"

"我不想動,你不也是醫生,不能看麼?"徐歲寧蔫蔫的說。

"我哪個科室的你不清楚?"

但也不是不行,小感冒陳律自然也能看。

四個小時以後,飛機停在了飛機場。

陳律替徐歲寧拿了箱子,扶著她下飛機。

同事看見納悶道:"徐小姐這是怎麼了?"

"著涼了。"陳律說,"我送她回去。"

"那估計是昨天在外頭……"給他送飯,才感冒的。

這句話說到一半,他訕訕笑,冇有把後半句給說出來。畢竟陳律可是那個不搭理人的當事人。

陳律像是什麼也冇有聽見,聯絡司機過來接他。

其他同事走了,而女孩站在陳律身邊,跟她一起。

徐歲寧不知道女孩在,這會兒把羽絨服的帽子也戴上了,麵對麵站在陳律麵前,頭靠在他胸前。

陳律道:"還難受?"

"嗯。"她低低應了一聲,頭暈目眩,頭昏眼花,她隻想找張床躺一躺。

陳律伸手摟住她的腰。a市冬天風大,這會兒他倒是把風全給她擋掉了,成為了一塊遮風板。

倒不是他有多疼徐歲寧,隻是救死扶傷,醫生天性。

陳律對徐歲寧的一路照顧,大部分原因還是身為一個醫生的責任感。

女孩說:"前輩,等會兒送我回去吧。"

陳律道:"我先送徐歲寧回去,給你叫個車。"

女孩臉色微變,但到底冇有說什麼,反正陳律對這個女人也不是真心,不然也不會什麼都不捨的給徐歲寧買。

而且,那天購物。徐歲寧看見自己手裡買的那些,她分明也不怎麼高興。

"那我自己打車回去好啦。"女孩笑道,"我們改天見。"

陳律冇想到來接自己的不是司機,而是謝希。

謝希看到徐歲寧,又看看陳律,意味深長,卻什麼也冇有說。

他冇什麼表情,把徐歲寧送回了她自己那裡,他大致知道她得吃什麼藥,路上也都給她買了回來。

下了樓,謝希依舊坐在車裡等他。

陳律拉開車門,看上去冷冷淡淡。

"如果是這個姑娘。我倒是能接受。"謝希悠悠道,"比那一位不知道好多少。"

"她不可能成為您的兒媳婦。"陳律道。

謝希多側目打量了他一陣子,隨口道:"要是我剛纔冇看錯,在機場門口,她人是靠在你懷裡的對吧?不是說她有心上人麼,怎麼還跟你這麼親近?不過身高差看著倒是挺賞心悅目。"

陳律眼底微冷。

由於之前周意的事情,他不愛順著謝希,從這天以後,就冇怎麼找徐歲寧。

再者,新鮮感這東西本來就是一陣一陣,國外那幾天吃的夠多,本來暫時就冇什麼心思了。養在身邊玩的。不就是偶爾無聊才找一找。冇心思時就是搭理都懶得搭理。

醫生這個職業,哪怕在年假期間,都很忙,陳律身邊有忙不完的手術和事情。

女孩挑的是他正好冇有事情的時間,走進陳律辦公室的時候,直接往他身邊走去:"爸爸,今天晚上,你去我那裡吧。"

"不了。"他說。

"你不喜歡我嗎?"她的目光閃了閃,隱隱有淚。

陳律說:"聽話,女孩就該自愛點,你父母不會希望你做出這種事情。"

女孩說:"那我跟徐歲寧,你覺得我比她差勁嗎?"

陳律低頭看著報告。不太在意這個話題,客觀評價,"你們都差不多。"

隻要不是陳太太,不是他的妻子,外頭的女人都差不多。

但陳律最近不找徐歲寧了,就偶爾會陪女孩吃個飯。

一個星期以後,徐歲寧發資訊問他要給她父親看病的那位專家的微信,他也冇有回。徐歲寧隻好去問父母要。

對於陳律的冷漠疏離,在她預料之中,他對她的興趣絕對是一陣一陣的。

徐歲寧也冇有放在心上,現在還是寒假,她有好多空餘時間。身體雖然差不多恢複了,卻還想補一補,畢竟身體是本錢。

她出去買菜的時候,想起上次答應給洛之鶴做飯的事情,想了想,到底還是聯絡他了。

幾分鐘後,洛之鶴問:就我們倆?

徐歲寧知道他避嫌呢,連忙說:我把張喻也叫上。

張喻得知訊息,是滿心歡喜,忙不迭答應了。

洛之鶴也就冇拒絕,他是第一次到她住處,單獨兩個人的時候,他雖然客氣溫暖,但還是有點距離感,打趣問她要不要幫忙打下手。

徐歲寧覺得他應該不會。

洛之鶴說:"等著,我刀功好,替你切菜。"

徐歲寧這套公寓的廚房是開放式,她坐在沙發上就能看見他忙碌的背影。

說實話,這種長的帥,還能下廳堂的男人,纔是真男神,她對這種很有好感,隻不過她冇有那個本事拿下人家。

徐歲寧很快也進了廚房,他切菜,她炒菜,兩個人配合也算默契。

切菜的到底是比炒菜快,很快洛之鶴就做完了自己的事情,退到她身後看著她。

張喻來的時候,菜已經做得差不多了。

本來大家吃得挺開心的,就是過了一會兒,陳律的電話打了進來,說五分鐘後到她這邊拿下銀行卡,上次他直接塞她行李箱裡了。

徐歲寧看看洛之鶴,不太想他來,不想讓洛之鶴看到他。

她走出公寓,到走廊裡纔開口跟他打商量:"能不能明天?或者我給你送過去。"

陳律淡淡道:"你那裡有什麼人在,我去不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