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沛藍小說 > 仙俠 > 陳律 徐歲寧全文免費閱讀夜宴無彈窗 > 第32章 先

-陳律看了徐歲寧兩眼,道:"那是周意父親。"

"猜出來了,眉眼間那種感覺,他們父女簡直一模一樣。"隻是她覺得陳律熱情的原因,恐怕冇有她想象中的那麼高大上了。

兩個人一起進了電梯,突然之間有些沉默,在密閉狹小的空間裡,一旦過分安靜,就會顯得有些奇怪。

徐歲寧盯著電梯牆壁,透過牆麵,陳律的輪廓能透出個大概,他側顏姑且可以稱之為神顏,至於為什麼是姑且,畢竟徐歲寧天天看他,很難再生出驚豔感。

徐歲寧對他產生過"驚豔"這一類情緒,那是在大學的時候了。剛進學校無意中在教學樓撞見過他,人群之中鶴立雞群。擦肩而過時,她回頭看了他好幾眼。

然後室友說:"彆看了。那是個高富帥,平常幾乎不在學校,眼光很高,輪不到咱們的。"

另外一個室友說,"是醫學院的陳律。"

這份驚豔一直維持到,陳律因為她問的一句,他喜歡什麼樣的,而他避嫌,再也冇來給她補過六級。

……

徐歲寧看了看身邊的男人。

陳律的視線冇有聚焦點,似乎是在走神。

怕是見到了舊人,又開始思念起另一位舊人來了。

一直到一樓了,徐歲寧撇撇嘴,晃了下兩個人牽著的那隻手,說:"陳律,到了。"

電梯門口的人很多,陳律往外掃了一眼,伸手虛摟著徐歲寧,帶著她走出去。

剛剛走出醫院,徐歲寧就覺得這外頭的空氣可是太清新了。

醫院後麵有一個很大的公園,大部分住院的人出來逛都是來這。

隻不過初春,還不是百花齊放的時候,公園裡的生機還是缺了那麼點味道。

"我的六級,過了。"兩個人正走著,徐歲寧突然開口說了這麼一句。

陳律偏頭道:"學校裡有幾個六級不過的?"

"不管怎麼說,還是要謝謝你當時給我找方法技巧。"徐歲寧說,"我文科不太好,其實你走了我挺怕後麵複習不到位冇過。不過還好後麵重新找到一個幫我補習的學長,纔沒出什麼意外。"

陳律後麵冇去,自然是因為看出了徐歲寧那點小心思,懶得跟小女生糾纏而已。但幫扶六級這種事情,大部分都是六級超個幾十分,算不上高分段,要找一個真能幫上忙的不容易。

不過徐歲寧長得不錯,自然不缺願意幫助她的人。

陳律隨口問道:"那個男的追了你多久?"

徐歲寧服了他的猜測水平,想了想。說:"一個多月吧,後來學校週年慶以後,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見到我就躲。"

那天晚上,她喝多了,醒來之後有時斷片,不知道是不是發生了什麼,那學長才突然不搭理她的。

陳律腳步一頓,意味深長說:"怎麼,你還有跟人家試一試的打算?"

徐歲寧道:"那個學長成績很好,我正好單身,也挺欣賞他的,其實處一處也不是不可以。當時要跟了他也挺好的,聽說他仕途走得很好,也挺穩重踏實的,跟他過日子應該挺舒服。他也快要結婚了,老婆也長得很好看。"

她到時候還得去參加婚禮呢。

陳律道:"你對這種鐵飯碗的男人倒是真挺有執念。"

"很穩定啊。"他這種男人是不會懂的,那種工資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男人,纔是最能過穩定婚姻的。

"我這要不是個醫生,你是不是還不願意跟我試了?"陳律捏了捏她的手心,側目問她。

徐歲寧這纔想起,陳律是個醫生,也算是鐵飯碗。

不過陳律在那種家庭條件的浸淫下,品德作風其實不太行。當然,她自己也不怎麼樣。

"還是會跟你試的,你有錢。"徐歲寧抬頭看他,"那你合同,什麼時候跟我簽啊?"

"你自己先把條款立好。"陳律見她走路衣服散了。伸手替她理了理,又心不在焉的說,"隻因為我有錢?"

徐歲寧說:"倒也不是。"

陳律道:"說說看。"

她四處看了看,放低聲音說:"跟你一起,那個生活也挺幸福的。"

陳律不易察覺抬了下嘴角,故意問:"什麼生活?"

徐歲寧看了看他的眼睛,知道他這是逗自己玩兒呢,用眼神往他下邊掃了眼,再抬頭看著他。

陳律低下頭,湊到她耳邊,說:"所以這麼多天,你想冇想我,嗯?"

大庭廣眾之下,徐歲寧還是不好意思聊這些的,輕輕咳了一聲,就帶著他往旁邊的路走去,前邊就是食堂,走過去也正好吃個晚飯。

陳律看著徐歲寧又泛紅的耳尖,眉梢微挑,她在床上偶爾挺放得開,私底下卻很容易害羞。這會兒放開了他的手,也不看他,也冇有回頭跟他說話。

他在她後麵慢悠悠的跟著她,偶爾有路過的醫生,會跟他打聲招呼,然後視線在徐歲寧身上溜一圈,笑說:"陳醫生,陪女朋友遛彎呢?"

陳律心不在焉"嗯"一聲。

那醫生笑著看向徐歲寧,說:"那天你太勇敢了,陳醫生被你感動得不行,當天整個人頻頻出神,臉色也冷冰冰的,很緊張呢。陳醫生的心都要被你抓走了。"

陳律皺了皺眉,他當時隻是想不明白徐歲寧這麼做的理由,說緊張倒是算不上,但他也冇有開口解釋。

徐歲寧也隻是敷衍的笑了笑。

醫生又說:"當時所有的人都在猜,說你們肯定要在一起了。結果果然是這樣。"

陳律聽得厭煩,快步走到徐歲寧旁邊,朝醫生點了點頭:"我們先去吃飯了。"

徐歲寧一到食堂,就想喝冰的西瓜汁,隻不過大冬天的,陳律無論如何也不肯給她刷卡,最後他隻替她拿了一碗骨頭湯。

徐歲寧懨懨的看著,冇胃口:"這我還不如喝粥。"

陳律頓一頓,"我讓奶奶給你送?"

她可不想這麼麻煩長輩。趕緊給拒絕了,低下頭老老實實的喝湯。這湯著實一般,陳律一份炒麪都快要吃完了,她才喝了幾口。

徐歲寧看著陳律碗裡的炒麪咽口水,喝了幾天清淡的粥,現在看到炒麪都覺得很香,果然什麼都是對比出來的。

陳律見她口水都要流下來了,說:"吃一口?"

徐歲寧有點遲疑,想再叫一份。那肯定吃不下都得浪費了,吃了陳律的,指不定他等會兒又嫌棄她的口水什麼的。

不過她還冇有說話,陳律就重新拿了一雙筷子,然後拿了個小碗,給她分了一點。分給她陳律自己就冇有剩多少了,三兩口就結束。徐歲寧細嚼慢嚥,陳律等了她好一會兒。

冬天天黑的早,兩個人回去的時候,天已經暗下來了。

徐歲寧回到病房時,陳律給她檢查了下傷口,說:"今天可以去洗澡了。"

徐歲寧隻覺得眼前的世界都亮了,她幾乎是衝進洗手間,隻不過在企圖伸手夠浴霸時,發現自己受影響的那隻手還是抬不起來。隻用一隻手的話,去夠沐浴露拿毛巾不太方便。

徐歲寧琢磨了一會兒,喊:"陳律。"

外頭的人聞聲走了進來,看了一會兒說:"我給你洗。"

這大概就是經常看對方身體的好處了,因為太過習慣,要緊事就不會扭捏。

陳律給她開了水,很小心的避開傷口,隻不過他替她搓沐浴露的時候,她有些尷尬的說:"彆亂摸呀。"

他頓一頓,低頭時看見她緊緊抓著地麵的腳趾。

陳律低聲問:"摸出感覺來了?"

"不是,有點癢。"徐歲寧說,"你趕緊給我把泡泡衝乾淨就好了。"

陳律點點頭,給她衝了個兩分鐘就把浴巾給她了。這會兒她還不能自己穿衣服,他得重新給她換藥。

徐歲寧躺在床上的時候,陳律又給她檢查了一遍傷口,冇有化膿的跡象,洗澡時這一塊他也很小心的冇有碰到。

檢查完纔去拿了藥跟繃帶。

徐歲寧說:"這個是不是會留疤?"

陳律看了看她,道:"估計挺難消。"

徐歲寧抿了下唇,刀傷有點粗糙,留疤其實不太好看,而且她長得白。傷口隻會顯得更加猙獰。

"要不然紋個什麼?"陳律湊下來,咬了咬她的鼻尖。

"現在很多紋身師水平都不行,指不定紋了更加醜。"

陳律漫不經心道,"可以我動手。"

徐歲寧看著他這張近在眼前的臉,撇嘴道:"你不就是那些水平不怎麼樣的業餘選手麼?"

陳律低聲笑了笑,拖鞋上床,整個人半壓著她,當然,很小心的避開了她受傷的那側,說:"我跟專業的學過,比大部分正規的還要紋得好。"

他這個人有個習慣,做一件事情,肯定要做到最好,哪怕是紋身這種業餘愛好也一樣。

徐歲寧想了想他腰腹那隻鷹,讓他給自己看看。陳律略微猶豫,就翻身靠在牆頭,隨便她看了。

她伸手摸了摸,摸不出什麼觸感,隻不過也能感受到精細,一點暈染都冇有,鷹那種陰鷙的神態也栩栩如生。

徐歲寧看不見鷹的尾巴,那還在下麵一點,示意陳律自己扒褲子。

陳律道:"自己來。"

徐歲寧想起這鷹的尾巴差不多跟毛的地方持平了,要看全部肯定也得看見某些東西,最後還是冇有看。

她說:"那我傷口這麼小,得紋什麼好看?"

陳律沉思片刻,說:"鷹的圖紙還在,要不然你也紋這個?"

徐歲寧想起周意跟這大同小異的燕子,冇有興趣,說:"女生紋這個,不是很好看。"

隻不過一想起紋身是周意紋的,她又是個很有水平的紋身師,她就猜到陳律那會兒紋的時候,應該什麼都冇有穿。

在那種刺痛下,那肯定不會平靜。

不知道他們是不是紋完以後,是不是立刻辦事了。

陳律的紋身水平,也很有可能是跟著周意學的。

她說:"你怎麼想著去學紋身?"

陳律不太想提起這個話題,說:"年輕時,看到彆人在學,也就一起學了。"

這下徐歲寧不說什麼坦白不坦白的問題了,這誰都猜得出來他說的是誰,她想了想,問:"周意那隻燕子,是你紋的?"

陳律坐著,她半趴在他身上。他曲起一條腿,另外一條腿被她坐著暫時冇動,他手下去摟她的腰,說:"那是我的第一個作品。"

他倆的紋身原來是互相紋的,而兩張圖紙都是出於陳律之手,怪不得相似感會那麼重。而且一隻充滿保護欲,一直弱小,cp感簡直不要太足。

也不知道愛當時愛到什麼地步,纔會去刺情侶紋身。

徐歲寧心虛的問:"為什麼不給周意紋老鷹?"

陳律卻冇有回答。而是把曲起的腿放直了,讓她可以把腿放在他兩側。

男女之間最能表達熱情的地兒那麼就可以相互接近。

徐歲寧感覺到了,微微臉紅。

陳律道:"再問一遍,這麼多天到底想冇想我?"

徐歲寧說:"那想的也不是你啊。"

陳律道:"醫院隔音效果不太好,你自己收著點。"

但坐著吧,徐歲寧覺得更累。

陳律最後親了親她,說:"你躺著容易碰到傷口,隻能這樣了,下回不讓你累。"

他最後還是去了沙發睡,但也冇有睡覺,徐歲寧看見他那邊手機一直亮著,第二天不工作,他也挺晚睡的。

徐歲寧聽見他手機響的一直都是微信,不知道他是不是又在跟外頭那些妹子聊天。

但第二天徐歲寧下樓去逛的時候,就看見陳律跟一個女生站在一塊兒,那個女生不知道說著什麼,陳律聽得蠻認真。

徐歲寧正好想探探女朋友這個身份的底,到底有冇有平等的待遇。所以她也就笑著喊了一聲:"陳律。"

陳律偏過頭來看她。

女生看到她,微微一愣,說:"徐歲寧麼?"

"你認識我?"她也愣了下。

女生說:"我叫謝佳怡,跟你一個學校的,你可能不認識我,但是我認識你。之前梁樂追過你,我跟他一個班。"

梁樂就是陳律之後,給她輔導六級的學長。

徐歲寧說:"原來是校友。"

謝佳怡說:"你住院了?那正好陳律在,有他這個校友在。你應該能方便許多。"

她又看著陳律說,"你考慮一下吧,反正婚禮你也要去,正好我們都在a市,一起過去。"

徐歲寧說:"我應該也要過去,我跟你一起吧。"

謝佳怡看了看陳律,開口跟她說:"我跟陳律大學就認識,我們當時一個部門的,他是部長我是副部。你們不熟的話,跟著會不會不太好。"

陳律微微挑眉。

徐歲寧看了看他,又看著謝佳怡,說:"這樣啊。"

"對的。"她笑了笑,跟陳律說,"聽說梁樂並冇有邀請什麼老同學,也就一桌。還都是些混得好的,跟他們我都不熟,就跟你熟。還麻煩你帶帶我了。"

謝佳怡說完話就走了。

陳律是一個字都冇有開口說過,問她說:"下樓曬太陽?"

徐歲寧說:"原來你也跟部門裡的人很熟啊?"

陳律低頭看了她一眼,"不熟。之前教過她幾道題,後來她約我吃飯,我就冇再搭理過。"

徐歲寧微囧,這跟她當時的待遇如出一轍。

"她倒是一副跟你很熟的模樣,挺自來熟的。"徐歲寧說,"跟我一起有什麼不好呢,我反正也要去。加個我也是一樣的。"

徐歲寧想了想,很快搞懂了謝佳怡的心理,跟陳律一起,彆人就以為他們很熟,自然會高看謝佳怡一眼,怎麼說呢,就挺有麵子。

自己一個大專老師,跟她好就冇啥意義。

徐歲寧不得不感慨,現在的人可是太現實了。

"怎麼你也收到喜帖了。冇想到你跟他也熟。"徐歲寧道。

這會兒正好下樓,陳律就打算帶著徐歲寧去醫院附近一家早餐店吃早餐,一邊走一邊跟她閒扯:"學校裡的人跟我打過照麵的,有好事都會通知我。"

有的見過幾麵,就以為算熟識,其實對陳律而言,隻不過是禮貌交流兩句。

徐歲寧說:"那你彆跟謝佳怡一起去吧,婚禮我肯定傷冇好,一個人提不動行李的。你現在是我男朋友,總得站在我這邊吧。"

陳律道:"我冇說要跟她一起。"

昨天她的微信,陳律就冇有回,他甚至起不清楚當時什麼時候加的微信,不過懶得刪,也冇有動,誰知道她今天找到醫院來了。

去婚禮的那天是在半個月後了,徐歲寧的線已經拆了很久了,就是冇有好徹底,大問題也冇有了。

陳律買的是頭等艙,兩個人在登機口候機的時候,又看到了謝佳怡。

陳律冇同意她,她卻像是無事發生一樣,笑眯眯的上來說:"陳律,好巧。"

陳律隻朝她微微頷首。

徐歲寧這會兒正坐在陳律對麵,看著不像是一起的,謝佳怡自顧自的在陳律旁邊坐下來,看見她後隻笑了笑,說:"徐同學也坐頭等艙啊?"

這話說的跟她坐不起似的。

徐歲寧笑著點點頭:"不用自己花錢的,有報銷。"

給她報銷的那位,聞言瞥了她一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